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錯過往事那班車/徐慧莉

发布日期:2022-09-03 00:00:00  来源:
徐慧莉

人的一生,有時真的很奇怪,有的事一旦錯過就成了永遠,沒有辦法再回頭。

黑妹是姑奶奶的孫子,姑奶奶十幾歲時逃荒到江南,便在外地成了家,多年來杳無音信,爺爺花好大力氣才找了來,黑妹也就是那時來到我家。黑妹比我大十來歲,跟我們很玩得起來,我們對他印象不壞。到江北來過一趟後,七十多歲的姑奶奶回家後不久便去世了,爺爺奔喪時把黑妹帶了來,據說二姑奶奶想讓爺爺拉黑妹一把,因為他在江南除了一個弟弟,已經沒有其他親人了,而那個比他年齡還小的弟弟已早早結婚了。直到這時,大家才想起黑妹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對於找什麼樣的人家,大人們很傷了一番腦子,家境差的不能找,黑妹家本就窮,兩窮到一起,那才叫一個慘。考慮來考慮去,大家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就是讓黑妹當上門女婿。那時,農村人重男親女,生女戶在村裡沒有地位,這些人家便想出了一個權宜之計,就是在眾多女兒中挑一個女兒養在家中當成兒子待,讓男方入贅進來,將來生了孩子也跟女方姓。往往這些入贅的男子要麼家境困難,要麼身體上有些缺陷,要麼智力上有些勉強。對此,黑妹雖不十分上心,但也不竭力反對。

在爺爺家,黑妹總是起得最晚,有時爺爺喊了又喊,他還是賴在床上不動盪,惹得爺爺一通暴罵,看到爺爺真生氣了,他才慢慢地起身,慢吞吞地吃飯,每天除了吃飯外,他就是到處亂逛,什麼事都不幹。爺爺一看這架式,氣得不行,四處托人給他找合適人家,居然很快便有了眉目。女方家在河對岸,家境殷實,有房有田,是個獨女,需要招一個壯年男子做上門女婿,延續香火,對於男方沒有特別的要求,只要身體健康就好。雙方見面後覺得滿意,兩家長輩便開始談論婚事了,說是要先訂婚,然後再考慮結婚。那段時間,黑妹精神很好,整天笑嘻嘻的,一有空就到女方家去,回來後身上還有泥,說是到地裡幹活去了。對此,爺爺很高興,說這門親事成了就對得起老姐姐了,外甥也有個好著落,彼此有個照應。黑妹訂婚的事由爺爺一手操辦著,因為是做上門女婿,男方這邊倒不用太費心,只要按時出席訂婚席就行。在訂婚前幾天,黑妹跟爺爺說,想去江南那邊家去看看,奶奶過世後,老房子一直鎖著,現在自己快訂婚了,要回去把婚事向奶奶告知一聲。爺爺一聽,嗓子眼一哽,說到底是個孝順孩子,這事就得這麼辦,但你要快去快回,江南離這裡也才兩百里路,來來回回一周應該沒問題。

黑妹走了,吵鬧的家一下子清靜起來,我忙著上學,爺爺則忙著翻看日曆,準備一些必要的東西,他跟奶奶說,現在黑妹是去做上門女婿,家裡就好比嫁女兒了,該有的禮數一定得有,以防將來他受委屈。訂婚的日子到了,黑妹並沒有出現,最初爺爺還瞞著,可終就是紙包不住火,女方家知道了這事,媒人把爺爺請了去,兩家試著把日子往後又推了推,可是黑妹卻如人間蒸發了。終於,女方家生氣了,放話說山裡男人靠不住,訂婚這麼大的事都當成兒戲,若以後結婚了,他一生氣就馱著包跑到山裡去,到時一家人還要打著燈籠滿天下去找人,日子怎麼過?他們還舉了鄰村四川女人的故事作為佐證,那女人多年前逃荒到這裡,與一男人結婚並育有三女一子,前段時間女方娘家來了什麼表哥,一定要帶她走,雖然這邊不讓走,可是女人鐵了心要離開,子女們哭天喊地也喚不回狠心的娘。爺爺也知道這事,雖然竭力挽回這樁婚事,但終因沒有合適理由而作罷。

黑妹再次出現是在一個半月後,當他背了大包小包站在大門口時,一家人都端著碗直愣愣地望著他。原來,黑妹回家到他奶奶墳上告知後,又去了弟弟、堂兄家,告訴他們自己要在江北這邊成親了,女方家境還不錯,於是堂兄便拾掇黑妹把老房子轉賣給他,既然有了好歸宿,江南這邊以後肯定是回來得少了,黑妹一想也對,就將房子低價給了堂兄,離開前又到自家田地裡看了看,發現稻子已經熟了,就把稻子收了曬乾轉成錢,後來他弟弟又留他住了幾天,這一拖日子就久了。黑妹的解釋合情合理,博得了我們的同情和理解,可是要招他上門的女方家卻沒有給他機會,他們已經另找了一個男人,雖然那人沒有黑妹年輕,但是他家在附近,知根知底,做事也勤快,整天埋頭在女方家田裡忙碌,不像黑妹做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沒個長性。黑妹到女方家去了幾次,可一直沒見到女方,倒是她父母總是好言好語地勸,說你還年輕,長得又好,身體又壯,還愁找不到好人家,是我們家女兒沒福氣,沒好命。吃了幾次閉門羹後,黑妹終於冷了心,在爺爺家悶悶地睡了兩天,決定回江南去,說江北這邊沒了他牽掛的人。

黑妹走的那天,年邁的爺爺把他送到街上,等來了客車,付清了車費,黑妹便怏怏地上了車。坐在最後一排座位上,黑妹情緒很不佳,連“再見”都沒說一聲,爺爺也沒有說這兩個字,回家後爺爺氣壞了,說二姐怎麼會有這麼不爭氣的東西,這輩子我再也不要見到他。一語成讖,爺爺真的也沒再見黑妹。爺爺過世後第二年夏天,我們收到了黑妹的信,信是寫給爺爺的,黑妹說他還是想到江北來,幾個月前在工地上做事不幸摔斷了腿,因而在江南的日子越發地難了,讓爺爺伸出援手幫幫他。我們沒有再回信,因為當時我們也在艱難中行進著,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走才有正確的路,更無力伸手去拉他。

如今多年過去,所有的一切都變了樣,不知黑妹在江南過得如何?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6.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