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2-05-2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阿尔:和平新村记事

发布日期:2021-12-17  来源:

文/阿尔

五楼在别处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银川一个比较早的居民小区,暂借的一个朋友的房子。我早已发胖。所以上五楼对我而言,倒是减肥的好方式。于是,生活就这样玩笑我,也可以说是非常照顾我。在家是五楼,报社办公的地方是六楼。所以我就经常安慰自己,你看,命运就是这样眷顾你啊,那就好好活着。

其实我喜欢住高一点的地方。李太白诗云,「手可摘星辰」。我是无法去摘星星的,那事得咱们的杨利伟老兄去干。我所做的只是在深夜下班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爬上五楼,楼道里没有灯,以前是摸黑,现在什么都不怕,一鼓作气就上来了。然后到厨房的阳台上洗手。一抬头就看见远处的不知是什么大厦的顶上的灯时亮时灭的。它使我突然想起自己原来是在城市里,有比我站的更高的物体。我甚至比它还微不足道呢。于是就想起金庸小说里的一个人物:何足道。

是啊,何足道哉。每一个城市的五楼,都是相同的。前面是楼,后面是楼,被楼保卫着,包围着,事情就这么简单。你无法想像楼的后面有什么别的东西。不用想像,楼的后面就一定是楼。要不,就是准备建楼的工地。中国现在就是一个绝大的工地。高高的塔吊都快把布满星星的天空戳破了。

我也只能在很偶尔的时候会想起一句话:五楼在别处。

蛙声一片

几年前在家的时候。我住的是五楼。和现在的和平新村不一样。和平新村很吵。我住的小区却很安静。晚上睡得很香。老婆突然一推我:听,青蛙的叫声。我的第一反应则是:不可能。小区的周围不是工业厂房就是柏油马路。没有水塘,哪里来的青蛙呢。

但是我确实听见了青蛙的叫声。一声声,孤零零地,在这个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和凄清。在青蛙的叫声里,我们开始回忆关于青蛙,关于水的故事。

我终于有时间想起,我现在居住的小区从前是一个大池塘,池塘边有很多大树。有回我在池塘边玩,差点掉下去淹死,所幸被人救了上来。还有一年春天,冰刚化,池塘边泊着一艘小船,我想划船玩,就使劲一跳,结果人没跳上去,只抓住了船帮,弄得一身冰茬,冻得只打哆嗦。

青蛙,给我留下的记忆是,春夏期间经常能看见死在池塘边的青蛙的尸体,大的,小的,还有被我们这些小孩拿火柴枪打死的、烧死的,被太阳晒死的,更多的是被踩死的。那时我们七○后的许多游戏时光都和青蛙有关。对青蛙,我们还仁慈一点,但对们的同胞癞蛤蟆,我们则一概实行最残忍的死刑。回忆起青蛙,我竟然被自己童年时的「恶行」弄出了一身汗!

楼下的青蛙叫声还在持续。我想,这只青蛙难道是这个池塘残存的最后一只?这个小区已经建成好几年了,池塘早已经不复存在了,难道这只青蛙是回老家探亲的?或是路过的?现在想起来,这种猜测是无意义的。因为们自己很快就消失了。在我们长大成人的短暂时光里,在城市化的进程里,我们其实已经遗忘了很多珍贵的东西。这其中,或许就有青蛙的叫声。

「听取蛙声一片」,但在我的这些年的记忆里,只能是那夜,那一只青蛙的冰冷的叫声。

此后,我再没能听见一声蛙鸣。在和平新村的那段时间里,从白昼到深夜,甚至整个夜晚,听到的更多的是出租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再后来,就是莫言的长篇小说《蛙》,小说还没来得及看,莫言就获诺贝尔文学奖了,就会有很多人去看《蛙》了。不知他们会不会想起曾经池塘里的蛙声呢?

(银川笔记三)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4.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