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9-18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在美国亲历公款吃饭

发布日期:2021-08-27  来源:

圣诞期间携母亲去加州兄长家渡假,不意适逢加州北部阴雨连绵,原计划全部泡汤。幸喜母亲不是个太喜欢玩的人,加上我以前来过加州数趟,该玩的地方都玩了,也正好借机会好好休息,顺便会见几位朋友,蹭几顿饭。


某日与一位友人吃饭,席间谈起友人刚回国的经历。友人在国内吃过几顿国宴级的饭,席上有诸如熊掌,鹿茸,猴脑等等只有在古书上才能看到的山珍海味。听他高谈阔论,心中未免不服。可惜我出国前只是个未名一文的学生(当然现在仍是未名一文的异乡客而已),公款自然请不到我,所以只能讲讲在美国吃的几顿白饭。


毕业后,参加工作。公司是个典型的美国大企业,总资产在10个Billon左右。平时工作轻松,同事关系也不错。我所在部门老板手头略有小钱,时常找些借口,诸如生日,同事升迁等等,请大家出去吃饭。比如一次因为组里一同事新房落成,前去参观并中午聚餐。我开始觉得有趣,后来吃得有些口滑,也就司空见惯了。有时不免还要挑三捡四,去些所谓有特色的。记得我第一公次出差回来,按规据报25元一天,老板拿着账单不无夸张地微笑道:“You are so cheap”。既然有老板这句话,我自然心领神会,尽量做到合理的“奢侈”。


一次,我们组顺利完成一个重要Project。为了表示一下,公司破天荒请Project主要成员四人及User Group两位要员去Las Vegas玩,除赌资外,其它全包。公司这么大,用不着我们去省钱。所以刚到Las Vegas当晚,在Caesar Palace Mall挑了家象样的餐馆,据说餐馆Waiter人数大约能和Custmer人数为1:1。在好酒好菜地慢慢坐喝后,竟花去700余元,席上众人觉得有些过份,只有一人清描淡写地说当年他去纽约,Street上的一位朋友请吃“便饭”,三人就花了这许多,并说若报帐有问题,可以开到他帐下。


说话的人是User Group的要员,说话时年纪尚不到三十已是Director,去年已升为VP(副总裁),他的话估计不是虚言。听了这番话,大家顿觉心安理得,当晚放心地各自去赌钱了。那人的话我倒一直记得。直到去年九月,一次去纽约出差,才终于第一次真正地体会了一顿公款请客的“便饭”。


去年七月初,接手一个Project,是要去Chase Manhattan Bank买一套商用软件。下旬随Director行三人去纽约考察,不幸飞机晚点,误了Chase方设下的晚宴。第二日谈完工作匆匆赶回,临行Chase方面表示下次来再请。九月初再访纽约。这次计划周详,提前两周便和Chase方面确定时程表,并堂尔皇之排出晚宴时间,同时通过我们公司VP的关系,定了总公司刚在纽约花了两百万装修完的总统套房,即在Manhattan Midtown的Calton Hotel顶层的Penthouse,离中央公园只差一个街段。一行同样三人。


我应故先到,拜访一位老同学,傍晚时才回住处。另一同事也到了,两人心照不宣单等Director一来会钞吃晚饭。不意登至九时人尚未至,只能先行出门。临行前,给门卫塞些小费,再三关照说如Director来后请他去某餐馆云云。因老板不在,要菜没这么大方,只随便点了Appetier/Entree/Dessert。会帐时,Waiter将帐单往我面前一送(同事不幸是女的),连小费刚好100元。当时心中暗自吃紧,脸上只微笑。回旅馆后,Director已到,正饶有兴致地开发总统套房。从会客室的50英寸的大彩电到Video Conferencing Room的传真设备,他都一一玩过。还将刚发先的一个酒柜Show给我们看。晚上自然在penthouse外的大阳台上品酒赏Manhattan的夜景。


第二日,我们与Chase方两位金融专家会谈。这两位专家其实都是前苏联火箭科学家,生活所迫,来Street靠几套金融数学模型混饭吃。整一天除几次数学公式推导还有些实质内容,其它大多时间都在闲谈。五时许,会谈结束,各自回去准备晚宴。


Chase方面由那两位苏联专家作东,定在The four Season。那是种需要Dress-up的餐馆,据说不穿西服赴宴餐馆会借你一套,但又有种说法是那种西服往往大得过膝,穿比不穿更令人难堪。反正这次准备充分,各人穿戴整齐,准时到达餐馆。宾主五人就坐,边上还空着一位。Director说他请了Chase公关部的一位熟人,是我们顶头上司VP的哥们。少许,来了一位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名叫Frank。此人一眼望去便象在Street做事的。他和众人打过招呼后坐下,Waiter送上菜单。Frank显然是常客,不看菜单已开始向我们推荐各种菜肴,报出来如数家珍。等众人按菜单点完菜后,他替大家要了瓶开胃红酒,我单独要了杯chardonnay。酒一上,话便多起来了。开始大家还彼此喧酣,等Appetier上时,Frank已是谈话中心。不愧为在公关部混的,他和在坐的每人似忽都很谈得来。先和一苏联人聊起曾经在其家乡做一项目时的美好分光,美中不足的是当


地旅馆晚上没暖气,只能用烧柴取暖。他和我们Director熟,讲起一次和我们


VP去滑雪的笑话。说VP技术不深,在山顶又和同伴失散,半夜才蹒跚从深雪中走回。听说我是中国人,他居然能将我所在城市的好中餐馆一一报出。同时向我推荐在Manhattan 中餐应去何处,晚餐又该去何方。不知怎么,说起纽约生活,他问:“年轻人,想不想来华尔街工作。”我微笑说:“我一向喜欢清淡生活,不想为花很多钱而很辛苦地去赚很多钱。”显然他没理解我话的意思。我正想再用“庖丁解牛”的寓言去Make my point,他突然说“Interesting”。我只得另换话题。就这样,在闲聊中,几轮酒过去,正餐,又几轮甜点,晚餐进入尾声。Frank兴起,又替大家点了一轮某年产的Ports(一种葡陶牙产的酒)。平心而论,晚宴还就这酒最好。帐单上来时,一位苏联人掏钱,也不知多少。我只知在造Project预算时,Chase方面的咨询费一天2500元。所以让他们破费,也算应该。


这顿饭从七时半开始,出来时已近11点。反正离旅馆不远,乘着酒兴,步行回家。Frank在附近,顺便送我们。在旅馆门前告别时,大家似忽已是很熟的朋友。我恍然间明白一个道理,公款吃饭不仅能做生意,还的确能增进友谊。来源:[搜狐留学论坛]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