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9-19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快乐走出国门 我在美国当球明星

发布日期:2021-06-25  来源:
说起出国

说起我出国的始末也有一番波折。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就想送我出国,结果我死活不从,从此一直对出国上学心存抵触。加上大学里基本什么也没学着,我对教育系统已经是深恶痛绝,根本没有继续上学的想法。就这么工作了两年才突发奇想,工作实在没劲,去周游列国吧,以前只在国内和周边地区转过,也该到世界各地转一转了,有个七八年应该差不多了。可是囊中实在羞涩,只够去趟新马泰的,要想靠工资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估计得和中国男足同步,只好另谋出路。可是自己一不会偷,没那技术;二不会抢,没那实力;坑蒙拐骗也不会,没有天分,思来想去只能开公司上市圈钱了。出国学点新技术,然后回来开公司,国家还有优惠政策。对,就这么定了,事不宜迟,马上辞职。先考托福,再接着一个多月不舍昼夜的复习,GRE也算搞定,在此还要谢谢大家的帮助。申请、签证,一转眼我已经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了。真快!

飞飞停停的几十个小时以后飞机终于到了终点,我还得继续。因为学校是在一个小城市,到那里的公共交通工具以灰狗为主,所以一出机场就叫了一辆出租车拉我去灰狗车站。和司机聊了一会儿发现他原来是个俄罗斯人,就又交流了几句牙溜不溜接不压什么的,言谈比较欢。那知一卸货就翻脸,仗着没开计价器宰我昼寝。咱大人大量,看在苏联老大哥的份儿上就让他一回吧。进了车站发现和国内没什么区别,也挺乱的,各色人等鱼龙混炸,奇形怪状什么样的都有,各种怪异发型,再染上16位真彩,配合各式文身,也有断去一肢以壮声势的,美国给我的第一印象就被出租司机和公共车站破坏了。后来才知道大部分美国人进化的还是比较不错的,我在车站看到的只是个别现象,因为大部分有车的人不怎么坐灰狗,所以穷人、残疾人和嬉皮士在车站的比例就大一些。我当然属于第一种人。

惴惴不安中到了学校所在的小镇,已经是晚上10点了。因为不懂规矩,没有预订旅馆,走了几家都是客满。当时我大半夜拖着20多公斤的行李,手里没有地图,路上也没人可以问路,只好撞大运:再走走吧,要是还能碰到一个有空房的旅馆最好,要是先遇到一个公园、广场或者墓地什么的,那我就就地解决了。也该那些公园倒霉,接待贵宾的工作还是被一家小旅馆抢跑了。说实话我在国内都没住过这么有特色的旅店:4个人一间,还不分男女,房间里除了两张床一个梳妆台基本只能够四个人站着了,不过在那个时候这就是我的希尔顿总统套间。


一早起来就打听好到学校的路,溜达着就过去了,一路想着选哪个宿舍好一点。见过研究生院和 国际学生办公室的人后我才意识到问题不那么简单,因为我提前到了一个月,导师又不在,所以不能注册,可是不注册学校就不给安排宿舍,只好在旅馆多住一段了。

既来之,则安之,闲着也是闲着,当即买了个足球去过过瘾。虽说世界杯美国打得不错,可是国内的气氛并没有因此而热烈许多,平时踢球的时候还是以女足为主。不过别小看女足,你不敢对她们下狠脚,她们可是连铲带踹的,一个躲闪不及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没了房子照样开心

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节外生枝,旅馆老板突然告诉我因为我没预订,现在那个房间已经定给别人了,限我当天中午之前搬出去。我听得此言不亚如万把钢刀攒于肺腑,扬子江心缆断舟崩,万丈高楼失脚,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还好老板看我目瞪口呆扮相可怜,指点我一条明路,领我去了一家不用预定的旅馆。

到了以后我就明白为什么这家旅馆不用预订了,8个人一个房间,和大学时宿舍一样,还没那宽敞呢。我住的房间共有6人,一个美国人,一个加拿大人,一个英国人,一个荷兰人,一个哥斯达黎加人和我这个中国人,这下可热闹了。白天大家各忙各的,晚上开始瞎侃,先是和睡在我上铺的荷兰兄弟聊Ajax,他是那个球队的球迷,而我正好对Ajax的年轻新星们如数家珍,三言两语就结成同盟,一起声讨英格兰在世界杯上不要脸的打法,说的那个英国人只好到酒吧避难。没人可骂的时候就和那个加拿大人和哥斯达黎加人聊天,他们都会说法语,正好练练Que’est ce。或者听他们讲讲一路上的见闻,家乡的风光,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阿姆斯特丹的开放:) 等大家说累了,那个美国老头就开始吉他show了,不过他的吉他弹得真不错,尤其擅长用吉他发出小提琴的声音,还边弹边唱,一嘛Jazz,据他自己说年轻的时候也是某乐队的主力。相比之下我只能用吉他发出架子鼓的声音,所以没敢献丑。

他乡遇故知

我终于体会到了他乡遇故知的滋味,虽说以前在深圳也有过巧遇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的经历,不过都没有在国外遇到素不相识的同胞时的惊喜。想想也对,中国虽大,但是到哪都挺亲的,没有什么他乡的感觉,这里就不同了,半年没怎么说人话了,碰到一个同胞当然是喜出望外。

感恩节那天我参加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的聚会,我跟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却对我早有耳闻。以前还不知道这里有其他的中国学生,今天一看竟有10人之多。晚饭主人准备的包包子,像我这样特征明显的帮倒忙爱好者自然被勒令墙角蹲着去,许看不许包。一边咒骂着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边瞪着蒸笼,嘴里默念着 “Watching Baozi will never boil...” 终于熬到包子出笼。第一笼包子在大家一片此包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赞叹中慷慨就义。这么好的包子拿来打谁都是有去无回,更别提像我这样的饿狼了:)有位老兄比较惨,吃过了饭才来,一见包子顿足捶胸,一直埋怨主人怎么不早说做包子,不过他还是再鼓余勇,独力消灭了一笼。吃饭自然少不了喝酒,大家海阔天空,侃侃而谈。先从身边谈起,提到美国的饮食,大家一致认为不如大学的食堂,再想到北大的学生集体罢食,还真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有几个人不是这样?几个女同志开始聊起流星花园,虽说我不懂,但我有一张F4的精彩图片,就向她们毛遂自荐,估计她们现在正对着屏幕狂笑不已。

等我们开始侃三国的时候桌上的女士已经离席了,也正是酒过三旬的时候,开始觉得酒淡,一人提出换二锅头吧,自然全票通过。不过突然想起这里买不到,而且感恩节商店关得早,就连啤酒也没地方买了。不过活人哪能让酒憋死,通过内部潜挖终于被我们翻出一瓶料酒,正好老外做的火鸡没放料酒,就在肚子里来个二次加工吧。斗转星移,从三国聊到了宋代,从高逑又想起了罗纳尔多,又翻开近十年的足坛趣事,话题终于不可避免地来到了中国足球。说起中国足球好有一比,看别人的足球就像喝啤酒,那是轻啜豪饮总相宜,看中国足球就像倒料酒,少了不解味,多了又恶心。谈了没几句大家就开始犯晕犯困,赶忙转移阵地。闹到半夜2点多的时候,终于挺不住了,大家相约元旦后作鸟兽散。

第一学期的球赛

又过了一周,我如愿搬进了学校,每天无所事事,到处闲逛,也算熟悉地形了。看来这里地处偏僻,没见到过其他中国人。

在学校里踢了几次球以后被一个自称是校队经理的人盯上了,他要我加入校队,代表学校参加地区级联赛,还有机会打全国联赛。我一听就乐了,看来我还是比中国男足先走向世界,当即同意加入。谁知这下是上了贼船了。美国经济不景气,学校都在削减开支,体育队更是首当其冲,尤其是男子足球队,根本没有一点资金,不论是买队服,训练,出去打比赛全要自理。

要是在附近城市比赛还好说,到远一点的地方也要自己开车过去,有时要开十几个小时,还要住在比赛的城市,请假耽误课不说,住宿费和汽油钱就不少花。不过大家踢起球来就什么都忘了,还是挺过瘾的。美国大学足球的风格就和他们的国家队一样,在场上猛冲猛抢,比赛节奏特别快,身体对抗也特激烈。我在这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就被抬下去的:)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休克。醒来以后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了,过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我已经到了美国,然后又用了十几分钟才想出来我为什么会躺在那里,可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想起来我是怎么被撞晕的。

经过一个赛季的厮杀,球队最终只差一步就可以晋级全国联赛,实在可惜,不过也可以把精力放回到学习上了。其实这里的教学水平不见得就比国内高多少,课堂上也学不到多少有用的东西。只是信息灵通,新课题比较多,要跟着哪个教授多动手实践才能学到真东西。在这里学习忙不忙都由你自己决定,课上的东西挺简单,关键看你想学多深,还是有一定的自由度。不过最讨厌的是不敢像在大学时那样说逃课就逃课了,这不昨天AC对皇马的大赛就没看成。也不能想上课就上课了,每门课都是交了钱才能听。还是社会主义好啊,大锅课里有你一个不多,没你一个不少。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