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9-23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跟犹太人的交往:半个犹太人

发布日期:2021-04-12  来源:

故事开始在2000年夏天。一天下午实在是无聊。那时还不懂得上中文网站聊天,于是到 Yahoo 交友网站上看别人的广告。见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广告,只有几句话,写着:你觉得无聊吗?你不太胖吗?你笑的甜吗?如果是的话,请回信,我保证这周末让你笑个够。这人说的不正是我吗?我立刻回信(那时还都是免费的),当天通了几封信。从他的邮址看出,他是我们学校的。一问,原来他是来开会合作的访问学者,而且居然跟我还是一个专业的,周末无聊,想找人逛街聊天。唉,兜个大圈子,还是找了个科学家。算了,至少是放心。

他约了第二天在附近一间书店里的咖啡屋见面。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高高个子,穿着系纽扣的长袖衫,套个背心,胸前的口袋里还插支笔。典型欧洲人穿着,比美国人讲究多了。卷卷的头发,大大的眼镜,满脸的笑容,热情而灿烂。一上来就开始讲话。他讲话可真多呀。平时我跟人在一起,都是我讲话,别人听着。这回我一半时间就当听众了。他为人十分随和,开朗,幽默,觉得什么事都很好玩,老是笑,逗得我也笑。他自称Italian-American,有双重国籍,小时候在洛杉矶长大,在意大利和巴黎读书工作,会讲流利的英文,意大利文,法文。

后来他告诉我说,“我父亲是意大利天主教徒,我母亲是美国犹太人,我姐姐是摩门教徒,我是共产党。”我觉得好奇,问他是意大利共产党吗。他说他只是喜欢共产党的理想,却不是党员。原来又一个理想主义者。他非常关心美国政治,思想偏左,对人极富同情心。可惜我当年对政治一窍不通,没法跟他聊。他说,最好别跟我聊,聊了我就要激愤。

他建议去附近的美术馆,收集了有不少欧洲名画,比如梵高,莫奈等。我们一边看画,他一边给我讲解,讲画家的生平,讲画中描绘的神话故事。他懂得很多希腊和罗马神话啊!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博学的,在他面前我却显得太无知了。后来我安慰自己,说他是意大利人,这些神话肯定比我们知道多一些的。不过后来见到一张西藏来的图,我却不能讲解给他,暗自汗颜。

谈论之中,发现我们都喜欢文学,喜欢电影,喜欢开车。他说他以前的志向是赛车手,后来因为近视,只得放弃,最后还是做了科学家,现在在意大利一所大学教物理。讲到他的研究,他很自信,很自傲,把他的科学研究看成是一种宇宙的艺术,“好象是达芬奇的画,是美的,神秘的,不可知的。这也是我对人生的感悟。”他说。他在探讨宇宙的图案。

我以为自己看的书很多,没想到他读书更多,而且他喜欢文学小说,大概每天一本的速度。我们回到书店里逛,在文学作品的书架前,他给我介绍了很多很多作者和书,后来还给买了本小说送我。

他父亲是意大利文学的教授,他母亲教英文。我说,除了但丁,意大利还有什么文学啊?当时我真是孤陋寡闻啊!我只知道英国美国德国法国的作家。他说,意大利当代作家 Calvino 是最杰出的,建议我一定要看。他父亲认识 Calvino 的,他小时候 Calvino 还经常到在家里作客。我没听说过啊!现在想来,我太无知了!不久之后,我就变成 Calvino 的粉丝,对他个人崇拜。跑题了。我们在书店里找不到

Calvino 的书,他觉得不可思议,差点儿又要笑美国人没文化了。

我们整个下午都在很激烈的讲话,好象有无穷的话题,从天文到地理到文学到美术到音乐到电影到哲学,所有我当年喜欢的高尚话题他都能滔滔道来。我长了见识,学了很多东西。想不到随便在网上就能碰到这样优秀的人,有学识,机灵,幽默,自信,正直,认真,热诚,顽皮,敏感,一系列我对男人最欣赏的品质。不过当时我正单恋别人,所以只想找人聊天解闷,没想到要跟他约会,而且他过几天要走了。

问他为什么老是笑,他说,如果你笑,别人一般也会向你回笑,我喜欢看别人笑。

看了半场电影(可能因为想讲话的缘故,看一半就出来了),到唐人街吃了饭,这天很快就过去了。他是工作狂,晚上还要去搞程序。交换了电话说他走之前我们再见面。

我跟好朋友讲起他,发现他认识好友的老公。世界真小。好友还说,跟犹太人约会最好玩了,他们最能说,而且一个个都特别幽默,在一起肯定不会闷。我想,他这么能讲,或许跟他的一半犹太血统有关。

没想到两天之后接到他的信,说他父亲突发心脏病要动手术,他第二天要赶回意大利了。晚上他到我家跟我道别。我买了 pizza,边吃边聊。他是意大利人,在这种关头我居然叫美国 pizza,还是不够敏感。他虽心事重重,还说了一些笑话逗我。他没忘记带给我一本Calvino 的书。

他回去后,很快来信告诉我他父亲没事了。我们断断续续通了几次信,交换一些读书心得。

过了半年,我们约了在旧金山开会的时候见面。他飞机延误两天,时间不多,我们只在开车的时候聊了一会。没想到他带给我一瓶香水。正好是美国大选,数来数去数不清票数。他非常关心,说欧洲人都担心极了,问我周围的美国人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见他繁忙中还不忘买几本书给他父亲。

之后在开会时又见过三次面。每次见到他,他都显得很疲倦,说时差倒不过来,还要整天要开会。他却每次跟我一起吃饭,讲讲过去一年发生的事,一起逛书店。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是我的老师。我很敬佩他。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两年前。那年我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读了很多书,想通了很多问题,所以非常渴望能见到他,与他的智慧印证。那天他带我到会议附近的一个意大利面包店买点心,坐在街旁,边吃边聊,象在欧洲那样。这次轮到我一口气说个不停了。他一直听着,微笑着,赞许着我。我觉得,终于我不再崇拜他了。我们平等了。

当年他曾写信给我,道,Meeting you, I know the world is a nicer place. You have raised the average of the world by a lot. 这也是我对他的感受。每每想到他,就想到他的笑容,世界也似乎更加明亮一些。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3.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