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4-22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美国人的读书态度

发布日期:2021-04-07  来源: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去看一个中国画家的画展。这画家是以写人物画知名的。其中有一幅画,写一个书生正在读书,其旁站着一个女人,替他加上炉香。不用问:画题必然是“红袖添香夜读书”了。这幅画,在我看来,没有多大的了不起,但了不起的事情,却是这一个美国朋友不断的追问,这一幅画的意境是什么。

要把画的意境向朋友说明,那就是大件事了。为什么是大件事呢?这因为:中国人与美国人对读书的态度,有所不同。不能否认,中国人对于读书的观念,太过隆重;而美国人对于读书,视为一件平常已极的事情。其平常,有如搔头和抓耳朵一般。

我曾见过一个美国青年人,倚在大球场的铁丝网上,金鸡独立的仅是一脚到地,读一本书,读上两个钟头,没有变换姿势,直到他把书读完后才走开。中国人能这样读书的,我似乎还未见过。中国有一点钱的人家,都有一间专为读书而设的书房。较次的,也会在自己的睡室里面设一张书桌。这一种豪华的设置,一般美国人是没有的。美国人家中有书桌的,百中无一;美国人要读书,都在吃饭的桌子上边。美国人不见得家家都有饭厅,没有饭厅的人,吃饭的桌子,就在厨房内,因此,厨房就是美国人的书房。

书籍放在什么地方呢?书籍放在车房壁上的架上边。把新书买回来,放到车房去。

美国人没有书房,美国人却随时随地读书。美国人读书,不必找宁静的环境。在闹市中,经常有一块小草地,草地上有一两张椅子,椅子上坐着的,就是美国的读书人。

在香港坐电车,由上环坐到筲箕湾,其实是很好的读书机会,但是,依我的观察,在电车上看报纸的人有,看书的人,却不多见。

在美国,随时随地都看见人读书。这不是说,美国人勤力,而是说,中外对读书态度,有所不同。

历史上,中国的读书人是一种特殊的人物。《幼学诗》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又描写读书人十年窗下,一朝得志,曰:“有人在平地,看我上云梯。”由于读书人是一种特殊的人物,因此,读书也变成为一种神秘的事情。神秘之极,便变成为“红袖添香夜读书”。平心论事,红袖添香未尝不好;如果必要红袖添香才能读书的,那就不免太过隆重其事了。

由于读书要隆重其事,因而,便有人“借头借路”(找借口来吵架——编者注),不肯读书,并为自己不肯读书来解脱。记得20多年前,看到了一本好书,介绍朋友去看。朋友吝啬不肯买书,我就把我的本子借给他,讲明一个月以后看完归还。一个月以后,朋友把书还给我,但说:完全没有看过。我大以为奇。朋友皱眉道:“白天我要上班,晚上回到家中,太太晚晚都设麻雀局,叫我怎有机会看书?”

如果家里有人打麻将自己就不能看书,这样的借口,实在太过牵强了。一个真正的肯读书的人,不要说旁边有人打麻将,可以看书,甚而旁边有人打架也可以看书。

毛病在于:中国人把读书看得太隆重,其实,读书之平凡,有如搔痒;不见得有人在旁,就不可以搔痒的。

先要把读书看得平凡,才可以读书。如何令到自己心理上对读书看得平凡,先要忘记了读书人是一种特殊人物,而读书并不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情。

其次,对读书的结果,不要期望过高。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书中有美颜如玉”,这是骗人的。

除了看《花花公子》杂志以外,书中不会有美颜如玉的。正确的读书态度是:有空便要读书。不读书,浪费光阴未免可惜。

至于读书是否有收获呢?仍应该相信古人的话:“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美国人读书态度之所以可取,就是美国人把读书视为生活的一部分。读完书以后,不会用学问来骄人。

游戏人间的哲学

不可不知,今天的美国人,有一种“游戏人间的哲学”。

“游戏人间的哲学”,本来是一个生活无忧的人,或者是一个生活无忧的社会的产品。我们看到了有钱人的子弟,觉得他们有一种“不在乎”的神气,其实,这一种神气,就是“游戏人间哲学”的表现。

一个遇事认真的人,一个小心眼的人,一望而知,这一个人正在向上爬,到他成功以后,他就不会那样紧张了。

大概在二三十年前,美国回来的留学生经常说,美国人认为时间就是金钱,美国人忙到不可开交,在街上,人碰人,连道歉都没有一句。

我在20年前去美国,去到之后,我第一个印象就是,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吹牛,美国人不见得忙到不可开交。在我初到美国的时候,美国人认为时间就是金钱的例子,还是有的,那就是叫一个姐儿回来陪你的时候,四小时与全晚,取价不同。到今天,情形两样了,“友谊赛”的事情,时时可以碰到,这就说明,美国人并不太忙了,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已经减弱了。

替代“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的,是“游戏人间的哲学”。

什么叫做“游戏人间的哲学”?用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昨天我去见一个美国医生,他本来是我的朋友,他替我诊完之后,我便告辞。他问我去什么地方,我说:“去喝一杯咖啡。反正我不像你,我不是忙人。”我说完之后,这个医生道:“我也去,我陪陪你。”我说:“候诊室坐满了人,你能去吗?”他说:“妈的,让他们等好了,反正他们有病,不能不看我。多等一两个钟头,问题不大。我们走横门。”去到咖啡室之后,我们聊天,聊了一个钟头,医生才懒洋洋地回事务所去。

依我的研究,这样的医生,在30年前的美国,是不会有的。这样的医生,是近年美国的产品。

问题是:何以近年美国,会产生这样的医生?

是不是美国的社会由盛而衰的表现?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4.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