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3-0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奶奶讲的故事

发布日期:2021-02-19  来源:


作者:彭广军 

年少时跟着奶奶生活了好几年,老人家对我的养育使我童年基本不缺欢乐,在柔和如豆的油灯光影中,奶奶手中嗡嗡嗡的纺车声伴我进入梦乡,绵延的纱线编织着我悠长的梦。冬夜温暖的炉火旁,奶奶给我讲过许多故事,有的忘了,有些却像藏在我心底的种子,有了合适时机,就会发芽萌蕖。

路过中央门,立交桥下有个耍猴人在耍猴,鞭响猴蹿,引得围观者嘻嘻哈哈乐不可支。我立即想到了奶奶讲的耍猴人,故事中的那个耍猴人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

某人家五岁的儿子看完耍猴子后就不知所踪了,家人四处找却毫无音讯,有人说小孩子被耍猴人骗走做了徒弟,有人说耍猴人根本就是个老拐子。几年后耍猴人又来到村子里,一猴一人并没有徒弟,但“猴子”有些特别,末了居然眼泪汪汪。失踪儿子的人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抓了耍猴人一阵盘问。原来是耍猴人当年拐走了小男孩,带到一个没有人烟的深山,割去了小孩的舌头,用荆条抽得小孩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然后活生生活剥了猴子,将带着热血的猴皮蒙在小男孩身上。从此后,小男孩就变成了猴子,成了耍猴人手里赚钱工具。现在想来其中颇多说不通的地方,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见到耍猴人就如同遇到了蛇蝎,避之犹恐不及。听故事的时候我正是顽皮如猴的年纪,当时奶奶给我讲这个故事是不是在警示我不要贪玩,不要随便跟着陌生人屁股后面看热闹呢?奶奶没说过,尽管在我身上有此效果,所以我也不能肯定奶奶讲这故事有没有这种心思。

奶奶孙子孙女众多,她讲的“祭碗窑”却是专门针对孙女的。孙女不听话或者惹老人生气了,奶奶就会半嗔半怪地骂一声“祭碗窑的死妹子”。老家那地方瓷窑很多,人们用的碗啊碟啊什么的均出自于附近的瓷窑。但“窑神”会经常不高兴,烧出来的瓷器不是歪七扭八就是麻麻癞癞。窑神不高兴了人就得去祭,怎么祭呢?把调皮的女孩带到窑边,说来喔来喔,里边有好看的东西呢,待女孩伸着颈子看的时候,被身后人一把推进燃烧着的瓷窑里,瞬间就融化了,不消说,这窑碗碟一定光洁规整。害得我吃饭的时候常常端着饭碗左看看右看看,看是不是有不听话女孩儿的痕迹。

奶奶说“见蛇不打三分罪”的时候,那是在教导我嫉恶如仇,除恶务尽。家乡山多,树多,蛇也多,经常听到蛇伤人致死的事情,高我一届的张姓同学,考大学录取后去山上砍柴,就被一条青色小蛇咬伤了,当时乡下蛇医无药可医,眼见他在床上翻滚三天后全身乌黑而亡,让人唏嘘不已。最怕的是,老人家说蛇这畜生非常邪性,会报复人,还会“找对头”。意思是人得罪了蛇,它一定记仇于心,找准机会就会狠狠报复对头。传说某某被一条断尾巴蛇咬死了,就是多年前那人打蛇没打死,现在来报仇了。奶奶说“见蛇不打三分罪”,弄得少时我真的见蛇就打,打死后还挑起来挂在树枝上,做这事时不准回头,不能喊人名字,怕蛇找对头寻仇。记得最好战绩是,我能在十步开外飞石掷中爬行着的蛇,趁它翻滚时,立即赶上前去用竹竿打它。为什么用竹竿打蛇呢,因为竹子跟蛇一样是一节一节的,据说竹子是蛇的舅舅,蛇怕竹子。自然无稽,但死在我竹竿下的蛇着实不少,现在看来,我做了件有损生态平衡的傻事。当然也有不敢打蛇的时候,我见到过一条很大的乌蛇,大得超出我的想象,不要说打,一照面根本就吓得魂飞魄散。还在一个老石桥洞口看见过有大腿粗的红色蛇头,自此后我再也不敢在那桥头停留,耍水的时候一定离老桥很远很远……不过实我至今仍在疑惑,我见过的那是不是蛇呢?

与蛇有关的,奶奶还说过“蛇剥皮,人该死”。老人家说,很早很早以前,人都是长寿的,但每年得蜕一身皮。人活生生将身上的皮剥下来疼得指天骂地,天听到了,就让人枯荣生死,换蛇来剥皮,蛇就成了长生的象征。剥皮当然很疼,但古人怎么不忍忍,长生不老多好呀!我有些可惜,奶奶听了笑笑没接茬,她淡定的笑容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9.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