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3-01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石头城际遇

发布日期:2021-02-19  来源:


作者:彭广军 

秦淮河右岸,石头城上,曾有孙权凭江伫马的英姿,也有诸葛孔明羽扇纶巾的谈笑……而我今天来既非发思古幽情,也非缅怀古代英雄或凭吊古战场,只是跟朋友要找一方清净处领略这夏秋之交的淡淡秋意。

南京天气这时候正是夏秋不停拉锯的当儿,但今天却不算太热,据说台风正在沿海登陆,南京也在降水范围之内。午后阳光犹在,天上亦白云依然,空中却不大不小飘着雨丝,扬扬洒洒,有细细虹影在雨丝里飘忽。我与朋友择了一个木质凉亭避雨。凉凉雨丝儿伴着凉浸浸的风偶尔飘向脸颊,朋友与我有一搭没一搭说话。雨中竟有轻灵的风琴声飘来,从树林中走出的一个女孩,她坐在另一个凉亭的木凳上,忘情地拉着手风琴,琴声时而舒缓时而激越……没有完整的曲调,却并不难听,她或许是附近南艺的学生吧,找这么个僻静的地方练琴。 

石头城的高处,清凉山的一侧,现在建成一个特色公园,节假日是亲子活动的好场合。今天则不同,孩子们开学了,偌大公园里根本没有多少人,这空空的山,空空的树,空空的雨仿佛织就了湿湿润润的一派气息,令人心里很是柔软。但听风声飒飒、鸟鸣啾啾、琴音叮咚……城市中央,这份静寂,实在是可遇不可求。

我与朋友登上城墙。这城说是600年前的明朝所筑,其实它有些地方的历史要久远得多。修缮后的城墙古朴而苍凉,但没有暮气,这大约是周边日益簇新楼群映衬而来的,何况还有粼粼汤汤的秦淮河在它脚下逶迤北流。

循着绿阴,走进林间石级,暗绿青苔被雨水浸染得有些许溜滑,却不妨碍走路,走上去那种湿滑感觉倒也别具一格。啊!走在前面的朋友突然折回头,指着前面的石板路说不出话来。但见一条胳膊粗细的,有着金黄斑纹的大蛇悠悠然溜进草丛中,草丛窸窸窣窣抖动,然后归于静止。我尽管不很怕蛇,可在这样的地方看见这么大一条蛇,而且就在眼前几步远的地儿,有些意外,也有些心惊。朋友说不走这条路吧,于是我们折返回头,走向另一条路。

一只灰喜鹊站在草皮上歇息,见我们来了也不飞走,只是往旁跳了几步。我走近去,它却绕着一丛冬青躲猫猫。我与朋友相向而行,它终于不能再绕,就一头钻进树枝间。朋友轻轻将它捉出来,喜鹊无奈张张嘴,似乎有话要说。它左翅膀严重受伤,伤口还未愈合,凝血已经发黑,无力地耷拉着。它极瘦弱,羽毛蓬松,在我手中微微颤栗,孤独无助的样子。先前我们围着它,只是想跟它玩儿来着,并不指望能抓住它,抓住了也没想到它伤得这么重……现在倒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想喂食,身边没有任何可以供它果腹的,想治伤,又不知道如何治……想了很多,却发现没有一条是可以用得上的。看着它求生欲极强的眼神,看着它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声音的喙,我们手足无措,怜惜的心情油然而生。朋友说,让它回到大自然吧,也许大自然才是它疗伤的最佳场所……等会我们下来时,如果还在,再带它找地方包扎。

轻轻放回草坪上,它一蹦一蹦走开了,到我们从城墙上下来时,也不见了踪影。朋友说,但愿它重新飞起来!我觉着会的,一定会。不过我不敢保证他不会再遭受无聊或贪婪者伤害。

在纷扰的生活中,一个偶然动议偶然的涉足,我们竟然见到了大蛇、伤鸟、醉心拉风琴的女孩……这份不常见的际遇,注定让石头城在我们心里增添了更多意蕴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9.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