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3-0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书趣二

发布日期:2021-02-19  来源:


作者:柳笛 

小时候读书完全是一种痴迷状态,有书读就忘了吃饭,忘了睡觉,忘了干活……不吃饭不睡觉老爸老妈不很在意,不干活可不行,当时家里人口多,我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两个妹妹,老妈因为体弱多病孩子又多,很早就丢掉了工作,八口之家只靠老爸每月70.5元的工资维持,每人每月的生活费还不到十元,生活艰难活也就多,好在学习上的压力不大。10岁左右我就和姐姐轮流做饭了,每天5点之前起来,除了做饭,我还要担水,劈柴,照顾弟妹,春夏秋三季还好,不上学的时候只是帮着老爸种园子,或上山采野菜采蘑菇采野果,冬天就忙了,要上山拉烧柴,去制材厂拉锯末烧炉子,寒假往往是最辛苦的时候。读书只能忙里偷闲,多是躺在被窝里读的,只要老爸老妈不强制关灯,我就能读一晚上。

天天躺在被窝里读书,时间长了眼睛就出了毛病,小时候我一直没发现,直到高中毕业全班合影之后,我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大吃一惊,原来眼睛是向右侧斜视的,成了斜眼了!幸好发现的及时,在大学(专科)的两年里矫正了过来。

家里有个堆放杂物的仓房,平时是不锁的,四五年级时我干活累了就躲进仓房看一会书,读书就是最好的休息。读几页之后又得把书藏到一个旧木箱里接着干活。一天,藏在旧木箱里的书不见了,我不敢声张,只能暗访,老妈是不会做这事的,姐姐虽然喜欢读书,但拿了一定会告诉我,看老爸的表情也不像动过,只剩下弟弟妹妹了,可他们还不会读书啊,查了两天毫无结果,急的我真想抹脖子,因为朋友借书给我的时候就给我两天期限。正坐在旧木箱边发愁呢,邻居家一个读三年级的孩子闯进了仓房,我直觉地认定书是被他拿去了,我问他:“木箱里的书是你拿走的吧?”

“没拿。”不但回答的干脆,表情也很坦然。

“前天就你来过仓房,我看见你走时怀里抱着东西,不是书是什么?”我第一次学会了使用诈术。

他不吱声了,回去乖乖把书取了回来。我乐了,《孙子兵法》一开篇就说“兵者,诡道也。”跟小贼打交道是要讲究兵法的,太规矩了肯定不行。

那是一册《星火燎原》,是老红军们的回忆录,文采不佳但真切感人,很好看的,可惜我只读到两三册。全书该有十册,据说82年才编齐,但我一直没有见到全本。

我也偷过别人的书,是五年级暑假时的事,那天跟一个姓王的同学出去闲逛,一气跑出去七八里,无意中闯进了一所乡村小学,学校只有一趟泥土房和一块不太平整的操场,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趴玻璃窗往老师办公室里一看,办公桌上有一摞书,看厚度和纸张颜色就知道是小说。门是锁着的,窗也插着,但一扇窗的玻璃坏了,缺了一个角。我找了个枝条从缺角的地方伸进去拨弄。姓王的同学不喜欢读书,他面现惊恐让我快走。我不走,让他给我把风。他脸色煞白地跑出去很远,不管我了。我继续拨弄,终于打开了窗户,跳进去一看,那摞书里只有三本是小说,《青年近卫军》、《铁流》、《海鸥》,《青年近卫军》是早看过的,我抓起《铁流》和《海鸥》就跑。跳窗出来时也没忘记把窗户给推上。我不认为是偷东西,只是借书看看而已。

三天后我去还书,发现窗户又从里面插上了,正想再找小棍拨拉,从村里走来一个中年人,中等身材,瘦瘦的。盘问了我几句,然后便是一顿臭骂,接着打开办公室的门让我进屋。我硬着头皮跟了进去,心想一顿揍是免不了了。但他往办公桌前一坐,开始问我读过的书。我便《草原烽火》《燎原烈火》《三家巷》《苦斗》《普通一兵》《水向东流》……背书一般地给他数,那时的记忆力很好,不但记得作者,书中的重要人物,很多细节也能说出来。他眯着眼睛一会摇头一会点头,最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来:“拿去看吧,三天之内还我。”

我忐忑不安地接过书离开了。看手里的书,是一本短篇小说集,里面主要是李准、孙犁、赵树理等人的作品。当时不太喜欢读短篇,认为书越长越好。但有书就比没有强,抓到短篇也照样看得津津有味。

后来又从他那借过好几本书,知道那人是那所小学的校长,暑假常到学校转转算是打更,我都没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只管他叫校长,现在想来确实傻气,难怪那时老爸常骂我是书呆子。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2.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