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3-01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竹海古树

发布日期:2021-02-19  来源:


作者:彭广军 

初冬的天,苏南宜兴的山区阳光透亮得澄澈,峰峦叠嶂,翠竹苍苍,红的枫叶,黄的银杏,点缀在竹海中,织就了一山斑斓…… 

竹海,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处,一派竹的世界,据说这竹子都是天生的,当然,人力也不可能种出这几乎不见边际的竹海来。一汪清澈湖水,倒映着天上白云,细长的鱼儿悠然游动,仿佛是飘在洁白的云朵里。同游朋友介绍,这湖水里生活着“桃花水母”。桃花水母?我虽不是很了解,但听说它是远古时期就有的微生物,只在优良水质中生存,而且对周边环境有特殊要求。听说在湖北一个水域曾发现桃花水母,还引起过轰动,因为它的珍稀程度不亚于国宝大熊猫。

眼前这片碧清的湖水中真有桃花水母吗?我蹲在圆润的鹅卵石上盯着湖面,当然一无所获。湖边标牌说明,八月到十一月间才可以在水中看见水母的倩影。可能不是时候吧,今天我没看到,但我相信这湖水极为洁净,洁净得掬一捧就可以喝下肚去。

朋友他说办点事去,我乐得独自走进竹影摇曳的小路,路边的音箱叮叮咚咚响着江南丝竹,把竹林小径衬得更加幽静了。我喜欢这种感觉。走在疏疏朗朗的光影上,真有点让人不忍下脚踩去,怕踏碎了这斑驳的韵致。

湖边垂柳下静静地挂有个秋千,鹅黄的柳叶还瑟瑟地留在树枝上,我童心骤起想都没想就坐上秋千,摇摇晃晃的甚是惬意,我闭着眼享受这份飘然。

一个满脸堆笑的老太太来搭话,她说自己原来就住这儿,那时候这地方原来住了二十八户村民,后来都搬到外面去住了,这里开发成了风景区,还说不远处有棵古树……她那浓重的吴方言我基本听不懂,上述意思是我连猜带蒙的,但左边坡上有棵古银杏树倒让我很感兴趣,仰头看去,翠绿的竹海中,一棵巨大的古树巍然而立……我三步并作两步沿石头台阶冲上山坡。青石围着的大土堆中央,有棵大得夸张的大树,树身漆黑,枝干上的树叶已经掉得一片不剩,而树下地面上铺着一层杏黄树叶,厚得犹如一块蓬松的锦缎,色彩纯得似有袅袅气体在氤氲升腾,更为奇特的是,黢黑的树身上附着许多钟乳石一样的东西,滴滴落落挂下来,只是这“钟乳石”的颜色跟树身一致。这哪里是树?分明就是一座山,一堵墙呀。

我拿出手机前后左右,远远近近拍了一圈,可镜头中得到的只是树的局部。我有点悔了,因为没带相机。可有什么相机能拍出这古树带给人的感觉来?

旁边立了一块牌子,说这大树已经整整1000岁!而立牌的时间是2000年,我掰着指头算了算,这树已经1010岁了。树精呀!我当时只有这个词能形容。吸天地精华不成精才怪。

一千年太长了,一棵树居然可以活得这么长时间,那一定是阅尽了千年风霜雨雪,看透了人间冷暖,一千年前的许多东西已经归于尘土,但这棵银杏却生机勃勃活下来,而且一直开枝散叶。在深山老林中或许多有千年大树,但那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眼前的银杏却生长在人间烟火中。要知道这个地方原来也有人居住,人类活动与树的生长肯定有矛盾,所以它生存下来的确是个奇迹。现在,这里人们在树下摆放了一个供台,备有香烛,可不是把它当做神了?刚才告诉我有古树的老太太动员我烧炷香,我朝她笑笑,装作没听懂。其实是我不喜烧香,一方面是心疼钱,更重要的是我怕袅袅香烟污损了古树的仙风道骨。

但我知道多虑了,活了一千多年的树,什么阵仗不曾遇见?对所有冷暖都具有了极大免疫力,又岂会在乎这点香烟。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2.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