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2-25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一个MM在美国五味杂陈的打工日记

发布日期:2021-01-27  来源:

今天我似乎得到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当然,是小工。是我们附近一家电子商店里的店员。这家店很有名气,在全美有20几家分店,什么都卖。昨天老板打电话叫我今天面试,我还怪紧张的,不知会问什么,甚至没敢抱希望。今天见了老板,他只是滔滔不绝地介绍公司的待遇、工作、福利呀什么的,还介绍了一个“并不聪明、英语也不好”的家伙在这里努力工作挣了很多钱的“劳模”典型,最后只问我一句:“Any questions?”我说没有,哈哈,就完了。然后他让我去做药检。

也就是说,虽然我并没有刚刚获得奥运会冠军,还是要查查吃没吃禁药。老美的公司都有这毛病。趁他不注意,我偷偷翻翻一叠申请表格,哇,一份小工都有这么多人申请,而我老人家脱颖而出,

真是伟大呀。后来老板嘱咐我要穿黑衣服,我点点头。这里还有3个月试用期呢,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干那么久。每小时7美元,差不多是这种小工的最低工资。这么大的连锁店还这么抠门,比中国店还抠。不管怎么说,失业后有了工作,即将有两个小钱到手,还是好的。

9月5日收银

我们收银员轮流干一件事,就是站在柜台前的高凳上,指给顾客看哪位收银员有空。我觉得这个活儿太简单了,很喜欢干。不过别人告诉我,这里学问不少,好多人都是趁此机会把“值钱”的顾客引到跟自己关系好的人那里。我不管那套,看谁有空就告诉顾客,所以非常省心。站在高凳上,看得见好多人的表情和举止,极好玩。

有一次,我发现收银台上那个“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波兰美女突然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猜想必是哪位顾客夸她漂亮,果然,有位黑人顾客对她显得恋恋不舍,一直走了好远还回头痴痴地看她。有一天,我们这里一个小伙子为招揽顾客,在柜台前放了一只会唱歌的玩具狗,逗得我们前仰后合。我发愁地想,以后我找个什么玩具放在跟前才能打败他呢。

9月9日软件部

今天都快累死了。刚刚转到软件部,任务就是把CD什么的放到架子上,听起来简单,但我走路走得腿都木了,脚也疼死了。本来偷偷盼望有人来买古典CD,我可以跟他们搭讪一阵,让老板觉得我在“帮助”顾客。可是,顾客统统都买ROCK(摇滚)或动作片什么的,我连名字都听不懂,有人来问,我只好去问别人。而古典 CD根本无人光顾。到最后,我走路走得老眼昏花。本文摘自海外华人大型主题社区情回中国。

为了转到软件部,我可费了不少心思。本来想去的是硬件部,可以多跟计算机打交道,结果走错了门,跑这儿来了。经理正缺干粗活的人手,欣然接纳了我。

中午,我的同事,一位上海来的女士拉我去吃饭,说她吃不了一整份的食物,要分给我一半。我不好意思拒绝。后来一想亏死了,因为我绝对不可能白吃人家的东西,而我们这里的饭极贵。结果,害得我花了近3块钱吃了半份面包牛肉,心疼得肝肠寸断,决心以后再不那么随和了。

10月18日清账

昨天我上班上到凌晨2时,因为商店大清账,雇一大帮人来用扫描器挨个点商品,我们这些人的责任就是在旁边盯着,防止他们偷懒或犯错。

早就听说我们那天要熬夜,把我吓得提前一天不停地睡觉。好在,这个活居然比上班轻松很多,而且可以多挣点加班钱,外加一顿免费比萨。

来点账的人统统是墨西哥人,互相讲西班牙语。这种简单枯燥几乎不需要任何技术的活儿,几乎总是墨西哥人来干。看上去,他们就像中国的“外地民工”,没什么文化,非常穷苦可怜。而跟中国不同的是,即使我们商店经理,对这些“民工”也是客客气气,寒暄打招呼,如果提出什么要求,先说对不起,再说谢谢。这当然不是因为经理怕他们,而是老美一般待人接物的习惯,绝没有人有权对任何人恶狠狠或不把人当人看。而我们这些“监工”跟他们更是一团和气,最后做完的时候,一定微笑着彼此说谢谢。这一点我很喜欢。

我挺喜欢这些乐呵呵的墨西哥人。他们不像中国人那么拼命念书,可是对生活很知足,不给人找麻烦。他们在这里人数最多,比亚洲人还多,可是居于社会最底层,常常好几个人挤一个房间、一辆车。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拼命向美国移民,大概这样的生活比国内还是好得多!这个世界是多么不平等啊。

我的工作不用动脑子,可对习惯脑力劳动的人来说,感觉像是在浪费时间。好在从昨天起,我想了个法子,就是把我喜欢的杜甫的诗抄在纸头上,拿在手里,工作的时候不时拿出来看看背背,心情会好很多。

还有个意外的好处。我通常下午上班,到晚上11时。以前我有“晚间忧郁症”,一到晚上心情就难受,焦躁得快疯了。而工作让我忘了难受。

10月22日退货部

今天我挺兴奋,因为离开了那个部门,来到Customer Service(客户服务中心)的ReturnArea(退货部),负责退货。起码这工作有很多讲话和接触人的机会,钱也多些。

我过去在软件部工作时,主要跟DVD打交道,于是见过无数电影DVD的封面,那些表情丰富而戏剧化的人脸想来真是挺有趣。不过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喜剧的封面: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脸颊被一个头发细细软软的小宝宝轻轻吻着。你简直想像不出,那个宝宝的神态多么甜美迷人,简直让人想掉眼泪。有时候,闭上眼睛,我觉得最大的渴望,就是这样轻轻地吻妈妈的脸。退货部的人对我极好,尤其是那个叫Steven的越南中年男子,实在太耐心了。当然,其实每个人都很耐心,起码比我耐心。老美做事永远一丝不苟,有板有眼,事情再多也不慌乱,这一点,对我是很好的教育。我是属于马马虎虎慌慌张张惯的,眉毛胡子一把抓。

这里有几个台湾小伙子。我们怀着对对方的好奇心,经常凑在一起偷偷说中文聊天。这些人,简直文静得让我受不了。有一次,其中自幼来美的Marcus说,“我没去过中国,真想去看看!”我说:“什么,台湾不是中国啊?”他们互相看看,都笑。

后来,另一位David小心地问我:“Cindy,请教一个问题,你们的地理课上,是不是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说是呀。他说我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都不吭声,觉得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但我心里在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毫无疑义的。他们有时追问我,大陆哪里好玩?我说好玩的地方太多了,连我都只知道一点点,玩过的地方少乎其少。

我们的工作,是检查要退的东西,另外要在计算机里输入数据,还有打印收据等等。顾客中常有中国人,高兴时我常会说中文套套近乎,但有时也怕他们跟我拉关系,弄得我无法坚持原则。一般说来,我是不得罪人的,有疑难时,便大呼PIC(Person In Charge负责人)决定,这些人通常是值班经理。得罪人的是他们。

原则上打开的软件是不可以退的(除此之外几乎什么都能退,包括顾客用坏了的或弄丢什么的),Ralph就坚持不退。但顾客有时也很冤,因为有的软件试过后才知道系统不支持。另一个PIC值班时,就常常太好说话,破例给退。就这样,不同的PIC,就看顾客的运气了。

10月24日保安

商店有三个保安,两个是三角形的大胖子,不知他们如何能身手敏捷。上星期我亲眼见他们捉住两个小坏蛋──偷东西的小贼,好像是十几岁的男孩子。

昨天,一个男子被怀疑偷了台笔记本电脑,Ralph把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妻子母亲孩子都赶出商店,把他带进来审问。那老母亲拼命做手势哀求,说那男人拿着车钥匙,孙子想去厕所都没法去,外面这么冷,怪可怜的。这家人,我几乎肯定是中国人(一般,如果碰上英语不流利的中国人,我都会主动帮他们翻译),但不敢问。不仅不敢问,老实说连我的脸都羞红了。

今晚,一个保安像箭一般窜出去,我知道一定出事了,不一会,果然捉进一个白人大胖子。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发现的,有机会一定缠着保安好好问问。每天商店都有东西失窃,但并不是总能捉住。每次抓住人,大家都热情地跟保安握手,表示“祝贺”。我暗暗相信,抓人是一件令人兴奋而且极有成就感的事情。

这两天感恩节期间,我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腰都站疼了。我中午追着Ralph说到午饭时间了,我要吃。他说你瞧瞧这么长的顾客队伍,还吃饭,嗯?我很不高兴,不过一个救命恩人来了。原来新上岗的David找不到空着的计算机,我赶紧慨然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惭愧地吃饭去了。

12月9日处分

我们的奖金取决于退货率,如果有一阵子退货的人不多,有些按规定不该退的Ralph也给破例了,有讨好人之嫌。而退货人太多的时候,他就咬定不放松,以坚持原则为由拒绝,一脸正气。有个女顾客,非要退一个不该退的东西,Ralph不肯,结果她威胁要退掉所有在我们这里买的东西,结果Ralph还真屈服了。我们都有些不高兴,不过,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奖金。

对每一位顾客服务时我们都保留一张“底子”。这张纸极重要,每天下班前都要点数。如果弄丢了算大错。其实一个顾客留一张签名的“底子”,不是什么难事,可对我来说,好像很难很难。主要是,机械性地干一种活,时间久了容易走神犯错误。这个简单的事情,我已经犯了几次错──丢了三回paperwork (顾客签名留底)。最后一次,丢的那张是两千块钱的,我简直快吓哭了。死活找不到,绝望得险些昏过去。结果呢,这件事被报知总经理,我凄惨地被强令休假一天。

强令休假是很重的处分,很多人遭遇过之后几乎不愿见人,干脆辞了工。来了这么一次,我的脸真是丢尽,伤心不已。休假过后,我回到商店,只觉得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变了。Ralph跟我谈,要我一定注意,要不然,不能让我再做这种担责任的工作了,可能会调我去干体力活。

自此,我自然诚惶诚恐,一沾paperwork就当命似的珍惜,天天下班前点数,是我一天里最紧张的时候,最后数对了,总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连做梦都梦到。我休假后的第二天,正好我们部门里开会,我想完了,肯定是对我的批判会,结果还好,Ralph没提我的名字。后来,有一天我正干活的时候,Ralph趁我不注意顽皮地溜到我身后,在我的电脑屏幕上敲了一行字:Hi Cindy,You are doing a good job.(你做得很棒。)我看到了,心里不由得一热。

12月15日中国货

顾客中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一次有个顾客退东西,我问他什么毛病,他懒得说,我又追问,他说:I’m an electrical engineer,I know what I’m doing!(我是电器工程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没理他,心里说你小子狂什么。过一会儿我告诉他我也有硕士学位,在找工程师的工作。他立刻客气了很多,最后我才发现闹了半天他是能讲国语的中国台湾人。

在这里待久了,我发现这些顾客真能把自己的权利用到极致甚至过分,不该退的东西也吵个没完没了。相比之下我就是个太傻的顾客,什么都不敢争。现在我去商场也比以前“刺”了,起码敢提要求。

我们这里的中国货可真多呀,几乎样样都是中国造。有一次我问美国人Stanley以后打算找什么工作,他扬言要去中国,说中国多好呀,那么多好吃的,And,everything here is madein China,only I was made in America.(并且,这里每件东西都产自中国,只有我是美国造。)我大笑。

今天商店为我们提供免费午饭,我大吃,撑得几乎站不起来。

12月18日面试

我总算糊里糊涂地找到另一份工作,也就是说,我长达数个月的在Fry’s店的打工生活即将结束,要到另一个地方过新生活去了。

前些天一个朋友来逛商店,看到我推着满满的商品车跑,说觉得我好可怜,念那么多书,干这么苦的活。我倒不在乎,不过,她要是乐意帮我找工作,当然好。结果她果然利用“关系”得知某公司在雇人,推荐我去,我带着简历怀着有一搭无一搭的心情去了,心里只想着,那家公司离一个中文书店不远,去面试完,就去书店。

结果呢,面试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而且成功得令我摸不着头脑,心情也很动荡,根本没心思去书店了。

12月25日离别

两天前,周六,是我在商店打工的最后一天。整整一天我都很激动。做到最后,服务最后一个顾客那会儿,唉,真是百感交集,眼泪都快下来了。

走的时候,我装作笑嘻嘻,可心里真如刀割般难受。我跟他们相处仅几个月,真是非常留恋这些哥们。收银台上的波兰美女,金黄“板寸”的乔治,来自火星的 Supervisor,三角形的大胖子保安,想来中国的美国人Stanley,追问大陆哪里好玩的中国台湾小伙子Marcus,趁我不注意在我的电脑屏幕上敲出一行字的Ralph……我还想找到过去的supervisor、中国香港青年Patrick,跟他握手说再见,可是没找到。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越南人Steven偷偷给我的抽屉里丢进一张贺卡,我很感动。别了,Fry’s!以后我会作为顾客来这里,看昔日的朋友。世界上每一个留过我脚步的地方都值得我记住,无论在别人看来是多么琐碎平凡。我感谢这里,毕竟是他们结束了我痛楚的失业生活。这里报酬低微,我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穷人,为省花销甚至拒绝去同学家聚会。我一直想,如果有朝一日离开,我该多么欢呼雀跃。然而,离别的茫然和不舍竟折磨得我一周来魂不守舍。

综观人的一生,说不出哪段日子是好的,哪段日子不好。它们只是不一样而已。

现在,我想那些“工友”,想他们。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2.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