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4-11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那时候的快乐,来得很容易

发布日期:2020-12-23  来源:

    多年前曾玩笑说,如果老去,我就去寻一处山林,养猪喂鸡,坐在崖上看云归日落。一人嗤笑道:“就你家那旮旯,三格手机信号都要踮脚找,买半斤肉要等七天一轮回赶场子,你,需要隐居吗?”我一时狂笑不止。此时,又想起那个偏远的小山村来。

    四面环山,山脚山腰上皆有人家,各家门前都喜种上梧桐树,远看时,房屋只隐约见些瓦片墙角。我们喜欢在沙堆上拾那些才凋落的梧桐花,轻轻一扯那花萼,便能牵出一根细细的花丝,并不使这花丝折断,牵连着,拿在手里,风一吹像是能出声的紫色风铃,煞是好看。

    女娃儿的游戏也不见得回回都这样文静,每到油菜花开的时节,田野着实像张厚实的金色地毯,幼时做过最可耻的事,便是站在地坎上一次又一次的高高的跳进别人家的菜花地里,并不觉得疼痛,想是只记得欢喜,沾得满身满脸的菜花粉,被蜜蜂追了几坝地。也曾上树端过鸟窝,一个干草盘成的圆圆的窝里探着四五个雏鸟的小脑袋,大体已能辨认羽毛的颜色,一意觉着草做的窝不暖和,于是偷偷将家中的棉絮掏了个大窟窿,为雏鸟精心打造一个豪华住宅,并慎重的为它们举行了搬迁仪式,不过两日,尽数气绝,为此久久愧恨,发誓再不做这蠢事。

    夏日是最热闹的,各家的院落墙根都去得,三五成群,四五成伴儿,还在兴头上,不觉天色渐沉,树影婆娑。四山八里传来各种召唤的声音,有体贴的,有暴躁的,有焦急的……各路召唤之神站在山坡山、房屋顶、田坝里,双足蹬地,两手叉腰,扯着脖子“小毛狗,快回家来吃饭!”“百发万,赶忙回家来咯!”“牛老买,快回家来收麦子,小狗逮嘞”呼喊之声或尖锐,或浑厚,此起彼伏,功力之深,半盏茶后尚有余音绕梁。于是墙角玩弹珠的,树下跳皮筋的,石磨边捏泥巴的,各自四散慌逃,几个胆大的自顾缩在人家屋后打起了游击战,直至一个黑影持着扫帚缓缓逼近,直追着村前寨后打出几里地去,一时鸡飞声,狗叫声,哭嚎声,声声入耳。

    小村子渐渐由喧闹变得安宁,最后转入更深的寂静,夏夜里田坝被月光照得明晃晃的,萤火虫在树稍间闪闪烁烁,一时飞起,一时停歇,它仿佛在听着月宫里的曲调,在等着人们酣眠。我总会虔诚的站在树下许愿,而具体是个怎样的愿望却连自己也说不明白。

    若是冬季,总是等不及天亮的,就见对门的树影之中依稀的有些亮光,若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便飞也是的背起书包,打起电筒与小分队会和,也有用包谷杆裹上煤油点着火把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原是看不清世界的,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山路上,因此那一段上学的路段我总是“亲身”研究过各处的陡坡、软硬、泥石比例,想是跟头摔得多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脱了轨的小行星,在各个场景里都显得格格不入。

    再大些,就越发安静了,儿时的伙伴也渐疏离,只爱用铅笔描故事书里的图画。伯父家门前有一株长得极雅致的杏花树,初春稍暖便冒着粉团人一般的骨朵,最妙是盛绽的时候,风一吹,便纷扬的落下来,那样的光景若伴着夕阳余晖,炊烟袅袅,简直叫人神往,每每拿着白纸画笔,却恼于如何也画不出那番神韵。

    本是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约莫人总会在困顿和迷茫中找到一条归路,只可笑,只身背起行囊便不敢说迷途。那些简单真切的快乐就像梧桐树上萎靡的花朵,稀稀落落,尽数远远地凋零在成长的沙堆上。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1.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