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1-01-18
网站首页 >> 留学故事 >> 正文

我在剑桥大学读PHD的经历

发布日期:2020-12-02  来源:

PHD,有人戏称为Permanent Head Damage,是很多中国学子正在为之奋斗的博士学位。在英国,最重要的学位是FIRST DEGREE,即本科学位。MASTER课程一般一年,是一个职业培训。而做PHD,则是RESEARCH的TRAINING过程,以我的理解,是给做研究工作打基础的培训过程。如果你将来无意于在学术界发展,有没有PHD并不重要。但对于外国学生而言,读PHD似乎是一条唯一的出路。因为我们是从另一个教育体系过来,用别人的语言学习。PHD可以提供一个缓冲的机会。PHD你可以做三年,夸张的话也可以做十年。PHD,并不神秘,但也不可轻视。

我十年前来英国读博的时候,自费留学生还不多。大多数在英国的中国学生是作了一年的公派访问学者后,再找到读博的机会留在英国。我算比较幸运,在国内硕士毕业时直接阴差阳错得到了英国的全额奖学金,要不然也读不起英国的PHD。糊里糊涂便来了。当时在英国的中国人,作访问学者的多,有在高校工作了好几年的经历,年龄自然也大一些,有家有口的。他们看我简直就象一个高中生,纯洁中国大学校园的造化。梳一个马尾,衣着朴素,低头走路。

刚来英国,自然有这样那样的不适应,最大的应该说是语言关。即使在国内英语学得再好,考分考得再高,到了这儿,张口之时才觉得象个哑巴。我在读大学时,英语本来就学得一知半解,应付考试还行,几乎没练过口语。到了英国,第一两个月新鲜劲没过,不觉得。到了第三个月,开学的新鲜没了,日子归于平淡,语言的苦恼也就凸显。我去参加了给海外学生开得英语补习班,补习班最大的益处是要求学生要说,要发言。我们的语法一般比较过硬,轮到说,还真是差得远。上了一段时间,感觉收获并不大。因为它提供的英语教学,对日常生活有很大帮助,但对于ACADEMIC ENGLISH,还有一段距离。怎么办呢?只有在日常工作中学了,跟导师和同办公室的学。时间就是老师。

我读PHD没有课程,一天到晚象上班似的,和研究所的同仁们一样过朝九晚五的日子。我有三个导师,还有市政厅的一个外导(EXTERNAL ADVISOR)。大导是所长,大教授,每天很忙,开会的时候给点指导性意见就行。二导不是作这个方向的,挂名而已。三导坐在我旁边,是与我的PHD日常运作最相关的。我的三导有很多年的工作经验,自己的PHD却还没完。我来之前,他已经做了六年,先是FULL TIME,后来在研究所拿到RESEARCH的职位,改为PART TIME作PHD。一成PART TIME,就没完没了,因为有其他的事要做,PHD论文也就一拖再拖。

作为一个PHD学生,处理好和导师的关系比较重要。需要自己有正确的心态和谦虚的态度。无论怎样,能作你导师的,就算不是个教授,也有多年的经验。总比你多一些阅历。不要总认为自己的想法好,导师水平低,不服气。这样无益于学习。我就犯了这个错误。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