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11-27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欧文斯:奥巴马和民主党没有帮助只是在利用黑人

发布日期:2020-11-18  来源:
    欧文斯:奥巴马和民主党没有帮助黑人,他们只是在利用黑人

    原创 我是北游 北游独立评论 今天

    北游独立评论 思辨 洞见

    请把我【设为星标】 第一时间收到推送

    01

    白左群体是奥巴马的忠实拥趸,否则他不可能从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普通中产阶级出身的政坛黑屌丝一跃成为美国总统的。

    奥巴马显然是美国总统这个身份的最大受益者。

    美国总统里大把都是原本不差钱的主,当总统是出来玩票。而奥巴马属于当了总统,然后很有钱的那种人,短短几年,他就接连在富人区购置豪宅。

    刚刚搬离白宫,奥巴马就斥资810万美元买了距离白宫只有3公里的一套独立屋;2019年又从凯尔特人队老板手中以1175万美元的价格购入一套海景豪宅;据传他还很可能代持有夏威夷的一栋海边别墅......

    接连大手笔的消费,从侧面反应了这位前总统超强的吸金能力。演讲、出书、四处卖合影......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无比的滋润。我们不要怀疑,这都是总统身份给他带来的丰厚回报。

    相比较而言,川普这个总统当的就委实属于赔本买卖了。

    原本的亿万富豪不当了,家产输掉一半,还把工资全捐出来,以后从总统位置上下来,可以想象,全家都还要被人不断的嘲讽和奚落,何苦来呢?

    即便如此,奥巴马居然还在最近的回忆录里拿川普说事儿,指责川普之所以能在2016年胜选,都是因为他是黑人,让白人产生了恐惧。

    奥观海同志脸皮多厚,可见一斑。

    果然,奥巴马此言一出,迅速引发共和党人的不满,坎迪斯·欧文斯作为黑人女性(现在都只有黑人精英可以畅所欲言了,说好的言论自由呢?)第一个站出来抨击奥巴马。

    欧文斯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驳斥了奥巴马的荒唐逻辑。

    她说,白人投票给他,“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到头来,他却说,他的黑人身份让白人产生了恐惧?

    欧文斯用非常浅显的常识教育奥巴马说,美国是一个白人占多数的国家,你奥巴马能够当选美国总统,恰恰是因为美国的白人超越了种族偏见来支持你,光是黑人支持你,你怎么可能当选?明明是众多白人支持了你,你现在却倒打一耙说“白人恐惧你这个黑人”,有你这么卑鄙的吗?

    白人尊重你,你却不尊重你的选民,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就是啊。

    当然,这是我的大白话总结,欧文斯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02

    坎迪斯·欧文斯,现年29岁,是一名保守派政治活动家。

    在今年因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黑命贵”运动中,她以异常坚定的谴责“黑命鬼”运动,并痛斥在运动中把原本是罪犯的弗洛伊德美化成“黑人英雄”的企图。

    她说,“乔治·弗洛伊德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却被认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每个人都在假装这个人过着英雄般的生活......在美国黑人中,没有人愿意讲真话,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在过去的五六年里,把罪犯一夜之间变成英雄成了一种时尚,我觉得这很卑鄙。”

    对自身的问题不回避,不掩盖,对群体现状毫不留情的批评与反省,这都是真正让一个群体成长和成熟的必经过程,她话语中所展现出的勇气和睿智让欧文斯声名鹊起。

    然而,同为黑人,奥巴马在做什么呢?

    正如欧文斯所言,奥巴马,以及他背后的民主党,只是把黑人选民视为“永久投票团”,作为“达成目的的手段”,从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真正帮助黑人,他们只想着如何利用黑人。

    欧文斯当然看得很清楚,任何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

    虽然民主党人擅长花言巧语,但狐狸尾巴总是会露出来。拜登在今年五月接受黑人主持人的访谈中,就一不小心暴露了民主党对黑人的真实态度,他当时飘飘然对黑人主持说:“如果你们连选我,还是选特朗普的问题都搞不清楚,那你们就不是黑人了。”

    虽然意识到犯了大错的拜登当晚就公开道歉,称“没人应该因种族、宗教,或背景而投给某个党派”,但司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

    03

    每一个做过父母的人都知道,孩子的成长需要父母的呵护,但更加需要孩子自己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和人生,父母不能越俎代庖,大包大揽的承包原本孩子应该承担的一切。

    把孩子放在温室里,不让他们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其实是阻止了孩子原本可以成长的机会和过程,长大后必然是个巨婴,这种“扭曲的爱”才是对孩子致命的伤害。

    而白左和“政治正确”恰恰就是以爱之名,在阻止黑人群体的成长,在扼杀黑人群体成熟的机会,实际上,就是在利用庞大的黑人巨婴来达成他们的政治目标,满足他们抢夺权力和财富的私欲。

    值得庆幸的是,有越来越多的黑人精英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除了坎迪斯·欧文斯这样年轻的政治活动家,还有像托马斯·索维尔这样成名已久的思想巨人。

    索维尔雄辩的指出,如果美国存在拜登这类温和派民主党人所指责的“制度性的种族主义”,那很难解释某些少数族裔无政治权力,表现却胜过那些压迫他们的多数族裔,例如东南亚的华裔和美国的日本裔。

    这些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抵达美国西海岸的日本农民,在1952年之前,一直被法律禁止拥有土地所有权,然而,到了1960年,他们的人均收入就已经超过美国白人。

    即使是美国黑人,索维尔的研究也指出,在1948年,17岁黑人男性的失业率只有不到10%,并不比17岁白人男性的失业率更高。

    然而,到了今天,索维尔说,“在我在哈林区的年轻亲戚,以及其他地方的其他年轻黑人,他们所能得到的机会,远不如我在1948年时所能得到的机会。”

    这些事实是如此的“反直觉”,是因为所谓的“直觉”不过是欧美的白左知识界对公众长年累月的洗脑所致。

    04

    “进步主义者”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所推行的许多对黑人群体看似富有同情心的政策,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在教育方面,结果都是事与愿违。

    他们哪里是在帮助黑人?他们是在把黑人群体不断的推入深渊。

    白左精英们把他们的傲慢、固执伪装成“同情”与“爱”,让一个接一个黑人在他们的溺爱下变成只会索取享受、毫无责任意识的巨婴。

    正如欧文斯所说,黑人的问题不在于受到了多少歧视,更多是因为黑人自己的原因。

    欧文斯拿自己的童年举例说,当时,她的亚裔朋友都放学回家去做功课,而她的黑人小伙伴们在干什么呢?

    同为黑人,索维尔极力反对大学录取上的所谓的平权运动(实质是黑人的特权),他将那些1969年“暴力接管学校”的学生称为“流氓”,说他们带有“严重的学术问题却在较低的学术水平下被录取”,并以亲身经历指出,“在我在康奈尔大学任教并住在伊萨卡岛的四年中,黑人学生在校园和城市中遇到的所谓种族歧视问题对我来说并不明显。”

    原本很多黑人都可以如索维尔这样,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人生境遇,然而,对黑人的无原则迁就反而拖累了黑人受教育的水平,使得黑人无法掌握足够的技能,加剧了种族竞争的不平等。

    然而,正如索维尔所说,“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之一,就是有如此多的人都是以言辞而非结果来做判断”,如此多的事实和严肃研究摆在面前,美国的所谓精英们却跟个傻子一般的视而不见。

    这种现象只可能有两种解释:

    他们要么是傲慢导致无知,自负导致反智;

    要么就是利欲熏心,马基雅维利上身。

    两者必居其一,或兼而有之。

    (标题由醒民睿编辑)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