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10-21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特朗普究竟处于啥位置?

发布日期:2020-10-16  来源:
    01 舞台上的特朗普

    美国大选最后冲刺,特朗普与拜登全力拼刺刀。

    特朗普已经要求其竞选团队,从10月12号到11月3号的大选日,每天都给他安排在各地竞选造势。

    集会竞选的起点在佛罗里达州。在那里,特朗普告诉支持者说,自己“很有力量”,可以冲进人群中亲吻大家。情绪点燃之后,他还将口罩扔向集会人群。

    

    演讲结束,《Y.M.C.A》音乐的响起,特朗普还带着大家跳了段舞蹈。

    接下来特朗普的行程分别是宾夕法尼亚州、爱荷华州、北卡罗莱纳州、佛罗里达州(二次)、佐治亚州……

    从这个行程安排看,特朗普的身体应该已经康复,否则很难经得起这般舟车劳顿。

    这是典型的美国选举模式。特朗普大概就是通过这个方式告诉美国人,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比“昏昏欲睡的拜登”强。这番猛如虎的操作,很可能帮助他赢得胜利。

    现在民调说拜登领先,但民调和选举是两回事。四年之前的民调,希拉里一直是领先的。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是中下层右派,属于相对比较沉默的群体。这个情况反映了美国社会精英阶层与凡夫阶层的逐步隔离;类似于明清时代士大夫口中的天朝上国与老百姓只能拼命谋生存之间的差异。

    在美国历史上,能如特朗普这般调动中下层沉默群体的总统,也就华盛顿、林肯、小罗斯福等寥寥数人,连总统山上的杰斐逊、老罗斯福都做不到。

    所以这里就探讨一下特朗普在过去200多年,40多位美国总统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为了准确分析这个问题,必须把其体制弄清楚。

    02体制那些事儿

    从宏观大历史角度看,在工业文明周期内,美国是海权帝国集大成者。具体到体制层面,就是建立在三权分立基础上的政党政治。

    美国的这个体制,在如今地球村看来,不算很独特。毕竟印度名义上也是这个体制。政党政治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不论是多党轮替还是一党专政,不论有挂名国王与否,不论是总统当家还是总理掌权,无一例外的政党政治。

    但在两个世纪之前,美国建国那会儿,其体制在全球算独树一帜。当时欧亚大陆上,法兰西帝国还是帝制,德意志在走向建立帝制的路上,再往东的奥斯曼与沙俄帝国正在比谁杀人更狠,东方的中国还沉醉于乾隆皇帝(和华盛顿同时代)的天朝梦幻中。

    

    按照立体史观中的历史周期运行,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本质就是从家族制过渡到政党制,就是把家族垄断的权力稀释,形成一种理论上大家都有机会分享的模式。

    政党政治的特色,把君权时代的党争、家族恩怨过渡到常规性的派系斗争,把所有之前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光荣圣洁与卑鄙肮脏统统以眼花缭乱的方式包装推出。

    大家都在搞帝制时,率先推行政党政治的美国,就能以海纳百川的方式吸引欧亚大陆上的人力、财富与人才。特朗普的爷爷(一位德国农民)、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爱因斯坦等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到美国的。特朗普是其家族移民的第三代。

    如今的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第44位总统(有资料说是第45位,那是误区;因为克利夫兰总统两个任期是分开的,被重复统计);要解释其历史地位,需要借助总统山那几位的段位。

    03 总统山段位

    总统山,即拉什莫尔山,美国政治家心中的圣地。山上雕刻着4位总统巨幅头像:美国历史上第1位总统乔治·华盛顿、第3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第16位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和第26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很多人认为总统山应该还有小罗斯福。

    纵观美国历史,小罗斯福确实比他的堂叔贡献更大些。那是因为老罗斯福刻雕像之后,拉什莫尔山已经不适合刻新的雕塑。

    今年8月份,《纽约时报》制造了一篇文章,说特朗普团队试图在总统山增加雕像,让特朗普和华盛顿、林肯并肩。

    

    《纽约时报》的文章是假新闻,意在讽刺特朗普狂妄自大。

    但是在特朗普心里,上总统山何尝不是梦想?

    特朗普发现《纽约时报》的文章之后,亲自发推辟谣。然而他的推特内容却透露出浓郁的特朗普风格,“这是一个假消息。虽然我从没提过类似建议,但过去3年半取得的成绩可能比任何其他总统都多。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由此可见,总统山在特朗普心中还是有很重要的地位。

    那么如何以最简单的方式描述特朗普之前的43位美国总统?

    其实很简单,三个节点——

    华盛顿与杰斐逊是一个节点

    林肯是第二个节点

    小罗斯福是第三个节点

    04 从华盛顿到林肯

    华盛顿,美国历史的起点,永远绕不过的历史节点,这些无需介绍。但华盛顿晚年并不舒心。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主力是南方以弗吉尼亚为中心的地主阶层与北方以纽约为中心的工商阶层。

    华盛顿是南方地主阶层的代表,但治国方面,他比较倾向于北方商人思维,因此他非常看重汉密尔顿(美国金融之父兼国父)。

    汉密尔顿有才情,但也孤傲(有点类似北洋时代的徐树铮),干事喜欢死磕,容易得罪人。他搞出一个联邦党,要走工业立国之路。

    南方地主阶层团结在杰斐逊周围,主张“以农立国”。于是杰斐逊搞出民主共和党,把弗吉尼亚的功勋团结起来,主导美国政坛。

    大家或许纳闷,美国明明就是资本帝国,怎么还有“以农立国”的时代?其实就是杰斐逊时代。而且杰斐逊玩得还很成功,因为他与弗吉尼亚地主阶层带领美国开疆扩土,通过威逼利诱的方式让美国领土面积大幅度扩张。

    在杰斐逊一手策划下,汉密尔顿中了圈套、在和副总统伯尔的决斗中身亡;联邦党烟消云散,民主共和党走向巅峰。

    

    随后弗吉尼亚地主出身的麦迪逊与门罗先后走上总统岗位。

    三位弗吉尼亚地主(杰斐逊、麦迪逊、门罗)统治美国24年。那段岁月,北方工商阶层极端压抑。

    北方最为显赫的政治世家亚当斯家族的新一代精英昆西·亚当斯(小亚当斯),也只能通过加入民主共和党的方式走上舞台中央。

    所以1824年的总统竞选,演变成北方的民主共和党人小亚当斯和南方的民主共和党人杰克逊之间的对决。第一次选举时,杰克逊的票数比亚当斯高,但没有达到当选美国总统所需要的票数。再次选举,经过一系列政治交易,在杰斐逊的支持下,小亚当斯赢了杰克逊。

    但那场选举造成很多分歧,导致民主共和党在1925年一分为二,分成拥护小亚当斯的国家共和党和拥护杰克逊的民主党。美国民主党由此诞生。

    本质上,民主党是民主共和党的传承和延续,继续代表南方地主阶层的利益。

    国家共和党和联邦党一样,代表北方工商阶层。但是在1828年大选中,国家共和党候选人小亚当斯被杰克逊击败,连任失败;1832年大选,国家共和党候选人克莱又被杰克逊击败。国家共和党解体,和联邦党一样成为美国历史上的短命政党,随后被另一个短命政党辉格党取代。

    为什么杰克逊有这么大的威力?因为他是美国历史上最保守的总统。他在任期内做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直接解散美国第二银行,要把“以农立国”的理想彻底贯彻!

    

    论保守与强硬,特朗普在杰克逊面前也只能算弟弟。

    杰斐逊为什么在1925年支持北方的小亚当斯,而不支持老乡杰克逊?就是因为看不惯杰斐逊的疯狂,就像现在小布什看特朗普不爽一样。

    由于杰克逊同志近乎疯狂的保守,得罪了太多人,导致他成为美国第一位遇刺的总统。

    1835年1月30日,杰克逊参加葬礼,一名叫做理查·劳伦斯的男子趋身近前,用手枪对杰克逊射击。旁边的侍卫愣是没反应。但搞笑的是,此刻的枪也卡弹了。

    就在刺客拔出另一支手枪时,军人出身的杰克逊趁机以手杖制伏了刺客,逃过一劫。但是劳伦斯日后被诊断出身患精神疾病,仅仅被关进疯人院。

    辉格党也代表北方工商阶层利益,要搞工业化,要挖运河、修铁路、开工厂、建学校,需要新的中央银行。杰克逊的继任者民主党人马丁·范布伦也是一位农耕思维的地主,面对经济萧条束手无策。

    辉格党抓住机会,推出威廉·哈里森当选总统。

    但很不幸,哈里森上任不久就死了,辉格党又推出约翰·泰勒。

    由于民主党疯狂使绊子,辉格党的两位总统加在一起仅仅执政四年。

    但泰勒给南方地主阶层出了一个难题:允许德克萨斯加入美国。

    德克萨斯已经废除奴隶制,而且地理位置上和支持奴隶制的各州相连,奴隶问题再一次成为焦点。民主党总统波尔克发动了墨西哥战争,夺取了大片领土,依然没能掩盖南方奴隶制问题,废奴运动愈演愈烈。

    波尔克卸任之后,辉格党再次抓住机会推出扎卡里·泰勒(约翰·泰勒之孙)担任总统。结果他又(调节南北矛盾未果)死在任上。

    两位总统死在任上,太过诡异,大凶之兆。

    

    米勒德·菲尔莫尔是辉格党最后一位头面人物,他的妥协主义被双方排斥,结果政策还没有实施就遭到失败。

    随后辉格党便寿终正寝、进入历史的故纸堆,被新崛起的共和党取代。兴衰太匆匆!

    这段历史有些生涩,不感兴趣者可以忽略。简而言之,辉格党试图调和地主和商人之间已经不可调和的矛盾,被历史规律无情碾压,被抛弃。

    常言道,政治的精髓在于妥协。然而妥协并不能解决一切。

    有时候,妥协只会让问题继续发酵而已。在辉格党灭亡的过程中,有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加入辉格党、又退党,后加入共和党。

    他就是亚伯拉罕·林肯。

    05 从林肯到小罗斯福

    林肯之前,美国是一个帝国。

    林肯之后,美国直奔超级帝国而去。

    从华盛顿开国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完成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美国从诞生到成长为超级大国的过程。其中经历了32任总统,31位总统。

    第16位总统林肯正好处在华盛顿和罗斯福的中间位置。

    

    林肯之前15位总统的基调,是地主阶层压倒商人阶层,确切说是弗吉尼亚政治势力统治美国的过程。根源就在于,农耕思维的地主们主导了美国的开疆扩土。

    林肯没有如华盛顿一样建军建国,也没有如杰斐逊那样给美国带来大片领土,也没有如小罗斯福那样拯救经济,但他在美国历史上不比任何人地位低。

    原因是林肯最终带领工商阶层逆袭了地主阶层,彻底摧毁了华盛顿、杰斐逊的后代(弗吉尼亚地主阶层),工商阶层成为美国历史的主导者。

    林肯之后15位总统的基调,是商人阶层主导美国的节奏,确切说是美国中部俄亥俄政治势力统治美国的过程。其根源在于工业思维的商人们带领美国实现了工业化。

    所以南北战争实质上是新生的共和党摧毁了民主党保守派。

    在林肯和小罗斯福之间,即从内战到1929年超级经济危机那段时间,美国只有3位民主党总统(约翰逊、克利夫兰、威尔逊),其余全部来自共和党。每次总统大选,共和党都有充足的经费,把竞选搞得热火朝天,很红火;民主党总是经费不足,很寒酸。

    但那段时间美国经济发展得非常好,吸纳全世界人才。特朗普的爷爷,就是在16岁那年(1885年),孤身一人从德国到美国,做过理发师、厨师,当过淘金客,开过饭店,经营过赌场,终于赚到了一笔钱,在美国落地生根,发展壮大。

    

    特朗普的爷爷死于1918年,也就是世界大战结束那一年,据说是死于流感。那时西班牙大流感已经从美国传播到欧洲,但特朗普的爷爷是不是死于那场世界性流感,有待考证。

    此后特朗普的爸爸进军房地产领域,很快凭借自己的精明强干站稳脚跟。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横扫全球,随后罗斯福上台执行新政。特朗普的爸爸抓住机遇,逆势而行成为纽约著名建筑商。

    所以特朗普本质上出生于商人世家,思维来自于家族传承。但特朗普的偶像并不是他爷爷,也不是他父亲,而是另有其人。

    林肯到小罗斯福那段时间在美国历史上非常独特,因为最有影响力的并非美国总统,而是商业领袖——

    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

    钢铁大王卡内基

    汽车大王福特

    这些人是工业资本家(包括后来的盖茨、乔布斯、马斯克)、美国的脊梁,同时也是特朗普的偶像。特朗普对他们有着崇高的敬意。

    那是美国制造业史上的黄金时代,特朗普对那个时代有着深深的怀念。特朗普上台之后,让美国制造业回流计划中的诸多政策,都有那个时代的影子。

    因此不论是家族传承史,还是时代格局的影响,特朗普都有深深的商业思维烙印。所以他也就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商人总统。

    然而在总统位置上,他又无法扮演商人的角色。

    06 特朗普的角色

    富兰克林·罗斯福之后,也就是二战之后的美国总统,好虚名的杜鲁门、军人出身的艾森豪威尔、英俊潇洒的肯尼迪、没存在感的约翰逊、水门跌落的尼克松、演员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这些,特朗普全都不放在眼中。

    在特朗普看来,小布什是冲动的牛仔,克林顿和爱泼斯坦同流合污。至于奥巴马,那是干啥啥不行、花钱第一名,只配当接锅侠。

    从华盛顿到特朗普,美国的体制并无变化。同样的体制下,华盛顿、林肯就能上总统山;但特朗普基本没有取得和华盛顿、林肯比肩的任何机会。原因很简单,地球村有很大的变化。

    华盛顿、杰斐逊、林肯时代,地球村主要处于帝制时代,美国三权分立基础上的政党政治体制,有很大的优势。

    但是在二战之后,尤其是现在,地球村绝大部分国家都以政党政治为基础,美国在体制上的相对优势在衰弱。从特朗普任期内,美元加息没达到预期目的结果来看,美国在全球吸引财富的能力在减弱。这个衰弱,其实就可以理解为体制优势相对性的衰弱。

    

    当然美国凭借其丰厚的家底,依然能从全球吸引顶级人才,但这更多的是凭借科技优势,而非制度优势。很多人把美国科技优势归结为体制优势,很值得商榷。

    如果美国科技无法持续性突破,那么科技相对优势也会减弱。美国当年打压东芝,之前肢解阿尔斯通,现在对付华为,其实都是在捍卫自己的科技优势。

    特朗不惜发动贸易战与科技战,目的就是捍卫美国科技优势。他并不像之前的美国总统,开口自由、闭口民主。相反他对喜欢将民主与自由挂在嘴边的默克尔、马克龙等人并不感冒。

    特朗普的真实目的,是带领美国回到林肯之后的那个工商业疯狂突进的时代。但那是科技大爆发的时代。如今的科学天花板和百年前并无两样,只是技术运用层面在创新,并不足以让超级大国再上一个台阶。

    但科技发展自有其自身规律,何时突破、以什么样的方式突破,从来不是政治人物说了算。

    所以特朗普注定无法在现有的美国体制与科技层面取得划时代的成绩,即便再干四年,也无法在历史地位上比肩总统山上那几位。

    

    特朗普其实已经很努力了,每天搞一场竞选集会,这个强度堪比开演唱会。有哪个明星70多岁还能如此这般开演唱会?貌似没有。

    简而言之,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商人出身、并兼具商业思维的总统,他是独特的一个,但也仅仅是独特的一个;想要变成伟大的一个,还需要绝佳的历史机缘。



    来源;虚声大史官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