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10-01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美国傻了,计算机泰斗回国任教清华!

发布日期:2020-09-14  来源:
    

    关于“人才回国”的话题,对于老百姓而言或许只是“爱国”感情;而对于科研领域而言,这些“人才”的回归则意义非凡。

    前几天,从清华大学爆出一张《拟聘新进校人员公示名单》的照片,内容中提到朱松纯将入职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职务为科研系列教授。

    

    9月13日,据机器之心求证确认,UCLA教授朱松纯教授将以国家战略科学家的身份回国,受邀筹建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Beijing Institute for Gener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BIGAI,民办非赢利)并担任院长,与此同时朱教授也将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展开研究合作。

    据介绍,BIGAI作为北京人工智能科学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将聚焦人工智能前沿技术,以全球创新的「小数据、大任务」为研究范式,以多学科高度融合、国际学术交流、培养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青年科学家为宗旨,汇聚超千名人工智能专业领域研究员、学者、专家,致力于将人工智能大一统理论框架实践落地,共同推动中国原创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创新,打造新一代通用人工智能平台。

    中国科研水平与世界领先的差距,除了有“上升”制度、“急功近利”等原因外,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对于前沿研究人员,缺乏一些优秀的“领路人”。这并非是谈中国没有人才,而是早期中国多种条件不足,导致诸多大牛很早就奔赴海外完成研究工作。

    如今,这些人一旦回归中国,势必意味着将以“领路人”的身份,一方面能够培养出一大批学生作为科研传承,比如由唯一华人图灵奖得主姚期智院士发起的姚班、智班,就已经证明此路可行。另一方面则是可以用自身境遇触动其他华人大牛,带动更多的人才回归,比如今年以来张亚勤、沈向洋、马维英等一大批AI大牛也都纷纷加盟清华任教。

    尤其在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CV)领域,表面上看中国似乎占据了一席之地,但实际上原创性、理论性的东西还是不多,大部分有影响力的科研成果和工作都是在国外研究机构完成的。所以朱松纯的归来,对于AI视觉的研究和发展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朱松纯是何人?

    1968年,朱松纯生于湖北省鄂州市,1991年从中科大计算机专业毕业,1996年在哈佛大学获得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博士学位,师从国际数学大师大卫·曼福德教授(David Mumford);而后又在布朗大学攻读应用数学博士后,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任教讲师,俄亥俄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系与认知科学中心,任助理教授。

    2002年后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统计学与计算机科学系教授,算机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主任,是华人AI领域的顶级学者。他曾在各种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300余篇,三次获得马尔奖,两次担任美国视觉、认知科学、AI领域跨学科合作项目MURI(Multidisciplinary University Research Initiative,国防部出资的多学科大学研究计划)负责人。

    目前,他在Google学术上的论文引用次数已经超过24700次,h-index指数为73,虽不能完全说明其学术成就,但也可见一斑。

    

    当然,学术成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朱松纯教授的另外一面。

    如果稍微在网络上查一下朱松纯教授,你就会发现别的博士生导师最多也就带十几、二十个学生,而由于他拿到资金非常雄厚,所以他的实验室中学生则非常多。其根本原因并非是他会玩人脉关系,而是他在CV领域的大方向有着超前和准确的把握。

    知乎中有个回答这样讲到:“12年下半年,朱松纯主持的一个MURI大项目开会,视觉界各路大佬都来参与了,各讲各家看重的方向。朱松纯教授上台,讲了一通视觉和语言结合的问题,系统该如何描述一张图片,用hierachical和AOG(And-Or graph)改如何实现。我当时和UCLA的室友在下面偷笑,说他又在讲天书了。没想到刚过了一两年,这套想法就是红极一时的VQA(Visual Question Answering)任务,不过是用Deep Network实现的。”

    能够提前感知到未来的大方向,这才是作为学者最厉害的地方。尤其当他要作为“领路人”,回国带领团队培养人才、攻克科研问题时候,这种像是直觉的能力非常重要,在CV领域,如果方向错了,很可能多少“闷头苦干”都没有意义。

    此外,更加重要的则是朱松纯教授在做科研时候一直身体力行的“精神”,对于中国来说尤为珍贵。

    术与道

    2017年朱教授曾发布一篇文章《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其中提到一个核心观点:“带着功利的目标,往往在科研的路上走不远,很难有成就。”

    他对当下科研评奖的“跟踪国际热点、争取弯道超车”“走产学研结合道路”等标准颇有说辞,认为这种价值观是阻碍中国科研长远发展的一个根本性障碍。当然社会现实所带来的功利观点的压力不可忽视,但是真正领先的科研与学问往往是超越时代的,有时候同行都不一定能够理解其意义,更别谈社会上的普罗大众来看待了。

    2020年4月25日,CV之父、华人视觉宗师黄煦涛去世,享年84岁。在中国CV历史上,起到关键作用的有2位重要人物,分别是:傅京孙和黄煦涛。如果说傅京孙(模式识别之父、普渡大学)是中国模式识别的引路人,那么也曾在普渡任教的黄煦涛则是中国计算机视觉的“关键先生”。黄老一生追求的要义即是:“淡泊名利、宁静致远、求道至简”。

    “你的价值观决定了你选什么课、听什么讲座、读什么文章、选什么课题、思考什么问题。我们每天都在做选择,人总是选择自己价值观能接受的东西,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这个选择的过程中放弃了学术。有人自己觉得自己不行,有人被各种眼前利益、机会引导走了。” ——朱松纯《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爱因斯坦认为建造科学殿堂的有三种人:

    第一种是因为拥有超常智力,做科研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擅长的游戏、体育运动,他们能从中获得快乐和雄心的满足。(简称“牛人”“学霸”)

    第二种出于纯粹功利的目的,向科研投入巨大的努力。(相对平庸,拿脑力、学问换取权利)

    第三种则是多少有些怪异、不善言谈、孤僻的人。他们投身于科学的动机是逃避个人生活的痛苦,而进入一个可以客观感知、了解的世界。从嘈杂的环境逃到这片宁静,构建他想要的优雅世界。(醉心追求世界客观真理,且带有独到的审美,给某领域定义了格局和框架,带来了学术的秩序和美学,其实就是爱因斯坦本人的境界)

    朱松纯教授在文中虽然没有明说,但字里行间遮掩不住他对第三种境界的追求。当然作为中国人,他对于自己人生价值的追求也颇有中国文化的根源:一立德,如孔孟老庄;二立功,如战争时期的帝王将相;三立言,如李杜苏轼。

    

    一、立德是学者的一个社会责任、为民请命、揭示真相、倡导社会正气, 关注人类共同命运,如环境与气候等。 二、立功是研究人员开发新的产品、影响社会;对于中国研究人员来说, 也可以是填补对国家安全有重要意义的空白。 三、立言是科研发现真理和理论、著书立说、前面说过的登无人之境。 ——朱松纯《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以朱教授的学术成就,和他对于科研精神这样的追求,无怪乎业内的人都在为“回国任教”一事兴奋不已。

    回国并非一时兴起

    早在2005年,朱松纯教授就联合沈向阳等多位知名科学家在老家鄂州市,创办了民办、非盈利国际交流平台莲花山研究院,并任院长。该研究院曾连续5年举办国际学会研讨会、暑期免费讲习班,为大量学生和年轻学者提供了一个学术氛围浓厚、具有国际科研水平的合作交流平台。为中国CV领域的发展和人才的启蒙培养做出了贡献。

    2017年7月朱教授在美国洛杉矶创立了暗物智能科技DMAI,后来又在2018年7月于广州南沙注册了公司。

    注:形象来说“AI暗物质”就是朱教授理论中从“人工弱智”到“人工智能”之间一道大山,解决了这个问题,才真正接近AGI(通用人工智能)。

    举个例子,CV中无论用模型还是深度学习去解析图片数据,都是在“局限”范围内做分析,所以追求的“正确答案”趋近于唯一;而人在面对同一个画面时,由于心情、社交意图、价值取向等多种因素,产生的认知反应会有多种变化(就像你饿与不饿时候看同一个食物的反馈不同);对于目前CV分析数据时,没有考虑进去的这些所有因素,可以被称之为“暗物质”,而这些在对图像处理时,可能产生95%左右的影响。

    这套理论下“小数据、大任务”的方法,也被定为了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的“研究范式”。

    无论是科研交流还是商业化落地,他其实早已经有所准备。

    从另外一件事中也能窥出端倪。2018年1月,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在加州圣何塞SAP中心举行,年仅16岁的华裔小将朱易颇受关注,最终她获得了全美新晋选手女子单人滑冠军。正当外界期待她下一次精彩表现时,朱易突然宣布:放弃美国国籍和发展机会,回归中国为中国而战。

    

    当然,朱教授回中国发展,肯定有受到美国目前大环境的影响。但笔者通过他在阐述自己对科研的理解和价值追求的文字,能够察觉出他对中国这片土地孕育出的文化的热爱,以及他在斥责中国科研环境时的“爱之深,责之切”。

    此前访谈中朱松纯教授曾提及:三十年前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时,就曾有了追求人工智能大一统理论的梦想,赴美求学正是为了追寻与探究这一理想。三十年后,选择回国也是基于同一梦想,回归初心——将人工智能大一统理论框架在中国“圆梦”。

    当年离开科大时,朱教授对于“郭先生”(郭沫若)渐渐不得不丢弃“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境界而惋惜,前往的美国完成自己的科研理想;如今中国的大环境逐渐变好,朱教授的归来,想必能够给其他“奔波”在外的华人才子带来一些触动,泛起一些“涟漪”。

    相关推荐

    特朗普坐不住了,关键人物放弃美国高薪,突然杀回中国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在美国最引以为豪的科技中心硅谷,正有一大批的来自中国的工程师、科学家和其他技术人员准备回国。

    中国正吸引美国科技人才回国

    近日,微软全球执行副总——沈向阳离开微软,宣布回中国!

    这件事情在美国引起巨大的轰动,比尔盖茨还怒斥特朗普“你不信任中国的科学家、研究、技术等人员,不信任所有的中国人,那么全世界就没有能让你信任的科学家了”。

    

    为什么这些中国人才愿意放弃美国的工作机会和绿卡,最终回到中国呢?

    1、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多达7.51亿的网民,能带来海量的数据和市场需求,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包括美国)。

    2、中国市场不但催生了像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科技巨头,还孕育了大量独角兽—现在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有三家位于北京,而不是硅谷。

    3、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处于高速发展的红利期—智能制造、互联网+、共享经济、移动支付等,一直走在世界前沿。

    过去的十年,抓住房地产和金融二者之一,基本上不会过得太差。如果说上一轮资产飙升,是“胆大的”淘汰“胆小的”,那么下一轮经济转型,就是“有文化的”淘汰“没有文化的”。因为在5G、人工智能、互联网的催促之下,未来没有眼光和智慧的人,将彻底边缘化,完全没有存在感。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20/9/14 12:08:24 编辑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