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9-25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心有愿,天不遂

发布日期:2020-09-04  来源:


    九儿转发了一篇林青霞写的“走进张爱玲”的文章给姐姐看,姐姐说起码能看懂她在写什么,而九儿的是云里雾里。说一句心里话:难怪我家大郎会百年孤独!小北出版的往事历历,还有很多人眼中的大郎都会和爱玲姐姐“自然”地联系在一起。我家大郎真的是百年孤独,直到遇到我家小主。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

    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

    别殿遥闻箫鼓奏。

    李煜属于艺术,并非皇权。可惜心有愿,天不遂,命运是一个捣蛋鬼,往往让人事与愿违。明明是一个诗人,却做了皇帝。就像明朝的木匠皇帝,明明是坐木凳子,却偏偏做了这天下第一把椅子。这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

    黄袍换得紫袈裟,只为当年一念差,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生在帝王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讨几时休?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

    命运就是这样的吊轨,又像是“鬼打墙”,老在一个地方打转。

    正如我家大郎,本来可以是国学大师,书法家,文学家,禅师,贾宝玉,却偏偏活成百年孤独的者行孙。后世之人也多拿他的情事调侃或是化成美丽的蝴蝶飞走了,却很少有人感兴趣他“大帽子”下面的那颗脑袋,直到遇见我家小主。

    历史和命运一样,常常开吊诡的玩笑。

    记得一位看官说过:历史是一位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家大郎说:历史是一个民族的修行。也有人说是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九儿也在思考为何会输?为何会失了先机?

    这舞来舞去,还是禅宗剑得心应手,看剑:

    举:僧从定州石藏禅师会里,来到乌臼。乌臼禅师问定州法道如何?僧答:不别。乌臼云:若不别,更转彼中去。便打。僧云:棒头有眼,不得草草打人。

    乌臼云:今日打看一个也。又打三下。僧便出去。乌臼云:屈棒元来有人吃在。僧转身云:争奈杓柄在和尚手里。乌臼云:汝若要,山僧回与汝。僧近前夺乌臼手中棒,打乌臼三下。乌臼云:屈棒屈棒。僧云:有人吃在。乌臼云:草草打看个漠。僧便礼拜。乌臼云:和尚却恁么去也。僧大笑而出。乌臼云:消得恁么?消得恁么?

    据你说,既然那边也和这里一般,那么你又何必来这里?岂不闻西施与王昭君虽一般是美人,但是各有个性分别?乌臼禅师打那僧便是要打出这分别来。现在无论纽约东京柏林,都是一般的市容,没有个性,也要乌臼禅师打打才好。

    但是那僧原也打算再说下去的,乌臼禅师却不让人家说完就打。那僧差之顷刻,便永远失了这及时说开的机会了。

    那僧被打,心有不服。乌臼禅师道:屈棒原来有人吃在,一言点破了那僧。

    原来史上就是成则为王,败则为贼。纵有不服,但是你应知历史之机比是非之实更大,你既失了历史之机,屈棒你亦不必怨。那僧闻言大悟,曰:争奈棒柄在乌臼手里,他夺得棒就倒打乌臼。打罢拜谢乌臼的教诲。

    雪窦禅师颂曰:

    唤即易,遣即难,互换机锋子细看。

    劫石坚来犹可坏,沧溟深处立须干。

    乌臼老,乌臼老,几何般,与他杓柄太无端。

    本来如此,天地亿劫犹可尽,海水万丈也可干,惟有此机一失不可追。乌臼不该把棒柄授人也!譬如三国演义里曹爽把兵权交出了,就被司马懿所杀。

    但若把历史之机看做只是在于权柄,那就差了。孙中山先生把大总统让给袁世凯。他是虽然舍了权柄,但是握住了革命之机。惟有革命之机不可以放弃,若把来放弃,就等于放弃了历史。这才是老子说的「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印度的佛教是没有讲这些道理的,乌臼禅师与那僧的互换机锋乃是从老子的话而来。

    心有愿,天不遂,天若遂,还是愿吗?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