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9-25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海外生活:复活节寻蛋记

发布日期:2020-09-03  来源:

复活节那天,一位同学在酒楼为儿子办满月酒席。住在费城的几个同学,已久未碰面,也想借此机会好好聚一聚。

在纽约的同学启听说老同学们要聚会,特意赶到了费城。觥筹交错间,老同学们开始问候近况、谈论工作、回忆往昔……大家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住在唐人街附近的英提议酒席结束后到她的家里继续畅谈。

我们带着从酒席上派发的红鸡蛋来到英的家。几个同学都将红鸡蛋放在餐桌的一个果盘上。英那八岁的儿子阿尼克一见到红鸡蛋,高兴地欢呼起来:“Easter Eggs !I like it!”

“这不是复活节彩蛋,是小丽阿姨派送的红鸡蛋。还有,在家里只能讲普通话和福州话,你忘了吗?”英对儿子说。

阿尼克调皮地吐一下舌头,扮一下鬼脸,然后用右手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哦,我忘了,妈咪对不起!可是妈咪,彩蛋不是都涂上颜色吗?为什么这些红色的鸡蛋不是彩蛋呢?”

“婴儿出生满一个月时,将煮熟的鸡蛋染成红色,送给亲友,是咱们中国人的传统习俗。红色代表喜庆、吉祥、避邪,派送红鸡蛋有保佑婴儿健康成长的寓意。”

“那中国红鸡蛋是不是也像复活节彩蛋那样,有各种颜色的?”

“红鸡蛋,就是红色的鸡蛋。没有其他颜色了。不过,中国也有彩蛋,比复活节彩蛋漂亮多了。”启蹲下身对阿尼克说。

“怎么可能,我见过最漂亮的蛋就是复活节彩蛋。”

“环境使然,对于这些ABC (American Born Chinese 美国出生的华裔),尽管我们尽力地灌输,他们对中华文化总还是一知半解或是完全不了解,并先入为主地认定美国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英带着无可奈何的口气叹息道。

“小孩子,需要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慢慢教,日子久了他们会喜欢上中华文化的。阿尼克已经很好了,现在在家里能坚持说国语的小孩很少。敏那个七岁的儿子和九岁的女儿已拒绝在家里说普通话了。”我说道。

“阿尼克,等会儿叔叔到唐人街买一个正宗的中国彩蛋回来,你就会明白最漂亮的彩蛋是什么样子了。”说罢,启站起身来对我说:“怡韬,为了让阿尼克见识真正的‘彩蛋’,你陪我一起去买吧。ABC 就是ABC ,美国人胡乱涂上颜色的塑料蛋也叫做彩蛋。我们中华民族那些造型别致、构思精巧、做工细腻,富有民族风格和特色的艺术品,才是实至名归的‘彩蛋’。”

“小孩子还不懂什么风格和特色,让他见识一下中国彩蛋总是件好事。”我说。

费城的唐人街横竖就那么几条街,我是个路盲,又不经常去,每次去都是闲逛着慢慢地找要买的东西,这次也不例外。

对纽约的街道如数家珍般的启也被我找不着北的迷糊样子给弄糊涂了,急得直跳脚:“怡韬,你到底是不是住在费城?这认路的功夫你怎么一点都没长进啊。”

“很少来,怎么记得住哪里是哪里?别急,记住前面的那个写着‘费城华埠’的牌坊就不会错了。反正我们也要一间一间地慢慢看。”我漫不经心地答道。

好不容易找到记忆中的那家店铺。我们推门进去,里面各式字画、小手工艺品和装饰品挂满墙,玉器、玛瑙、珍珠、打火机等小玩意儿一盒盒地排满了整个柜台,店内地方狭窄而拥挤。老板娘来自沈阳,四十多岁。每次我来这家店都只买电话卡,面对一屋子杂乱无章、随意悬挂的货品,我失去了买东西的兴趣。

启一进店就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有礼貌地询问老板娘有没有彩蛋。

“彩蛋,就剩下这几粒了。我本来是留着今晚带回去给我儿子和女儿玩的。”老板娘从柜台底下拿出一个小纸盒,盒子里面留有四五粒不同颜色的复活节彩蛋。

“不是这个,是我们中国人描绘的彩蛋。”

“彩蛋就是这样子。我这的彩蛋就是中国制造的。”老板娘那充满疑问的目光在我们两人身上上下下打量着。

“我们是想买中国民间艺术品彩蛋,蛋上面描画着人物、山水,比如《红楼梦》的十二金钗、《西游记》的孙悟空、猪八戒,《水浒传》的林冲、武松,还有动物或是植物的那种彩蛋。”启解释说。

“没有,”店主回答得很干脆,但两只眼睛还是疑惑不解地盯着我们看。

我们赶紧告别,身后传来店主轻轻的嘀咕声:“奇怪,彩蛋怎么可能是一幅画。彩蛋就是彩蛋,干嘛还要分中国的和美国的?我这个店里哪一件不是中国艺术品?要买就买,不买就不要进来找麻烦!”

走着走着,又见到一家中国工艺品专卖店,启很高兴,说在这里一定可以买到。店内货品琳琅满目,景泰蓝、根雕的桌椅、红木家具、檀木家具、剪纸等,看得我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在店里我们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遍,但没有见到彩蛋。

问过老板娘后,她说她知道彩蛋,但是她从来没进过货。然后她指点我们到附近一家九毛九店去看看。

“九毛九店?”我和启都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嚷了起来。

“是啊。九毛九店或许可以买到。其实,现在有不少中国的手工艺品被当作廉价物品,摆在了九毛九店的橱窗上。”

老板娘说的是事实。

到了九毛九店,一听说我们要买中国彩蛋,店主马上拿出复活节彩蛋,他的说法也跟第一位老板娘如出一辙。

我和启不死心,在唐人街来回走了两趟,最后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绝大部分商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中国彩蛋。

我们带着一种怅然若失的心情离开了唐人街。

一路上,我和启都在发愁,该如何开口向那位“ABC”阿尼克解释:中国彩蛋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