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10-02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异域采风:仰望佛罗伦萨的星空

发布日期:2020-09-03  来源:

到达佛罗伦萨(Florence)时夕阳已经全然下山,夜幕笼罩上来。在酒店下榻完毕就出门找餐馆,刚走了一两百米就被粼粼的波光闪了眼睛。“有河!”有人兴奋地叫起来。佛罗伦萨的河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定是阿尔诺河了(Arno River),但丁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昔日的恋人,心都到了嗓子眼,人也几乎晕厥。我们快走变小跑地到了河边,顺着耀眼的波光抬头看,那月亮通透浑圆,脂玉般悬挂在澄澈的夜空中。

如果非要在异国他乡过一个中秋的话,还真想不出比佛罗伦萨更合适的地方。我们抬头仰天,奇怪圆月如此通明夺目,却不曾掩盖天穹无数繁星的光芒。那遍布到天际的星斗眨着银色的眼睛,看阿尔诺河沉静无声却又温柔腼腆地悄然流过。

顺着阿尔诺河东行。这样美丽的河边不可思议地人迹罕至。我们享受着宁静步行的快乐,刻把钟的功夫到了老城,拐了个弯进到一个大广场。这里的建筑古老高大,透着雄浑之气。灯火阑珊处早有不少酒馆在露天支起了餐桌。我们找好一家坐下,等待用美餐作为一天奔波的犒劳。闲聊中一侧脸,那古建筑下的雕塑让我们愣住了——这不是米开朗琪罗的戴维嘛!一剎那,还真有点在第五大道偶遇奥巴马的感觉。不过,周边人人都在气定神闲地吃饭,谁也没把这个站岗的戴维放在眼里。我知道,这里站立着的戴维已经是个复制品,原作已经被移入学院美术馆珍藏。不过,复制的戴维在此,这竖着尖尖钟楼的古建筑就是韦基奥宫了,我们所在的就是市政广场了。从14世纪开始,这里就是佛罗伦萨的政治中心,当年钟声一响,全城的人就来这里聚集,佛罗伦萨多少艺术活动就在这里进行,多少兴亡大事都在这里发生。

想看真正的戴维吗?起早去排队吧。第二天我们排了将近半小时的队,终于挤进了学院美术馆。健美伟岸的戴维就挺拔地站立在大厅正中。不让拍照,没人举相机,也没人喧哗,大家都围在这座雕像旁边,屏气凝神。我小时候不要说看过图画,习画的时候光戴维头像的素描就画过不下五六次,但雕塑之美真是只有直面、绕着他兜了圈子才能领悟。一个人的血肉组成的筋骨肌理,怎么能那么惟妙惟肖地被复制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上?1503年戴维像在市政广场撩开面纱的时候,引来举座皆惊。二战时期为防空袭,佛罗伦萨人把他装进特制的大铁皮箱子,空隙处再塞满木屑。他真比任何人的生命更重要。

两条对称的长廊和长廊内侧的展厅构成了庞大的乌菲兹美术馆,即便走马观花,没一两个小时根本拿不下来。看到最后,大家都腰膝酸软,埋身在长廊一大堆的古罗马雕塑里不想动弹。扭头看,窗户下面居然就是柔美的阿尔诺河。大家都转过去,憋了太久的相机又卡嚓卡嚓响了起来。我依旧坐在那里,为还没有拜访过的比提宫、韦基奥宫、帕拉丁纳画廊、巴杰罗博物馆、现代艺术画廊而发愁。佛罗伦萨到底有多少东西可看?文艺复兴之前有过一场黑死病席卷欧洲,光整个托斯卡纳地区失去了将近一半的人口。在这场黑死病涂炭生灵之前,佛罗伦萨的人口也只有区区8万人,不如当今上海的一个街道。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这么狭小的地域里,在同一个时代,会一下子出现那么多伟大的灵魂。

与同伴一起去逛韦基奥桥(PonteVecchio),这座可爱的跨河古桥上搭满了各式各样的建筑,甚至还有横木支架把小房子造到了桥的外侧,乍看上去彷佛是不堪重负的违章建筑。可它的魅力也在这里。中世纪的时候,桥上到处是屠夫、铁匠和制革工人,后来这些吵闹肮脏的伙计都被赶走,换成了金匠和珠宝商。这一换就尘埃落定400年。现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每家铺子都闪烁着澄亮的金光。暖暖地映照着青涩的桥面。

伙伴们选金银首饰去了。我就站在桥头,望着汩汩流淌的阿尔诺河。等天再黑一点,金店纷纷打烊,会一块一块地安上老旧的门板。那时,满天的繁星就会再次出来,挂满佛洛兰萨天穹的每个角落。徐志摩应该就是在这里,给她起了“翡冷翠”这样绝美的名字,并写下了那动人的诗句吧: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要是不幸死了,我就变一个萤火,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