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10-01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让生命延续的器官捐献者及家属

发布日期:2020-09-03  来源:
    作者 | 囡楠

    “2015年,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唯一的合法来源。这一年,中国有2766人在生命终结之时捐献出了自己的器官。”

    | 1 |

    他现在变成了一颗种子

    又到新的生命里发芽了

    2015年,24岁的焦俞因为脑肿瘤恶化,被确诊为脑死亡。

    再三考虑下,家人决定捐出他所有可用的器官。

    

    焦俞的姐姐在诉说这一决定时,失声痛哭。

    经过医生的分析,焦俞可以捐献两个眼角膜,肝脏、心脏、肺、两个肾脏,至少可以救7个人。

    “我们这个家庭非常痛苦,我们不愿其他家庭也遭受同样的痛苦。”

    器官捐献需要家属签下“放弃治疗”的协议书,这是进行接下来移植手术的前提。即便已经同意,但这四个字父亲王述成迟迟写不下去。

    

    虽然已经脑死亡,可是焦俞还是靠着呼吸机维持着生命体征。

    “放弃治疗”就意味着,在签下的那一刻拔掉呼吸机,儿子就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了。对于家人来说,签字的那一瞬间,放弃的不仅仅是身体的完整,更是生的希望。

    这是最最揪心和痛苦的时刻。

    一向果断的父亲看着那张协议书,迟迟无法动笔,他一再说,“我写放弃治疗,那万一抢救还有生机,我当父亲的于心不忍。”

    母亲说,“医生已经尽力了,签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她很平静。

    

    丈夫艰难的签下这四个字,医生准备开始手术,她才开始放声大哭。

    

    她独自走到儿子的病床前,一遍遍的说着“儿子,我心里好难受。”

    

    中国人常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单纯站在母亲的角度来说,儿子生命结束,又不能保留全尸,这大概是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最最沉痛的打击。但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们还是选择把孩子所有的器官捐献出来。

    手术开始前,焦俞的父母跟他做了最后一次告别。

    

    “就没有征求儿子你的意见了,请你原谅爸爸妈妈。”

    我想,他一定听得到并且为之自豪。

    一台肝移植手术,一台肺脏移植手术,两台肾脏移植手术和两台眼角膜移植手术,全部获得了成功。

    就像6颗生命的种子,在新的身体里重新发芽。

    | 2 |

    这是生命的礼物

    2019年9月11号,北京市通州区的一处房屋意外倒塌。

    一岁八个月大的满玉昂从废墟下被救出。

    

    经过医生的极力抢救,他还是没能醒过来。

    23天后,被确诊为脑死亡。

    

    经历了20多天的挣扎,玉昂的妈妈决定捐献儿子所有可用的器官。

    不让别的家庭再承受这种失去的痛苦。

    

    

    “最起码他的生命还在别人身上延续。他的器官还能救四到六个小孩,这也是他最好的归宿,对我们心里也是种安慰。”

    

    “乖乖的,听叔叔阿姨的话,妈妈等你。” 这是一个母亲在手术室外对儿子最后的告别。

    

    他的心脏使得另一个生命垂危的小朋友获得重生,肝脏运往北京,两个肾脏一个运往郑州,一个运往广州。两个眼角膜也融入新的生命,代替他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

    这是六份珍贵的,生命的礼物。

    

    当问起玉昂妈妈为什么做这个决定时,她说,她在重症监护室外,看到别的家长在外面等,有个12岁的小男孩需要一个心脏,如果没有心脏就活不了了。

    她知道等待的煎熬,更知道失去的痛苦,她不愿别的家庭也经历这些。那一刻,她决定捐出儿子所有的器官。

    当问到她有什么愿望时,这位母亲再三哽咽,她说,我想听听我孩子的心跳。

    

    根据国际惯例,器官捐献是采取双盲原则的,在理论上讲,捐献者和被捐献者不能见面的,也互相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玉昂妈妈的这个心愿实现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容易。

    玉昂的心脏被移植到一个两岁八个月小女孩的身体中。她患有爆发性心肌炎,20天前在重症监护室里几乎已经被宣判了死亡。救活她的唯一方式,就是进行心脏移植。

    同样的血型,相似的年纪和体重,玉昂给了这个小女孩一个生命的礼物。

    因为玉昂的心脏,小女孩活了下来。

    后来,医生录下了她的心跳。

    

    

    传到小熊里,送给了玉昂妈妈。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玉昂的心脏在另一个身体里有力的跳动着,对玉昂的父母来说,这大概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声音。

    玉昂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但爱让他的心跳,不会停止。

    | 3 |

    爸爸最后一次给你挠挠脚

    你就要去帮助其他小朋友了

    要坚强啊

    2020年8月,7岁的小男孩东东因为车祸抢救无效离世。

    他的爸爸站在病床前,小心翼翼的帮儿子挠着脚,哭的像个孩子。

    

    

    爸爸给挠挠脚,可能是东东生前最喜欢爸爸为他做的事。

    7岁的东东最大的愿望是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他希望可以救别人的命。所以父母选择把他所有能用的器官全部捐献出来,这也算是满足了他的心愿。

    妈妈说,“孩子死了烧掉就变成灰了,什么都没有了。不捐给人家,别人家的小孩可能也会没有了,这不单单是救了孩子的性命,更是救了别人的一家人。”

    我想这也是所有器官捐献者的家人之所以愿意捐赠的原因吧。

    东东捐出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帮助6个孩子获得了新生或者光明。

    

    东东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是因为他,别的生命继续得以延续,就好像他也不曾离开一样。

    有关器官捐赠的故事,令大多数人为之动容。可是,还是有一部分人表示不理解、不赞同,甚至对捐献者的家属嗤之以鼻。

    他们觉得,人死了还要在身上开刀,死后都不得安生。

    有位捐助者在死后奉献了两个肾脏和一个肝脏,救了三条人命。

    但家属不愿意面对镜头,更不愿把捐献者的名字刻在红十字会的纪念碑上被人知道。

    

    明明做了件好事,却带着歉意说“对不起,人言可畏。”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当然是希望人死后能够留下全尸,这无可厚非。但对于器官捐献的人和家属来说,他们用自己的奉献让一个个在生命线上垂死挣扎的人得以存活。

    被捐助者家庭的欢乐,来自捐献者一家的成全。

    他们忍着自己的不舍和心痛在救命啊。这难道不是最无私和伟大的事吗?

    可是就是有些闲人,用恶意的谈论带给捐赠者们嘲讽和压力。

    在我国,每年有150多万人在等待器官捐赠,但只有一万名患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捐赠与否,完全取决于个人和家属的意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选择,我们不逼迫任何一个人一定要像他们一样,在生命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还能尽最后的努力帮别人一把,只是希望在面对这些器官捐赠者的时候,可以拿出最大的善意。

    向他们致敬。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