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8-1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盼年

发布日期:2020-07-28  来源:
    儿时,一进腊月门,家家户户就为过年忙活开了。屁颠着尾随大人的孩子们,也望眼欲穿地盼着年的脚步再紧凑些。和我相差一岁的堂弟贪吃,常常惦记着挂在院墙上留待除夕夜吃的鸡鸭鱼肉,有次架着梯子偷取未果,祖母便一边打理年货,一边逗趣道:“小孩小孩别嘴馋,过了腊八就过年。”

    对年的期盼,于村庄里的孩子而言,是惊喜不断的,女孩欢欣雀跃地得到一件梦寐以求的衣裳头饰,男孩则更加钟情于积攒各种烟花爆竹。盼年的心情像是冬日暖阳缓慢挪移的脚步,时光悠长悠长的,热炕里尚未燃透的稻草味,和着即将出锅的饽饽香,年幼的我便在一丝一缕的香味中酣然入梦,睡一宿觉醒来,空气中洋溢的年味就更加浓郁了。

    孩子们在闲玩中盼年,大人们忙年可是几分辛苦几分甜,尤其家中的女主人们,趁个晴好的日子,把铺盖被褥拆洗一新,赶几场集市,给家中老少添一身崭新得体的衣裳,正月里招待亲朋,走亲访友的礼品得提前备下,事无巨细,全靠她们费心的张罗。我的母亲忙完这些就进入了腊月二十七八,每年这个时候,母亲总是一锅接一锅地蒸馒头,用木制的模具做出鱼花、寿桃、元宝等形状的面食,图个吉祥如意、连年有余的好兆头。在我的印象中,母亲这顿忙活的收尾之作就是枣山,也是一种面食,将个头匀整的红枣错落有致地镶嵌装饰到馒头上,层层叠叠,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莲,煞是好看。母亲做的枣山气派讲究,深得亲友的啧啧赞赏,母亲也为自己的这门手艺引以为豪。

    母亲心灵手巧,小时候过年穿的新衣裳,多是母亲为我量体裁衣,亲手缝制的。母亲赶集扯一块好布料,为了打扮我,便让自己忙碌的身影拉长在深夜缝纫机前的灯光里。那年,母亲给我做了一件毛呢大衣,我觉得十里八村都找不出第二件这么洋气的衣裳。离年尚远,我已经无数次小心翼翼地从衣橱里取出新衣,穿在身上临镜反复端详,于是就更加迫切地盼着赶快过年,可以一身新装地走过大街,穿过胡同,徜徉在别人欣赏的目光里,那时那刻,那样的心境之下,盼年,就是年少的我对美好事物的一份追求。

    在农村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盼年,似乎与美食的饕餮盛宴密不可分,尤其是孩子,美味佳肴的诱惑无可取代。可流年逝去,真正长留于心的,不是舌尖味蕾的记忆,而是一份深入血脉的年韵:亲友不远千里齐聚一堂,用心烹饪一桌酒菜,围坐成一个温意融融的亲情姿态,叙生活、祈明天,话美好,道未来。年,是一声祝福,一个团圆,一份平安,一段陪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最喜一年中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随着年龄渐长,盼年的内涵也渐增,如同老人们常言:忙年总觉得无法周全,却在迎年到来的时候,一切恰恰好。这像极了人生中的很多准备和机遇,想到这儿,我不禁觉得这岁月一年年老,记忆却随着日子一点点新了。

                           崂山区  姜传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