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5-29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现代化是一个不断摧毁小共同体的过程?

发布日期:2020-05-14  来源:
昨天与网友交流,谈到概念的微观与宏观的悖论问题,也就涉及概念的狭义性和广义性问题。

先是针对【演化】这个概念而谈的,就是狭义而言,演化指自然(非人为刻意)演化,但是广义而言,则人为刻意也是演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然后正好读到一个文章:《秦晖对谈刘仲敬:日俄对中国近代化起了灾难性作用》 ,里面说到【共同体】的概念。

这个对谈中,秦晖先生提到大共同体的概念,和小共同体概念的区别,就不仅仅是大小这么简单。其中有:

    【所以你一讲共同体,包括滕尼斯就专门对共同体有一个定义,他说共同体就是有直接人际交往的群体,能够见面的,能够谈话的,那才是。】

按这个意思,大共同体已经不算是共同体。显然,再被广泛使用的意义上,共同体概念是不局限于滕尼斯定义的

【共同体】概念,可以区分很多种:【大共同体】和【小共同体】,【正共同体】与【负共同体】,【政治共同体】与【经济共同体】、【政经联合共同体】。

严格而言,单纯的【政治共同体】不能存在,完全单纯的【经济共同体】也应该不存在,可是企业性质的组织还是会被认为是【经济共同体】,因为其现实政治意义还是比较蒻的。所以本楼标题的【小共同体】实际上专指【政经联合共同体】,是不包含企业性质的【经济共同体】的。

家庭是最小单位的【共同体】。

人类,就其理性而又贪婪方面的本性而言,是既向往完全的【自由】(别人不要来干涉“我”的自主行动的权利),又离不开【共同体】而存活,这就构成人类历史演化最基本的矛盾性。

之前多次有谈到,根据《未来简史》,科技人文资本主义(资本二字是笔者添加),是现代性的基本特征。而这一特征,基本的社会舞台表现之一就是强调人的【自由】,也就是高离婚率高不婚率和少子化。因此,从数百年来的历史也很容易看出,现代化的过程,就是不断摧毁家庭和地区性质的小共同体的过程。

按人类的尿性,如果不是少子化,在本次大疫情也没有发生的条件下,可以认为,科技人文资本主义,简直是人类最理想的状态(不考虑能源危机)。可惜,少子化注定了这种理想状态的不可持续。但是虽然少子化明显威胁人类本期文明的整体存续,它却不是迫在眉睫的危险,所以人们通常肯定无视其存在,但是疫情来了,人们就无法不马上面对。

记得多年前有次偶然看到一个关于朱熹老夫子的一个电视剧,里面有唱词:可怜吾道正行世,何时人心胜道心。

朱熹之道,固然是歪门邪道,可是何为人心?人心就可以依凭吗?

科技人文主义是否最代表人心?人心是用理性实现贪婪?如果这样,最简单的人类演化模型,已经说明我们已经是尼采意义上的【末人】。

本来这类话题感兴趣者不多,虽然以上没有把话说透了,再多说也无趣。

本楼其实是以下文章的读后感:

    天涯头条:《秦晖对谈刘仲敬:日俄对中国近代化起了灾难性作用》

    https://mp.weixin.qq.com/s/lHizISF0Pbqyoi5ovxVGpw

秦晖先生无疑是大家,以上链接的文章是长文,不过对我们理解历史还是很有帮助,然则文中他批评刘仲敬过分强调路径依赖,我观点他批的并不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3.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