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6-0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小妞电影,当代女性瞌不够的思春丸

发布日期:2020-03-30  来源:
    小妞电影,当代女性瞌不够的思春丸

    〖原创〗彭华毅  

    话说,浪漫又浪荡的五月巴黎,戛纳红地毯上,全是女星们的艳装大比拼,恰到好处的展示女性的身体之美,是所有时尚设计师们,脑洞大开的最好契机,女人们也是抓住了这个显山露水的舞台,把自己最绚丽多姿的自我,像春天的花朵,狠狠的绽放一把。

    而男星帅哥们,依然是西装、领带、皮鞋,西装、领带、皮鞋,稍稍搭上一个锃光瓦亮的发型,仅此而已。十年前是这样,估计十年后依然如此,节日里,那怕盛大节日里,男人也似乎越来越成了配角,成了千朵万朵之旁的一枚枚绿叶。

    怎么样了?世风日下,女人都执剑走江湖,天涯诉衷肠,男人是不是要痛心疾首了:还我阳光,还我海洋,还我渐渐枯萎的百合枸杞羊排汤,还有金敏喜一样如花似玉的好菇凉。

    说到韩国演员金敏喜,最近可了得,不但收获了柏林电影节最牛逼的银熊奖,还在戛纳红毯上秀恩爱撒狗粮,让导演洪尚秀抛家弃女,为之神魂颠倒,从而让一个大导演《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为她伤心落泪。真是把日子过成了小妞电影了,活脱脱比《非常完美》还完美的现实剧情版。

    小妞电影虽然在洋文里说得是小鸡小鸟,可事实上当代女性在电影剧情里,可是大鹏展翅式的,数勇敢女人、智慧女人、霸道女人,还看今朝!

    在许多电影剧情里,当一个女人对一群女人说:爱就疯狂,不爱就坚强,妈呀盘古还开什么天地,直接被天地压成肉饼好了;当一群女人对一个女人说:姐,带我装逼带我飞,带我在情天欲海中耀武扬威,我该劝劝吃药的男人,一定要加大剂量,以免石榴裙下死,做鬼枉风流。

    当然这有点夸张吧,难道女人时刻都在扮演孙二娘?毕竟有人曾羞答答的说过,女人一半是火焰,一半还是海水,女人还是能够,和蓠芭、狗、墙的影子或男神和平共处的。事实上,小妞电影的基调也是红蓝相宜,即使你在个性的云朵下能轻舞飞扬,未免能在爱情的钢丝上稳如泰山,完美的人生哪里来?大部分是从残缺的生活中比较而来的,正所谓世界辣么大,我只有我的玲珑玛瑙野山楂。

    8年前小妞电影的代表作《非常完美》,曾经的谋女郎章子怡,既当制片人又演女猪角,电影里和范冰冰上演一出有你无我的夺爱战。一贯差评不断的子鱼这回用心良苦的纯情一把,把范爷斗得群情激愤,这不,有影迷替她不服,凭啥你都在海滩上露点、亲屁屁还玩纯情,我总是瞪大无辜的眼睛还被数落成鸡,问题是两个太上老君级的女人的情场论剑,最终范爷败得落花流水,不管你多么的风光时潮,性感富有,多么会周密算计,范冰冰输了,而章子怡抱着高富帅,从此过上了激情燃烧的性福生话。

    影片很都市,每一个元素都那么香艳,每一个女性角色都那么自我,她们寻找自已想要的任何东西,时装、美容美发、心潮澎湃的性以及浪漫的散发忧伤的所有瞬间。

    小妞电影据说百分之八十的观众是女性,私下里她们说,老娘就是喜欢在影院里蹭钟点,喜欢在电影里寻找得不到的或曾经失去了的东西,你有屁想法。如果说,都市时尚骚归木子美说,爱是做出来的,秒杀几千年的传统道德,那么,导演眼里的生活便是演出来的,却着实让影粉们半信半疑,不敢妄加模仿,半信是因为,相信命运没那么糟糕,我也能努力拼杀,在杂乱的秋叶里觅得见几枚金色的果子,并捡起来吹吹果子上面的尘埃,然后吃到嘴巴里,哇真甜;半疑是因为,太多的老司机上路,欲望的欢乐谷里怎么容得下,那么多的贪婪和争夺,即使《欲望都市》里的极品女妖们,也难免在撕逼的路上人仰马翻,内心的伤痕是一道一道的腥红血迹,你妈的谁敢信谁牛X。

    没错,当欲望和都市连在一起,堪比玫瑰和子弹共舞。小妞电影《欲望都市》一播出,说实话,我和这里大多数人---几乎都是女性观众的看法不敢苟同。我一直对那种视《欲望都市》是一部只关于性与城市,时尚与恋爱的麦当劳式,通俗文化快餐的说法不屑一顾。

    很多文艺女青年女中年,虽然身穿维多利亚、乔丹,在咖啡馆的音乐里聊蓝色探戈,偶尔还在对话里飚上几句英文,好象自己是乔治桑的外甥女,以取笑好莱坞商业电影为派头,即便是流落在美国的地铁里,也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伍迪·艾伦摇滚式的炫酷。

    装逼的文艺范已经很难上台面了,她们好比是一块炖过头的驴腿肉,干涩无味,啃着费劲,,为了防止把大牙咬松,只好被仍在恶臭的垃圾堆中。这话听起来尖酸刻薄,但故作深沉忧郁状的女婊砸,外表亮丽西化,骨子里却是拖着辫子的僵诗女--心里对物质极其着迷,控制欲一味膨胀,分明是个土著的西北村妇的底版,却硬要用一副左岸的派头,来炫耀自己的所谓前卫和知性。

    其实她不知,衡量一个人是否真正活得洒脱的标杆,并不是她喝了几杯白兰地,住了几晚香格里拉,而是她是否敢想敢做,信奉我的自由我作主。

    但敢想敢做,《欲望都市》里的女人们做到了。

    电影之前的美剧天堂,“欲望都市”陪所有流泪狂欢的粉丝们,度过了无数的春夏秋冬。四个女人从花样年华到风韵不再,一直在舞会、酒会、约会、购物、滚床单中度过自己的小半生,有人总结说,它是女人成长的百科全书,话虽粗暴,但它确实是一面镜子,照见了你在生活中和她们的例比,生活虽然不是艺术,但有时生活也许比艺术更美妙,无论是保守主义,亦或亦或基督徒,或理想主义,但人性的核心是

    一样的,正如台词里说的:我们向往奢华的物质,我们向往舒展的情欲,也更加向往内心对神的仰望。

    尽管欲望是一首被人唱烂的老歌,但都市却越来越年轻繁华,电影《欲望都市》,四个老女人,虽然春色踏遍,但一样用自己无皱的内涵,把日子挥霍成了自己想象的样子,而没有病态的迷恋年轻的肉欲,以及花瓶一样清脆透明,但风一吹便支离破碎的哀伤。人总会红颜消逝,人都会活着活着就身不由已,然后告别人世,剩下五彩缤纷万花筒一样的回忆,像电影胶片,刻在脑海里,让人在心里满足的尖叫一声:够了,我已经够了。

    小妞电影是现代都市绕不过的一个坎,是当代女人恋不够的思春丸,更是电影业内疯狂吸金的印钞机,爱与不爱,请空无灵魂的肉身滚开——无论是看故事的人的还是演故事的人。

    彭华毅:诗人,先锋文艺批评家,移动互联网专业写手,现居北京。≯≯≯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