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4-07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小说“妙堂”

发布日期:2020-03-20  来源:
    在遥远的西方,大洋的彼岸,有一个古老的国家,叫圣国。

    这个名称似乎在告诉人们,这是一个辉煌的国家。但是,真正让这个国家闻名天下,却是一场瘟疫。

    那一年,在圣国北方邻国发生一种奇特的瘟疫。那是一种史无前例的病毒,人一旦被感染,就会失去理智,如同发疯般,瞪着血红的眼睛,见人就咬。被咬的人也会被感染,少则几分钟,多则一个月,就会发病,跟着咬过他的人结成团伙,组团咬人。

    这病毒的奇特就在于此——感染者看似失去理智,却能分辨敌友,且组织纪律性很强似的——这正是瘟疫的恐怖之处。

    但也不是绝对如此,感染者有时也互相撕咬,那种场面恐怖至极,就像两条疯狗掐仗,不到一条被咬的遍体鳞伤爆死当场,那是绝不肯干休的。

    瘟疫如此恐怖,人们议论纷纷。可是朝廷却没当回事。

    因为圣国向来以礼仪之邦自谕,君臣都很自负,一致认为邪不侵正。况且那北方茹毛饮血之胡荻,即便不染病毒,也与那发病之徒没什么区别,都是因为不行礼仪之固。一位大臣还说:些许小毒何足惧也,既来之则安之,想我圣国仁礼之积厚,病毒即来,恰如小鬼撞到钟馗剑下,岂不是自找死乎?

    朝廷发下指令,安抚百姓,让百姓安心种地做工经商。有些学者意识到瘟疫的严重,纷纷上书朝廷,建议采取预防措施。

    当时,恰逢国王驾崩,新储即位,君臣正忙着沉痛悼念和热烈欢呼,哪有心思理会这等闲事。

    学者们见庙堂无门,只好求助于野,在大街上开设讲堂,提醒国民。当时,在街上开设讲堂是很时髦的学界做法。那时圣国正提倡百家争鸣,朝廷不好干涉,只好采取其他策略,令御用文士也开设讲堂,宣扬正气正义,与学者针锋相对。

    有些地痞无赖,自然看出门道,于是拉帮结伙跑到学者的讲堂去捣乱。在台下起哄,谩骂,甚至往台上扔香蕉皮臭鸡蛋。学者报警,衙役们不过是息事宁人,草草了事。无赖们更加肆无忌惮,以致砸桌子,拆讲堂,动手打人。愈演愈烈,衙役不好再装作看不到了,只好抓了几个杀鸡儆猴。

    无赖们见城里不能尽情发挥,便跑到乡下发展。

    乡下的农夫,向来对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酸臭儒生看不顺眼,听说无赖们打砸了臭书生的讲坛,顿觉扬眉吐气,都把无赖当做英雄,请到家里吃喝招待,奉若神明。无赖们有了底气,拉帮结伙,手持大棒,在乡村里横着走,只要见到谁谈论瘟疫,开口就是一顿大骂,若有还嘴,抡起棒子就打。并借此名义,打砸乡间私塾,到集市上抢夺商品,欺负孤寡,无恶不作,把乡村整的乌烟瘴气。好在山高皇帝远,无赖们并未受到太多干涉,即使有时弄出大麻烦,无赖总是有办法对付,因为无赖最会看脸色,他们懂得,只要顺着朝廷的脸色,再大的麻烦也不是麻烦。

    闲言少序,且说那场瘟疫,悄悄来临。最先感染病毒的,恰是那些无赖。无赖染了病毒,在乡间疯跑着咬人。而在常人看来,无赖的行为与往常无异,人们都习以为常,并未在意。这就是最糟糕的事情,感染者四处疯咬,被咬的人忍气吞声,直至发病,失去理智,跟着无赖们一起去咬人,谁都不知病毒已经来临。

    于是,病毒就这样迅速扩散了。

    不久,乡下的人都染上病毒。染病者组成瘟疫大军,蝗虫般向城里进军,许多城市都沦陷了。

    朝廷终于知道瘟疫的可怕,急忙调动军队去消灭瘟疫。可是那瘟疫已成燎原大火,哪里阻挡得住。更可怕的是,一些部队也被感染,加入瘟疫大军,掉转矛头,向京城涌去。

    京城顷刻间沦落。

    君臣百姓,奔走呼号,只是个人间惨剧罢了。

    别不多提,且说宫廷内,上吊跳井无可生数。那无赖们直奔大殿,为抢玉玺而发生了亘古未有的相互撕咬,只咬的天昏地暗血肉横飞,最后胜出的无赖,高举传国玉玺跑到城楼上,高喊,我得到了,我就是大王。

    只是由于激动,那嗓门犹如公鸭,颤颤巍巍如同鬼嚎。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