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4-02

秦观与苏轼:最经典的几首词,原来是写给这几人

发布日期:2020-03-16  来源:
来源:文史道

    秦观,是苏轼的粉丝。秦观出道的时候,苏轼已经名满天下。

    秦观倾慕苏轼才华,偶然的机缘两人结识,秦观便拜在苏轼门下,成为苏轼最得意的“苏门四学士”之一。其他三位也是赫赫有名,分别是黄庭坚、晁补之和张耒(lei)。

    秦观公元1049年出生,比苏轼整整小了一轮,12岁。两人虽有师徒之名,却更是亦师亦友的好知己,相敬相惜,互相敬慕。苏轼笔风以豪放见长,而秦观被称为婉约派一代词宗。

    两人政治意见高度一致,都是站在革新派的对立面,中晚年相继被贬颠沛流离,秦观比苏轼早一年去世,苏轼哀伤不已,曾发出“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的沉痛哀叹。

    

    01“山抹微云君”

    秦观祖籍会稽,今浙江绍兴。唐安史之乱时,祖辈从会稽迁徙到江苏高邮,1049年出生于此。秦观少时聪慧,学有所成,年轻时曾游历江淮吴楚之地,留下了不少绚烂诗篇。

    成年后,娶了当地一位富商徐氏的女儿,生活美满幸福。日后秦观只知道每天游山玩水,很少花心思在读书上,直到遇到了老师苏轼。

    1078年,42岁的大文豪苏轼调往徐州做官,30岁的秦观得知,想要拜见自己的偶像,于是在打听了苏轼的行程后,就模仿苏轼的风格作了几首诗,写在了一个寺庙的庙墙上。

    

    当苏轼游览寺庙时看到署名自己的诗,非常吃惊:自己明明没有写这些诗作呀。后来见到朋友孙觉,孙觉给他看了秦观的数百首诗,苏轼这才反应过来,至此两人相识。

    第二年,秦观应苏轼邀请写了一篇《黄楼赋》,苏轼看后,频频称奇,并给予了很高评价。后来秦观回家省亲,路过浙江湖州,正好碰上苏轼也去湖州。两人结伴乘船南下,一路游玩甚欢,情谊愈深。此时,秦观乘兴写下了人生第一首名作《满庭芳·山抹微云》: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首词哀婉忧伤,是典型的婉约派词风。尤其是首句“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风格清丽、词含忧伤、意境悠远。苏轼非常喜欢,秦观由此得名“山抹微云君”。

    从整首词中,苏轼能读懂秦观之意,于是劝告秦观还是多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正道。当时秦观已经30多岁,听了老师之言,回家后一边耕读一边读书,开始为科举考试做准备。

    秦观人生得意,仕途却不顺利。第一次考试便名落孙山,未能如愿以偿。秦观曾一度开始荒废,借酒消愁、麻痹自己。

    

    02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秦观风流成性,差不多和柳永一样,是写词的高手,却不善于考试。对于秦观考试的失意,苏轼曾写信安慰、鼓励他。

    1081年,33岁的秦观再次鼓起勇气去参加科举。当时京城在汴京开封,距离艰难路途遥远,赴京考试难免要与妻子分离一段时间。与妻子分别之前,柔情蜜意的秦观便写下了人生第二首旷世名作《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曾入选高中语文课本,是历来描写爱情的经典之作。尤其是最后两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是千古名句,传唱至今,家喻户晓。

    第二次科举考试,秦观又一次落榜了。苏轼知道后,免不了要替秦观叫屈。苏轼很信任秦观的才华,又不想让其遗失在民间。忽然想起了在朝中做宰相的好友王安石,于是给王安石推荐了秦观。王安石看了秦观诗文,也非常赞许,并勉励他不要放弃科考。

    1085年,37岁的秦观再次为自己的梦想出发。这一次如愿以偿的考取了进士,后来在苏轼的推荐下,秦观被调回京城,升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

    

    03 “杜鹃声里斜阳暮”

    很不幸的是,秦观没当几年京官,太皇太后高氏去世,宋哲宗亲政。哲宗重新起用“新党”人,“旧党”被打压遭贬谪。秦观与老师苏轼,一道被贬。

    46岁的秦观先是被贬为杭州通判,不久又贬为处州监酒税官。到了处州,秦观为了躲避迫害,常常潜藏在法海寺。即便如此,还是不能幸免,最后被奸人罗织了不少罪名,又被贬到郴州。后来还没革去了官职,孤苦伶仃的生活在一家小旅馆。

    一日,失魂落魄的他不由地想念起了家乡,悲苦交加之余,写下了第三首经典词作《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04 “无限事,不言中”

    1100年,宋徽宗即位,向太后临朝,朝廷大赦天下。52岁的秦观被移诏湖南横州,任命为宣德郎,64岁的苏轼也被获准内迁。这时候秦观已至暮年,自知时日不多,给苏轼写了一封信想约见一下。不久,二人在康海相会。回到家后,秦观百感交集,写下了人生第四首最经典的词作《江城子·南来飞燕北归鸿》:

    南来飞燕北归鸿,偶相逢,惨愁容。绿鬓朱颜重见两衰翁。

    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小槽春酒滴珠红,莫匆匆,满金钟。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

    后会不知何处是,烟浪远,暮云重。

    

    人生如飞燕,南来北往,皆为过客。到了晚年,两人相见,也不过是两个衰老头而已。虽然在一起交谈甚欢,回忆起了不少往事。但是回到家中忧心忡忡,有太多的事藏在心中,却一切尽在不言中。“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后会不知何处是”词间哀伤,令人动容。

    秦观与苏轼相会后没多久,秦观赴任横州,在经过广西滕州光华亭的时候,一时口渴,让仆人去取水。可等仆人回来后,秦观已经微笑着离开了人世。

    苏轼闻知噩耗,几天都吃不下东西。后来他在写给欧阳元老的信中,哀叹道:

    “当今文人第一流,岂可复得?此人在,必大用于世;不用,必有所论著以晓后人。前此所著,已足不朽,然未尽也。哀哉!哀哉!”

    读者们,关于“秦观与苏轼的故事”,大家有何看法?如果喜欢本文章,请转发收藏哦~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