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2-2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有没有喜欢吃屎的人呢?

发布日期:2020-02-13  来源:
   有没有喜欢吃屎的人呢?

    屎,《现代汉语辞典》的解释是:从肛门出来的排泄物。

    屎是不是个好东西,这要看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记得少年时,所居之县城很小,四郊都是人民公社的田畴,城里也住着很多是农村户口的人,即农民。虽然我们同居一城,但他们和我们却是两种身份截然不同的人。我们这些城里人,每人每月有国家定量供应的二十几斤粮食(大人小孩有数斤的区别),四两菜油,此外还有什么肉票、布票、煤油票、糖票、肥皂票等以示身份区别的票证;而他们是没有的,但估计有布票,至于是否像城里人那样每人每年都是一丈五尺七寸,我不清楚。布票定量为什么是一丈五尺七,我至今不得而知,也从未见任何人著文详解其中之谜。在那个逝去的票证时代,各式各样的的奇葩票证,今天在网络上都很容易看到。比如粪票。我所居的小城是否有粪票,我没做过调查;但我知道,县城的公共厕所,是有固定的农民来挑粪的,他人不得染指。

    所以,对于种庄稼的农民来说,屎就是个好东西;尤其是人拉的屎,相对于猪牛羊拉的屎,要宝贵多了。

    后来我下乡当知青,对此有更深的体会。农民用在自留地上的大粪,质地远比用在集体土地的大粪要好——用在集体土地的大粪,多是很稀的牲畜屎尿等汇成的粪水,而自家自留地上用的大粪,则以人拉的屎尿为主。因此,自留地上生长的农作物,长势和模样往往都好看得多。

    那时我们还很熟悉一句话: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肥料比屎尿好听,但说穿了,就是大粪。

    为了照应题目,我还是说屎、说说屎的二重性。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用有些人很喜欢的辩证法的观点看,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重性,就是都要一分为二,哪怕是一叭屎。关于这一点,我想上面的文字应该已经把屎的优点说得很详细了,对此不应再有疑义。我现在想说的是,屎这种从肛门里出来的排泄物,一般人对它都是敬而远之的。注意,我说的就是敬而远之,不是拒而远之;因为人(包括牲畜)要是不能排泄,那一定是很恐怖的,民间很厉害的一句咒语不就是“生个孩子没屁眼”吗?但是,一般情况下,面对一叭屎,我们正常人还是会掩鼻疾走;只有那些香臭不分,或者闻屎不觉其臭的人会对它趋之若鹜。

    也许有人会对我的这番见地表示怀疑,甚至嗤之以鼻。他们会质问我:你说的这种人生活中有吗?吃屎,尤其是人屙的屎,那只有狗才会呀?

    对,通常情况下,的确只有狗才会吃屎。但特殊情况下呢?在有些自谓很“特色”的地方呢?你好好想一下!

    有人一想到人屙的屎,就觉得那形状多半是不雅的。其实也不尽然。四十几年前,我们一帮知青在大山深处参与修建水库,每个人屙的屎几乎都一样。我们都不习惯去工地的临时厕所,因为那里脏得实在是无处下脚,我们都喜欢在空气清新的山上屙。由于每天吃的两餐饭都是玉米面占百分之九十以上,本地俗称包谷饭或苗饭;食量又大,所以每次屙出来的屎都有一大堆,不但色泽金黄,而且几乎都是一次性完成的圆锥体,很像今天微信表情符里“便便”的形状。

    我在这里大写屎的形状可能引起某些人的生理不悦了,但我还是要继续补写两句。只要是人,对人屎的气味一定是非常熟悉的。我曾在央视某台的健康频道看过一个有趣的卫生节目,主讲的医生是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她说,根据人屎的气味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健康状况的。老太太在举例几种臭味时,我看见演播大厅里有的人在窃笑。但我没有笑。我很认同这个老太太的观点。至少,我当知青时,每天拉出的屎不但形状可爱,而且臭味也很正常;而我那时的身体也的确很好。

    关于屎的民谚或俗语,我们本地还有两句有意思的话:吃屎都要吃第一叭,吃屎都要师傅(教)。第一句,我的理解是吃屎要及时,有时反应慢了,就丢掉了先机;丢掉先机就意味着不容易被拉屎的人及时重视,很快上位。第二句,我的理解是,吃屎也是需要技巧的,既不能囫囵吞枣,也不能小口小口地呷;就是既要注意吃相,还要不被屙屎的人看出你吃得勉强,或者吃得很夸张。

    有没有喜欢吃屎的人呢?

    我认为,这就要看我们对屎的定义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