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2-27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如松:武汉瘟疫犹如“神灵之鞭”,拷问的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0-02-12  来源:
    武汉瘟疫给我们这个国家已经带来的巨大的损失,很多家庭因此而失去了亲人,长期的生产停滞也让经济遭到严重的损害,如果一个民族能在灾难中不断成长,才对得起如此巨大的代价,这就需要用损失来拷问我们自己的灵魂。所以,武汉瘟疫就是那把“神灵之鞭”,这是祖先的神灵之鞭。

    中华为何有辉煌的古代?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士大夫精神,这种精神是奠基在对信仰的坚守和民族精神的集体认同的基础上的。反应这种士大夫精神的精彩例子有很多。

    庄公六年(前548年),崔杼因庄公与崔杼之妻通奸,而杀掉了庄公。齐国太史公如实记载了这件事,崔杼大怒,杀了太史。古代的史官是父子、兄弟传承得而,太史的二个弟弟也如实记载,都被崔杼杀了。崔杼告诉太史的第三个弟弟说“你两个哥哥都死了,你难道不怕死吗?你还是按我的要求:把庄公之死写成得暴病而死来写吧”,太史弟弟正色回答“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崔杼无话可说,只得放了他。太史弟弟走出来时,正遇到齐国另一位史家南史氏执简单而来,南史氏以为他也被杀了,是来继续实写这事的。

    崔杼杀害庄公一事谁对谁错?齐太史并不管,这不是史官的职责。史官的职责是如实记载历史,以供后人借鉴,总结得失,进而推动一个民族的进步。无论齐太史还是南史氏,他们宁可被杀丧命,也会坚守自己的职责,这是他们的信仰!

    西汉张释之任公车令(古代的官职之一)时,掌管宫门事宜。太子刘启(即后来的汉景帝)与梁王同乘一辆车入朝,到了皇宫外的司马门没有下车,违反了宫卫令。张释之就追上太子和梁王,阻止他们进宫,并以“过司马门不下车为不敬”的罪名,向汉文帝弹劾太子和梁王。张释之不知道自己有可能掉脑袋吗?当然知道,无论汉文帝、后来的汉景帝刘启还是梁王,谁都可以让张释之脑袋搬家,但他还是那样做,因为他有信仰。他要坚守自己的信仰,奉行自己的职责。汉文帝只得摘下自己的帽子向张释之陪罪,薄太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只能亲自下达了特赦令,太子、梁王才得以进入宫中。

    这就是士大夫精神,你可以夺去他们的性命,但改变不了他们的信仰。就因为有无数士大夫在坚守自己的职责,在管理着国家或一方,才有中华民粹璀璨的历史!没有这些坚守信仰的士大夫,就没有春秋战国的辉煌,更没有大汉民族的历史!这是华夏的脊梁。

    回头看看武汉瘟疫事件。

    如果媒体中人还有大量李大钊、陈独秀、鲁迅、马寅初这样的人物,会不会如实报道疫情的产生与发展?会不会瞒报?会不会及时向广大的公众吹哨?我想这是不言自明的事情。如果我们的官员有齐太史、张释之那样的士大夫精神,会不会出现救灾过程中所出现的上下其手的现象?会不会对自己的职责不断进行甩锅?会不会“截胡”别人的医护用品?会不会对疫情一问三不知?估计答案也是明显的。

    最近看到一局狗血故事,那就是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长历程。这个所长在行政上是厅级,在古代应该属于标准的“士大夫”阶层,这个“士大夫”是怎么培养出来的?难道大床就可以培养出士大夫吗?这会不会让祖先的神灵蒙羞?会不会让齐太史、张释之等人唾弃?

    即便有了士大夫的地位,也不代表具有士大夫精神!更不要提士大夫的情怀。相反,只能玷污士大夫这个高尚的词汇!

    媒体报道美国研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对治疗武汉肺炎有效果,武汉病毒所立即申报了该药治疗武汉肺炎的专利。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和平时期应该是无可厚非的,商标抢注行为几乎每天都在世界各地发生,或许也是合法的(这一点需要律师鉴定)。但这是武汉、湖北甚至全国无数人的生命急需救助的特殊时刻,是很多人的生死关口,武汉病毒所作为中国生物技术的中坚部门,你们脑袋中想的到底是什么?你们将百姓的生命置于何处?

    武汉病毒所的行为,或许从法律上、从商业上都是合理合法的,也是无可指摘的。但唯独,显示出自己的灵魂是肮脏的!这与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精神相距甚远,甚至是南辕北辙。

    商业行为也一样蕴含“士大夫”精神,在今天的时期就是将患者的生死放在第一位,为患者负责。当自己将患者放在第一位之后,就会得到大众的拥戴,然后也就有了自己的商业利益,而不是相反,患者不是任何人实现商业利益的载体或手段。这就是商业行为中的士大夫的精神!

    当然,上述现象都是灰色的,但今天的社会也有亮色,那就是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展现的那种精神。他将瘟疫的几种前途通过视频如实地告诉公众,让公众开动思维去判断未来并采取防范措施,这可以让一个民族的思维能力得到提高,进而提高整体素质,然后才是自己作为一个专业人士给出对前途的判断,以供大众参考。同时,有一群人在那个时刻曾经发出自己的诺言,张文宏要求这个群体必须兑现自己的诺言,自己也去兑现诺言。这就是士大夫精神的核心——必须遵守诺言。

    可惜,张文宏这样的亮色有点少。

    类似瘟疫事件,在中国历史上发生的次数很多,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所带来的影响却截然不同。有些时候会被妥善应对,不会对社会造成明显的危害,在史书上一般也是一笔带过;但也有些时候会给社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史书上也会大书特书,所以,任何一次瘟疫事件都是检验一个时代的试金石,都在拷问着一个民族的灵魂。

    中华先祖的“神灵之鞭”,今天就在用武汉瘟疫事件拷问着所有人!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