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6-03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的爱情输给世俗偏见

发布日期:2020-01-18  来源:
倾诉人 小竞 年龄 24岁 职业 广告公司职员
一段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也许注定是一场悲剧,可是当得知这个悲剧的真正根源居然是世俗偏见时,这才明白,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个人的幸福除了牺牲,留给当事人的只有眼泪。
关键句1
踏上了北上的火车,我感慨命运是如此捉弄人,也觉得陶陶是那么没用,他连一个“不”字也不敢跟他父亲说。经历志愿风波后,我再也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我想也许我们之间所有的故事都将随着我远走异乡而灰飞烟灭了。
关键句2
我却对这段感情一点把握也没有,一段不被双方父母祝福的恋情又能走多远呢?更何况,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甚至没说过,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在他眼里又算什么,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童年的玩伴而已。
关键句3
望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和四年前一样,看不出有任何改变,可四年能改变的人和事实在太多,我是多么希望列车能开得慢些再慢些,我甚至希望我乘上的是四年前北上的那列火车,如果让我从来,我肯定不会再这么选择。
两小无猜的童年
对童年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父亲整月整月不回家,只要我一提父亲,母亲就会变得异常暴躁,直骂我是个没良心的丫头片子。长大了才知道,父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和母亲离婚了。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缘故,母亲对我家教甚严,只要她一出家门,就会把我锁在屋子里,我的童年除了洋娃娃,没有玩伴,我的性格因此也变得孤僻内向。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随着妈妈住进了金叔叔家,妈妈让我管他叫爸,我没答应。印象中的爸爸是该高高大大、满脸胡子拉碴,整天会让我骑在脖子上到处玩耍,怎会是眼前这个矮矮胖胖的男人呢?好在母亲改嫁的惟一好处是我从此多了个玩伴———陶陶,比我大两岁,我管他叫陶陶哥。
陶陶天生就是个爱动、爱闹的人,整天闯祸,告状的家长差点没把金叔家的门槛踏破,妈妈说他是个“闯祸坯子”,不让我和他一起瞎胡闹,可我却喜欢跟在陶陶哥身后,他爬树我望风、他抓蛐蛐儿我也趴在地上。金叔叔要揍他,我就帮着求情,妈妈要打我,陶陶也挡在我的前面。
被迫转学
我们俩就这样两小无猜地渐渐长大。我读高一的时候,陶陶上高三,是最紧张也是最忙碌的一年。情人节的时候,我意外地在教室门口收到了陶陶送我的巧克力,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不巧的是,这事很快被班主任知道了。家里因此也爆发了一次“战争”,为了平息此事,同时也为了彻底防止我们发生早恋,金叔叔提出我必须转学,去一所寄宿制高中念书,为的就是在这半年里让陶陶安心读书。
妈妈虽然不赞成,但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我很快办好了转学手续,新的住宿生活让我感觉新鲜但也无聊,好在陶陶总是偷偷地给我写信,跟我说笑话、说学校里的新鲜事、说他的高考、谈他的志愿。那段日子,去传达室等信、伴着陶陶的信睡觉已成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严格意义上说,我们并没有开始偷偷恋爱,而是有彼此在的日子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种习惯。
一心苦读圣贤书
陶陶高考发挥相当不错,以第一志愿被高校录取,而我也面临着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由于当时成绩不甚理想,妈妈有意安排我去国外读书。但由于学费昂贵,对于我们这样组成的一个家庭来说,自然会引来诸多矛盾。当时,金叔叔对母亲说过这么一句话:“去,可以,但钱我一分也不会给。”
为此,妈妈整天以泪洗面,与金叔叔的关系也一天不如一天,为了给妈妈争一口气,同时也为了找一个不离开陶陶的理由,倔强的我,当着金叔叔的面提出,我宁愿在国内读书也不会要你一分钱。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我开始拼命地学习,陶陶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一有空就帮我辅导,去图书馆借参考书,帮我整理学习笔记,看着我辛苦的样子,他既心疼又内疚,总是安慰我说:“实在不行,就再读一年。”我的眼里含着泪水,告诉他,“再苦,我也要考上你的学校,还要你天天送我去教室。”说到这,他扮了个鬼脸说:“都陪你上学那么久了,还不厌啊。”
被外地大学录取
可是事情未能如我所愿,虽然我分数线到了,却莫名其妙地被一所外地大学录取了,后来才知道,为了避免我和陶陶恋爱,金叔叔居然偷偷修改了我的志愿,知道这件事后,我和金叔叔大吵了一架,我觉得他实在太过分、太自私了,居然拿我的前途做赌注。但事已至此,什么也无法挽回,母亲和金叔叔也为此事搞得很僵,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却相对无言。
倒是陶陶挤在我们中间,显得十分为难,虽然他明知道是他父亲理亏,但却从不敢顶撞他父亲半句,即便是我和金叔叔吵架的时候,他也没敢帮我说半句好话。他总说,父亲一个人把他带大不容易。为了安慰我,他偷偷地告诉我,在他出生后不久,母亲就跟着一个有钱的男人远嫁日本了。从此之后,金叔叔对女人都一向戒心甚重。我没想到,金叔叔的命运和我母亲的命运如此相似,但除了一声叹息,我还能说什么呢?
为了表示对我的愧疚,在我临上火车的前一天晚上,金叔叔拿出了一万元钱,说是给我做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并表示他会负担我四年的全部学费。但固执的我并没有领他的情,拒绝了他的好意。从他的眼里,我读到的只有一个做父亲的自私。
把“男友”照片寄回家
我踏上了北上的火车,感慨命运是如此捉弄人,也觉得陶陶是那么没用,他连一个“不”字也不敢跟他父亲说,经历志愿风波后,我再也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我想也许我们之间所有的故事都将随着我远走异乡而灰飞烟灭了。
刚进大学的时候,陶陶坚持给我写信,室友们都劝我,这年头,知道鸿雁传书的可不多了,一定要好好把握。可我却对这段感情一点把握也没有,一段不被双方父母祝福的恋情又能走多远呢?更何况,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甚至没说过,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童年的玩伴而已。
另一方面,大学生活让我感觉新鲜,为了打发空闲时间,我频繁地参加社团活动。我开始和其他男孩子交往,为了让金叔叔“放心”,我特意把我和“男友”的照片寄了回去。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收到陶陶的来信,我想一定是照片起作用了,母亲后来来信说,金叔叔看到照片挺高兴,还逢人就说,闺女找了个对象,陶陶看了照片后,一言不发,把自己锁在屋里喝闷酒,旷了整整一周的课。
我没想到陶陶会有如此反应,我感到有些内疚,我原本是无意伤害他的,只不过是赌气、生气罢了,气他居然可以看着自己最亲的人伤害我而一言不发,我也想让他尝尝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的感觉,可没想到……
陶陶居然要结婚了
我想提笔写信给他,但最终没写,我想也许这是我们最好的结束方式,既然不能在一起,又为何要多加解释,再折腾双方一次呢?
每年寒暑假的时候,我都会照例回家,时间长了,我也不记恨金叔叔了,只是母亲总喜欢在我面前唠叨,要是当初没改志愿,我就不用一个人离乡背井跑那么远读书了。每每说到这,我就发现陶陶眼圈有些泛红,但好在我们俩从小玩到大,在一起也不感觉尴尬,像小时候一样,我们东扯西扯,但都很小心坚决不说感情的事,或许这成了我们心中的一条底线,我们谁都不想把这张纸捅破。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就在我快读完大学,准备回上海找工作的时候,妈妈突然来了封信,告诉我,陶陶就快结婚了。突然之间,所有的事都像放电影似的,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那天夜里,我也喝醉了,我体会到了陶陶当初那种难以名状的酸楚,突然觉得当时为了赌一时之气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两周后,我收拾好了行囊回家,列车上,和四年前一样,我的心在隐隐作痛,只不过前次是恨别人,而这次是恨自己,望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和四年前一样,看不出有任何改变,可四年能改变的人和事实在太多,我是多么希望列车能开得慢些再慢些,我甚至希望我乘上的是四年前北上的那列火车,如果让我从来,我肯定不会再这么选择。
爱情阻力究竟是什么?
车站上,我看见了阔别数月的陶陶,他拿过我手里的行李,什么话也没说,我们俩就这样默默地走着。我知道,也许对我来说,这是陶陶最后一次陪我回家了,他很快就会有自己新的生活。
在金叔叔家,我见到了陶陶的未婚妻,看上去很娇小,头微微地靠着陶陶的肩膀,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很讨人喜欢,我似乎从她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曾几何时,我的脸上,也荡漾着这样的笑容。
为了安慰我,妈妈说,如果你真和陶陶结婚,也不一定幸福,因为金叔叔不赞成我们俩最大的原因,并不是不喜欢我,而是他深怕我们万一结婚后,会被人家笑话,说什么爷俩娶了一对母女。
得知事实真相后,我差点没气昏过去,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居然是世俗偏见。我这才明白,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个人的幸福除了牺牲,留给当事人的只有眼泪。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