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6-07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游在他乡:摩洛哥印象

发布日期:2020-01-18  来源:

摩洛哥与西班牙只是一水之隔,天气晴朗时可看到对方的海岸线。多年前曾到过直布罗陀(Gibraltar),想顺道去摩洛哥的丹吉尔(Tangier),但由于舟车劳顿以至疲劳过度而临时放弃了计划。

不同文化的地方最能引起我的游兴,奉行回教的摩洛哥是我多年来想去的国家之一。这次旅行和几个香港朋友一同前往,旅途还包括葡萄牙和西班牙。

西班牙负责送行的导游不断提醒我们在摩洛哥要小心财物。他说旅游点附近虽有警察巡视,小偷仍有机可乘。大家听了都有点担心,但既来之则安之,游兴并不因此而退减。幸好,旅途上不曾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旅行团由一位土生土长的摩洛哥人带领。他的名字叫做稣士(Soussi),精通数国语言:包括英、法、德、西班牙和阿拉伯语;为人风趣,不时妙语连珠,引来不少笑声。除了司机,稣士还有一个年轻的助手,负责看管行李和车内的清洁。相信是行规所定,每到一个新的地方,稣士都要把旅客交付给当地的导游,由他带领我们到各处去浏览。
离开丹吉尔之后,我们第一个目的地是非斯(Fes),它是摩洛哥最古老的王城,建立于九世纪(808)之初。导游叫做汤米(音译),是一个健硕的中年汉,声音洪亮,态度傲慢,似是饱学之士,相信是虎落平阳之后才投身于这个行业的。汤米也像个四面玲珑的人物,街头巷尾都有认识他的人。小乞丐一看见他,就逃之夭夭。此人是个虔诚的回教徒,每天祈祷五次,从不偷懒。

汤米带领我们先游王宫和清真寺,所见都是一些瑰丽堂皇,精雕细琢的建筑,令人叹为观止。这些建筑物的外围都是千篇一律平平无奇,内里却另有乾坤。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这些建筑,而是一个露天的漂染工场。工人赤手赤脚把各色各样的羊皮、牛皮、马皮、骆驼皮清洗、漂白、然后染色。整个操作都是依赖人手的,没有任何机器协助。工人遭受日晒雨淋不在话下,动物皮发出熏天的臭气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折磨。我平生见过不少令人厌恶的行业,却以此为最。

游罢非斯,下一目的地是马拉喀什(Marrakesh),摩洛哥第二个最古老的王城,在十一世纪末建成。在那里有很多宫殿、庙宇和陵墓都保存得十分完整。建筑风格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Andalusia)回教寺院的遗迹相近,估计是前者影响了后者。摩洛哥曾经入侵欧洲,摩尔人(Moorish)统治西班牙七百多年(711至1492)。来到上世纪,该国反而变成了法国和西班牙的殖民地。国运的变迁如此之大,原因何在?

和非斯一样,马拉喀什也有个古城。城内狭窄的街道满布商店,卖的都是一些手工艺品。商人不断向游客推销,但成效不大。流动小贩多得不可胜数,卖的都是一些冒牌手表、小钱包、皮带和风景照。由于生意淡薄,都表现得无精打采。小贩之外,不少无所事事的人在街头巷尾徘徊,形迹可疑。我们立即提高警觉,互相照应,以策安全。摩洛哥就业情况一天不改善,老百姓的处境将每况愈下。

旧城外的广场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众多的卖艺者在街头表演蛇舞和猴子戏,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群众来观赏。人类早已登陆月球,为何这些老掉大牙的小把戏仍在这里上演?摩洛哥进化的时钟是否停留不动了?

马拉喀什新城和旧城是个巨大的对比:新城林荫大道的两旁都是新式的酒店,豪华公寓和各式各样的建筑。它和旧城相距很近,不过咫尺天涯,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此看来,贫富悬殊的差距十分严重。进出我们酒店都是一些穿着入时的人士,不少操流利外语。原来除阿拉伯语之外,法文最通行,是上流社会普遍使用的语言。法国殖民的影响,挥之不去。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Rabat)是我们最后的目的地。由于时间所限,在那里只停留了一个晚上。巴士由马拉喀什起行,途经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并在各个景点停下片刻,让旅客匆忙拍个照,算是到此一游。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