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7-06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在法国公司上午的工作竟然是握手

发布日期:2020-01-18  来源:

两小时的“握手程序”

我在巴黎一家法国公司工作,算来已经3年多了。巴黎是我迷恋的城市,我对巴黎人的派头、世故、精明,一点儿也不陌生,这都要感谢我的法国同事们。

中国人有北京人、上海人、南方人、北方人等等;美国人有南方人、北方人、纽约人、芝加哥人等等;可法国人只有两种:巴黎人和外省人。

我服务的公司是一个老牌的法国大企业,52%的股权属于法国政府。多数员工出自法国精英教育体制:商学院、工程学院或师范学院。他们中的大多数出生在巴黎以外的外省,但精英身份和工作的这家企业,使他们成了巴黎佬。于是,他们玩起了巴黎人的“政治游戏”。

“这是政治!”刚进这家公司时,我的上司这样告诫我。我吓了一跳!政治?哪个政党?什么事件?

什么政党也没有,上司说的是“办公室政治”。如果“政治游戏”玩砸了,我可能就得离开,或者被巴黎佬们“边缘化”。

这家公司在巴黎的办公室是分散的,一部分位于巴黎最高的大厦蒙巴纳斯,一部分位于郊外。我工作的小组所属的部门位于郊外的一个小镇。在巴黎出差和培训的日子,我每天都要穿梭于巴黎地下,随着乘地铁的人流来到郊外安静的小镇。

想进公司的大门,必须先在门房登记。门房的设备比国内高级多了,没有会客单,没有登记本,访客出示护照或欧盟的身份证件,说出要拜访的人的姓名和部门。一通电话和电脑校验之后,你要见的人就会来接你。而你的护照或身份证件,则要押在门房,直到你出来为止。如果你是公司的员工,无论是哪个部门的、在世界哪个角落的办公室工作,只要出示统一的工作名卡,通过工号就可以确认身份。

刚到公司的那段日子,我还是新员工,名卡尚未制作好,我的上司每天都要出来接我进公司。穿过一个个迷宫似的过道,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所有已经在办公室里的同事打招呼,并一一握手:“昨晚过得好吗?”我们还有义务相互通报,昨天下班后去哪儿游览去哪儿吃饭了。

这套程序履行完毕,我回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然后不断和陆续到达办公室的同事握手。公司实行灵活的工作时间,从上午9点到11点都可以上班,于是,这个仪式有可能一直持续到上午11点。一旦哪天有人没和你握手,你就会不安: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如果关系好的话,法国同事们还会和你拥抱,“啃”两下。这一点比荷兰人“文明”一些。在荷兰,我总是被人抱着“啃”三下。

度假一轮接一轮

刚进公司,上司就给了我一个项目,问:你要多久?多少经费?下班前,我给出了预算:1个月,5万欧元。上司看完说,给你3个月,15万欧元。我差点儿晕倒:我还没处理过这么多钱呢!于是,一个月的项目拉长到了3个月。

渐渐地,我发现上司对时间的估计是正确的。我每做一件事都要经过三四道审批手续。我递上去的申请往往被秘书压在一堆文件中,很多文件渐渐在审批中消失,很多事情做着做着就没有了下文。每年的6月到8月是法国人度假的日子,想做事就更难了,今天你不在,明天他不在。等大家到齐,3个月过去了。到了12月,圣诞节又到了,大家又开始新一轮度假。

法国人对时间的概念和我完全不同。法国人习惯性地“晚点”半小时。如果会议通知说两点开会,那么大家会在两点半的时候出现。我则固守着守时的习惯,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耐心地等着巴黎佬们出现。只是有时很好奇:法国人如此懒散和不守时,这个国家是如何成为欧洲第二大经济体的呢?我的上司、一个巴黎小女子说,法国人既热爱工作也热爱休闲,从来不会累倒自己,不疲劳工作,所以在工作时间的工作效率很高。

和法国人共事,不要指望他们和你说英语,无论是在法国本土还是在海外办公室。这和我以前工作过的跨国企业大不相同。在荷兰企业里,所有人都认为,主人应该给客人方便,既然荷兰语是那么小而又难的语种,就没必要麻烦客人们学了。而在法国企业里,不懂法语,你会活得很艰难。首先,法国人以自己的语言为荣;其次,英语只是法国人到中学毕业为止的必修课,走出大学校门开始工作时,中学时代学的英语可能已经还给老师了。于是,法国人一边希望客人和他们讲法语,一边很难忍受法语被客人“糟蹋”。

在国内时,我通过了法语专业四级考试,自我感觉挺良好的。到了巴黎的办公室才发现,我的法语是如此可怜。法语和中文都是较高语境的语言,这两个国家的人说话都不会十分直接。法国同事们说话都很委婉,而我却常常不能理解字面背后的含义。我便养成了习惯,每次沟通后都追问一句:是这样吧?

在对话中,法国人不能忍受沉默。据语言学家研究,法国人能够忍受的沉默时间是0.5秒,而中国人是5秒甚至更长。误会就这样产生了——法国同事觉得,我“总不说话”,是不是对他们有意见?而我则纳闷:这帮法国人怎么从来不等我把话说完?

在一次会上,我组织15个刚从法国精英教育体系中走出来的精英,就一个问题展开讨论。噩梦开始了。起初,15个精英还能有秩序地轮流发言,不久,场面开始失控,精英们不等别人说完就开口反驳,隔着桌子辩论,好一场唇枪舌战!没有人顾及我这个中国小女子的细嗓门和掌握法语的程度。我想,这种局面对速记员来说也是一场噩梦。

在巴黎时偶尔出外勤,自然有巴黎同事一起行动。巴黎佬们高兴地开着车,一头扎进巴黎那没啥。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