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1-20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阿Q的理想——钱和女人

发布日期:2020-01-14  来源:
    

    笔者曾说过,在阿Q长有几处不知始于何时的癞疮疤的头皮下面,蕴藏着的是众多远大和崇高的理想。而在这众多理想当中,成为“柿油党”,进而投身革命,则是最最紧要的。

    革命对于阿Q来说,并不是虚无缥缈挂在天上的星星,而是有实实在在的、触手可及的内容,一句话概括,就是“好,……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

    “东西,……直走进去打开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先搬到土谷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或者也就用赵家的罢。自己是不动手的了,叫小D来搬,要搬得快,搬得不快打嘴巴。……

    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会和没有辫子的男人睡觉,吓,不是好东西!秀才的老婆是眼泡上有疤的。……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哪里,——可惜脚太大。”

    概况一下,就是钱和女人。不错,这两样都是世人,特别是男人最喜欢的东西。

    可以和另一篇闻名遐迩的文章对比来看:“向土豪劣绅罚款捐款,打轿子。反对农会的土豪劣绅的家里,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

    真有异曲同工之妙,特别是“小姐少奶奶的牙床”,对于这些整天下地干活一身臭汗的人来说,想一想都会流口水,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些意淫的味道。

    按书中所写,阿Q没有家,住在未庄的土谷祠里;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短工,割麦便割麦,舂米便舂米,撑船便撑船。比照后来的成分划分,阿Q百分百雇农,也叫赤贫:全然无业,即既无土地,又无资金,完全失去生活依据,不得不出外当兵,或出去做工,或打流当乞丐的,都是“赤贫”。

    这些人,在农村,一般都被叫做“二流子”,游手好闲,偷鸡摸狗,走到哪里都遭人白眼。用老乡的话说,“不是正经过日子人家”。

    阿Q虽然自己很想女人,琢磨过“赵司晨的妹子”、“邹七嫂的女儿”、“假洋鬼子的老婆”、“秀才的老婆”,当然也包括“吴妈”;还动手调戏过小尼姑,摩着小尼姑新剃的头皮,用力拧小尼姑的脸蛋;也“曾在戏台下的人丛中拧过一个女人的大腿”;但阿Q实为正人君子,对于“男女之大防”历来非常严;也很有排斥异端——如小尼姑及假洋鬼子之类——的正气。他的学说是: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个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诱野男人;一男一女在那里讲话,一定要有勾当了。为惩治他们起见,所以他往往怒目而视,或者大声说几句“诛心”话,或者在冷僻处,便从后面掷一块小石头。

    假如有一天阿Q真的成功了,对于女人,一定是要蒙.面、禁足、一身蓝的,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就是这副模样,当然自己喜欢的要先拿来,塔利班头目奥马尔不就是用金子做马桶吗?对于其他各种看不惯的东西,恐怕也一定是一禁了之,禁牌、赌、鸦片自不必说,其他诸如唱花鼓、坐轿子、煮酒熬糖、养猪、鸡鸭、吃酒席、杀牛、游民生活等等,不胜枚举,可以统名之曰阿Q诸禁。

    好一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为什么所有的那啥家,都要求人们像清教徒般生活,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公众号:夜读社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