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1-29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我是一棵完整的树

发布日期:2020-01-07  来源:

[tigtag]到美国三年了,似乎已慢慢地融入其社会,也看惯了周遭的金发碧眼,渐渐模糊了中国人与美国人的面部界限,于是常常恍然觉得世界仿佛原本就是这个样子。

但总有那么一些时刻,一些场景,拨动我心底的一根弦。那弦也许锈了,也许音已不准,可我知道,它一直横亘在我心灵的某一隅。

新近刚去一位在亚特兰大买了“高尚住宅”的朋友家。一进社区,还未来得及对“高尚”二字多加体会,就凭着对汉字的高度亲切感认出了他的家门——那门上倒挂了个红红的“福”字。在美国,我见到的“福”字似乎比在中国时还多,而且个个标准地倒挂。走进朋友家的厅堂,但见豪华吊灯光斑四射,沙发宽大而舒适,落地窗外绿茵如织,各色小花于微风中舞蹈,整个一派花园洋楼美国梦圆的气象。可是,他家的电视里锁定的却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第四套节目,报架上放着的是《人民日报》海外版。物质上,朋友一家过的是老美一应俱全的现代化,精神上享用的仍还是中国的文化食粮。

其实,这位朋友和我一样,就像一只风筝,飞得再高再远,总还是有一根线(也许很细)在身后遥系着,牵动着。它也许控制不了你的方向,它也许再无力将你收回去,但是你知道,你感觉得到,你身后有长长的牵挂。即使对有些来美多年,动不动就操着不太熟练的汉语问你是不是刚从大陆来的中国人,我也愿意相信,他们每个人都不过也是一只只狂舞的风筝,他们都有线,有根。

我可以说满口洋文、穿洋衣、吃洋餐、用洋货、住洋楼,甚至可以批判这个点论那个。但中国女足鏖战美国女足时,自然而然地我就把我的视线、我全身的每根神经、我的膨胀的热血和激情、我的赤足的希望放在了中国姑娘的身上。不用思索,不需斗争,我从心底向外,百分之一百地希望中国捧杯。我记住的是孙雯们的名字。我的遗憾和中国女足姑娘们一样深重。

只因那是一块生养我,让我执著了许许多多年的土地,那里有我无法割断的根须。常常从心里涌出的仍是那两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对那土地爱得深沉,泥土之情,于这红绿世界里没有一样物质的东西堪与比拟。

由于工作原因,我常常需要出差。开心的并不是可以一人住舒适豪华的宾馆、免费享用各国的美味、暂不为孩子和工作操心,而是边开车边听录音带。我托人带了大量的国内歌曲,并且嘱咐买带的人,不用考虑过时还是流行,只要唱出来的是中文就行。那时,笔直无际的高速公路、陌生的田野小镇、穿梭的车流、一座座摩天大楼林立入天的城市、城市里闪烁迷眼的霓虹,对我都不过是人家的布景。在我一人的小空间里,我不用附庸风雅听贝多芬肖邦的阳春白雪,尽可以不免俗地爱张学友、爱林忆莲。“夜已深,还有什么人,能像我这样醒着数着伤痕……”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似乎才能彻彻底底属于自己,不是那个匆匆急行显得颇有效率的professional(专业人士)。也似乎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才会出现那样的一瞬,我是一株完整的树,我能感觉到透体的统一,我有枝有叶,有茎有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