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1-21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人在加拿大:孟萨拉斯小镇

发布日期:2019-12-28  来源:

雨忽然从天上泼下。

在小镇里闲逛的我被这突袭弄得有点措手不及。贴着墙站着,才发现石灰墙光光的,没有屋檐挡雨,只好三步并两步跑回旅店。

黑木大门紧闭,门上方有个半掩的小窗。手伸进去,拉开里面的插销,推门而入,又是那么养眼的老屋。赭红色的粗陶砖地,厚重的木制家具,一个老妈妈正坐在那里,眼睛从老花镜边看着我,笑着冲我点头。我穿过大厅,沿着仅容一人的石阶上去,楼梯拐弯处放着一个大缸。到了二楼,右边的是喝咖啡的地方,天花板倾斜,两把白色的藤椅,惬意地围绕着白圆桌。我折进自己的房间,圆拱的另一侧是张双人床。打开黑色的落地木门,推开一层玻璃门,就到了只有一脚宽的阳台。探头出去,可以看见绵延地缀满花草的白墙。

转身躺在大床上,看对面墙上的穿衣镜,听屋外淅沥的雨声,竟不知不觉睡着了。等被强烈的阳光晒醒时,雨停了。

出去。雪白的墙、雪白的房子,在太阳照射下晃眼。小城只有两条街,从一头到另一头就十分钟。沿着无人的小巷忽然走进一个开阔的小广场,一个气势不凡的教堂雄踞一侧,也是素素净净的,从上白到下,高高的角楼上吊了个钟,挂在天上。教堂的大门紧闭,开门时间已过,很欣赏那种淡定与从容──不会因为游客而改变自己的作息时间。

街上的房门大多紧闭,零星开门的是手工作坊,有一家旅游用品商店,里面装满了陶瓷、针线活、用软木塞做的小装饰品。一个女孩在电话里聊天,瞥了我一眼就接着说话。在里面转了两圈,没看到合意的东西就出了门,见到废弃的城堡。

爬上城堡最高处向外望去,一望无际的原野尽收眼底,一条河流蜿蜒而过,树木也是排列成曲线。当初葡萄牙人与摩尔人几经易手,想必哨兵站在瞭望台的制高点,剑拔弩张。然而时过境迁,此时除了寂静还是平和,那种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成熟与笃定。阳光依旧很强,从云间倾泻而出,筑成一道光瀑。我就那么站着,不知为何脑子里回旋着一首歌:长江流,黄河流,滔滔岁月无尽头……太阳在不知不觉间西沉。

我沿着城墙从城堡走到城门,坐在护城墙上,此时暮色苍茫,灰蓝的气韵在空气间浮动,宽广宁静的大地饱含着一种动人的沉静,此时你如振翅一飞,就会融入那空旷中。

回旅店的时候经过一家尚未关门的店铺,屋里的灯光明亮,一个带老花镜的老头正在做家具,一个旧式电匣子正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一个中间已深陷的单人沙发,粗白泥的土墙上挂满了红红绿绿的儿童木椅,粗笨的工具、铁钉闲散在凹凸不平的石地上。小镇上挂满了房子出售的招牌,年轻人都到外地打工,只剩下这些留守的老人和儿童。他做的那些木椅,坑坑洼洼,简陋粗糙,外国游客是不会买的,小镇的人又寥寥无几,商业市场根本谈不上,所作的一切都是自娱,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

时间在小镇是凝滞的。

我走出去,走到寂静无人的小道,在幽蓝的街灯下,孟萨拉斯的夜如此地宁静。我的鞋子在石地跶跶地敲击着,这声音不久也会消失,就像这位老人。但孟萨拉斯会依旧如此,一天天,一年年。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