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4-04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香椿树 令我沉思和倾情

发布日期:2019-12-28  来源:

深秋的早晨,小院寂静,香椿树沉浸在露珠的点缀之中,使我有一种撷取分享的欲望。但那晶莹的露珠还没容我认真揣摩,已经从我手边滑落。这使我蓦然觉醒,这露珠只属于香椿树和所有的草木,不属于我。

香椿树、月季花、草坪,这幅风景画,泼墨在我居住两年的小院。香椿树是我搬迁至小院后亲手栽植,虽然眼下香椿树粗不及指,高不过腰,10年后才能初具模样,但是在澳洲我能拥有这棵独特的中国情调的树苗,却足以令我快乐。

记得刚搬进新居时,原有的花木布局不合我意,我尝试着重新规划,力图使小院展现新颜。一段时间内我平整土地,种植花木,虽不得要领,却也因院得趣。

劳累之余,坐在二楼阳台上,我边品味新沏的乌龙茶,边思索小院的布局:围满中国月季花,草坪的边缘是一小块新移植的中国菲菜,等到月季花开的季节,菲菜也应该翠绿鲜嫩,那将是散发着一股怎样的故乡韵味呀!顿时一种身临故土的感觉油然而生;但又觉得小院少了点东西?一时之间还真是难以确定。

一位好友送我这株澳洲稀有的香椿树苗,贺我喜迁新居。香椿树原籍中国华北、华东一带,它虽是观赏树,嫩芽却可食用,澳洲绝难买到。

香椿树衬着绿茸茸的草坪,给小院带来不少美意,每天看着它,心里格外觉得亲切,噢!我明白了:原来小院缺的正是一株“独树一帜”的中国树。从此,确立了香椿树在小院中的独特地位。

香椿树的嫩芽,像毛毽,一般五或六枝呈浅棕色,遇热呈绿色,生食熟食均可,初闻异香扑鼻,食之馨香可口。自从华人先辈发现这一美味后,不知迷倒多少美食家,尤其是海外华人平日只能是“望风怀想”,早春赴故乡寻踪,必然能“大快朵颐”,季节过后只能补写“美味虽杳,余香犹在”。

我猜想不出香椿树是怎样来到澳洲的,正像我也思虑不出猕猴桃、月季花、菲菜、大白菜等又是如何早我200年落户此地的;但它肯定是华人先辈从故乡带来的,当年华人的先辈来澳洲淘金,有血泪交织的记载,移植中国的花木或许只是藉以慰抚乡愁,想不到今天却美化了我在澳洲的小院,成就了我与香椿树“他乡遇故知”的机缘。

怀着一种虔敬而崇敬的心,看着这棵香椿树,品味它的平凡和可爱;香椿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虽然它也远离故土,但它确是永远的挺拔坚韧,品质如一。

移居海外仍旧时常怀念有关故乡的种种记忆,若和香椿树比起来,未免欠缺落地生根的意志,欠缺造福一方的倾情,何不从学习香椿树的品格做起;像香椿树一样,把阴凉和浓郁的芳香贡献给移居国。

香椿树令我沉思和倾情,也是海外华人的常态;但是,唯有亲手栽种一棵香椿树,在澳洲居住的我才感到踏实。我虽然喜爱各种花木,却更喜爱散发着故乡韵味的香椿树啊!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