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1-22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发布日期:2019-12-28  来源:
我来了,为你而来!”我不敢确定他眼里的那抹深情是停留在我身上吗?
“因为只有你才能读懂我眼里的每一分忧愁;只有你才能宽容我的骄傲狂妄;因为即使我拥有了全世界,但是我最想看到的是你温柔的笑脸!”
像在教堂里面对上帝,我泪落如花……
97年的三月,没有缠缠绵绵的雨,天晴朗得让心情都会飞起来。矮矮黑黑的文娱委员君叫住了我,像我这样愚笨的身材也能跳舞吗?不可以拒绝的理由是班上没有几个是留长发的,而这个舞蹈的发型设计是要盘鬓的,逃不掉了,那就等着看笑话吧!
好冷的眼神!是哪一部武林小说里走出的大侠?要我跟他做拍档?光看他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我就已经有点害怕了。
跟他只不过是排练了几个动作,很难想像他对每一个动作的苛求。相处下来,才知道他并不如外表般冷漠无情,他的眼里只是多了一分坚定,一分执着。而且他是那种不在言语上多加修辞而会用行动来实践的人,好像我跳错了某个动作,而他只会走过来,纠正你。或许是头痛了,马上他会把驱风油塞到你的手里。
人是很感性的,日子久了,情感就会一点一滴的堆积起来,我开始安静下来,喜欢追寻那个飘忽不定的身影,只是那个狂妄的背影从来都不肯回头看清过我眼里的柔情与羞涩,而我却只能沉沦在他盲目的体贴温柔里。
很惨的,表演那天我滑倒了,我从来都不是个坚强的人,我很内疚的收拾着衣服,耳边听到君的骂声“你发神经呀,乱扔衣服!”我转过身,看到他满眼的怨气,跑出来的时候,泪水滑过脸孔,掉到地上,交响着一首名叫心碎的乐谱。
风?有风吹过,是猛烈的,刺痛的!伴着线一样长一样细的雨,冷,冷到心里。
他,像风,飘忽不定,变幻莫测,没有人可以抓得住他,也没有人可以让他停下来。
紧跟着,就快毕业考了,在那忙碌的日子里,我总会看到那双坚硬的眼神,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还没有开始的故事就快要结束了。
当烛光吹灭的那一刻,在黑暗中,我许下一个永恒的愿望,愿有一天他会为我而停下来,陪我到老!
过完那个生日聚会后,他背起了背包,走出了我的视线,没有任何音讯。
聚散匆匆,日子照样的过,只是总在某个时候,总会有一种说不清,弄不明的感觉从我的指缝间溜走了,抓也抓不住。
几经转折,终于从同学那里得到了他的联络地址,这些日子里,他过得还好吗?为什么当初一句话也不留?他还记得这个愚笨的我吗?在犹豫中,信还是发了出去。
一个多月后,终于收到了他的回信,信中潦潦几笔,不过是一些问候的说话。只要能得到他的消息,或许全世界我也真的可以放弃呀。
我终于踏上了这块有着他的气息的土地上,我努力着,奋斗着,只是对于一个刚出茅炉的小女生,现实的虚伪,人情的淡漠,使我再也没有看爬起来的勇气。那时的他是我生命的风帆,我渴求得到他的一点鼓励,一点安慰。盼到他的回信,却只更让我掉下深渊。
“你说话真的很矛盾,不开心就不开心,开心就开心,比大人还多烦恼,叫我不知该怎样和你通信了。
他的坚强自信,他的骄傲狂妄,他的勇往直前,永不罢休!我努力的模枋着,也止不住软弱的泪水。他一直叫我向前走,说做人千万不要辜负了生命。我拼命地追赶,也跟不上他的步伐,我好累,真的好累!
春节回家,看到那个少了往日的年少无知,多了一分成熟干练的他,心中的那根弦再次被拔动了,只是发出来的声音,却令人很刺痛,弹得太多的琴,弦会断,而受过太多的伤,心会碎痛!
“想见你,没有你城市再炫也没有意义,闭上眼晃动的全都是你……”曾经有一个多傻的女孩,就只凭着这两句歌词,走遍大街小巷,去买回光良品冠的专辑,这首《想见你》有着一份能感动他的真诚,这份执着的感情却不可以占据他半点的心头!
“爱上你是我唯一的错,但愿以后不要让我碰到你这只大笨蛋”我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这张照片的背后是一颗爱的无能为力的心,邮寄出去的是我的执迷不悟。
手上这封因邮政不规范而被退的信,让我很可笑,我分明感到有一种东西撒了一地,那是缘,原来它一直都离我很远!
我没有多大的文采,也没有多感人肺苦的故事,我只是让我的血流过心上的刀割,这篇任谁都能读懂的文章,里面滴血般痛的感情,他能用心体会得到吗?邮寄出去的是我最后的一点勇气,是我的死心不息。
泪水滴落到信上,墨水写的字迹开始扩散,变得模糊不清,信中的他说以他现在的家庭生活状况以及心态都未能去接受感情的进化,他不想,也不愿与他一起的人只得痛苦与眼泪,在未有事业的基础上,两个人在一起就只有痛苦,他希望在能闯的年间全身心去拼搏。
这样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拼搏斗志的男人,叫我如何恨得了,又叫我如何不爱他呀。只是我总会在字句中看到他的婉拒,他的用心良苦。或许我们真的太年轻了吧!我们的承诺和爱在现实里根本经不起一点的风吹雨打。
爱一个人就要包容他所带来的一切。所以我收拾好幻得幻失的心情,假装坚强的接受了他的理由。我告诉他,不要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的理想。
我想见他!这里的每一个背影,我都以为是他;每次看到他喜欢的,我都会停下来;每一次夜深人静时,他的信翻了又翻;每一次看到它(因为我和他没有合影,我就把大合影里的他剪下来,和我的放在一起,藏在那个小小的相架里)我都想流泪!
在这仅仅的两天里,赶回只求见他一面的我,面对他依旧冷漠的面孔,我有说不出的痛,当要求他送车时,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矛盾,等不到我上车,只是在车站口,他只留给了我一个远去的背影,顾不了别人的眼光,我泪流满脸!
等待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每天我都会看看黑板上有没有我的名字?每天我都会追问门卫有没有我的信?每一次的期盼,每一次的失落,忧郁的眼更添忧郁!
他开始跟我说一些人生的看法,工作的烦恼,还有他要到世界各地体现生活的梦想。他的忧愁,他的矛盾,他的疲累,我都为之心痛,我所体验的并不多,我只可以用我稀薄的处世道理去鼓励他,支持他。我希望他能在字眼里懂得一点,领会一些。
曾经也以为那只是一段年少无知的爱恋,在岁月的吹打下,会变得面目全非,走过以后,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最爱最想要的是最初的人,我的心其实从来不曾离开过。
他说收到我的信,幸福到想流泪,只是他也请我原谅,他还没有找到他想要的,这么大一个人了,他还是一事无成。
该恨他的现实,他的理智吗?理想与感情往往都难两存,他选择了前者,是因为他对事业的执着,他的不甘心不罢休。我何德何能呀,怎能和他远大的理想相提并论!这么多年以来,我在他的戏剧里到底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或是一个只是在他寂寞时聊聊天,说说笑的小丑?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来看我的?难道在他心里真的没有一点让我停留的角落吗?如果他真的在乎我,即使只有那么一点感动,又怎么可以再三的伤害我?如果他真的爱我,到底他明不明白,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并不是他自以为是的事业基础,而是一份平平淡淡,实实在在的爱。其实,真爱一个人只求一件事:就是要所爱的人抱紧,直到窒息也不愿放手!是不需要太多的算计,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理由的。
我可以理解一个男人因为给不了所爱的女人的幸福而选择离开的用心。但是爱情不是一块面包,不可以一半她一半,然后剩下的残碎就是我。
听说他和君走得很近,他会给君打个电话问候,他会常提起君的好,他会问君要张相片……我只能让苦涩的泪流到心里,原来没有事业只是他的一个藉口,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是一厢情愿,一直都是在别人的爱情里赖着不走,到现在,我还可以怎么做,我还有什么可以去爱的……
从来都没有人让我这么舒服放心过,忠的温和可以温暖我伤痕累累的心,忠说我是个纯洁的女孩,洁白到不想让我受到半点伤害。忠只会在我身边呵护,疼怜我,从来不敢多走近半步。曾经想过用忠的温暖来填满心中的那份空虚,可是到后来,我才觉醒,这样的游戏我玩不起,我可以欺骗别人,却不可以面对自己最心底的说话。
我告诉忠,这个关于风的故事。忠有一种处事不惊的沉静,忠说“你有一双忧郁的眼睛,我一直以为那是一份楚楚可怜的动人,原来里面藏着一个人,或许是我没有发觉,只是,爱情是不可以在等待中成熟的。”
爱情到底会不会风化?结了痂的伤口是不是不再痛如往昔?忘了他,就没有痛,可是忘了痛,我却忘了如何去爱了。
军说‘我从来都不曾在意过你的过去,我只要现在的你,或许我不能让你很开心,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你哭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懂得珍惜你,因为你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不要逼我,好吗?我真的很爱很爱他,放弃我,好吗?世上好女孩多的是,为何苦苦守候我?也请原谅我,伤害了你,是因为我只有一颗心,又怎可以分成两份爱呢?
朋友说“为什么要选择这么苦的路走呢?不爱你的人可能永远不会爱你,你又何必苦苦守候一个可能不会出现的故事呢?”
或许我真的好傻,其实我并不在乎能不能跟他一生守候,我只是希望拥有即使是一瞬间的爱情,那却是我一生中最美的回忆,也许他已经有了一个他很爱的人,也许也还有一个像我这样爱他的人等着。我只是想,在我没有忘了他的声音前,我是不可以投入到另一份感情的,而且带着目的去接受一个人,要让别人去忘记心中的痛,这样无论对谁都是不公平的。
这陌生的城市里,拥挤的人群中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没有一个我渴望见到的背影。岁月的风霜并未能抚平当初的心情,反而让当初的爱变得更深沉。又是一个年头了,他,现在还好吗?是不是已经找到他想要的了?是不是已经牵着一个她了?是不是已经是别人的父亲了?他能用心聆听到风吹过的声音,里面有我用生命祈祷的祝福吗?
现在的我只想告诉他,原来爱一个人本来就不是要有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才算是一种爱。得到或是失去,对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爱着!一直在爱!这种爱不也是一种美丽吗?也许这种有着淡淡遗憾,淡淡忧伤的爱才是最永恒的呢?
突然空气里流动着一种熟悉的气息,一种莫名其妙的震动袭上心头,像要抓住些什么,我侧过身子,对面街头,背着阳光的他,扫落一身的风尘仆仆,大跨步的向我走来……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