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1-26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的吝啬德国丈夫

发布日期:2019-12-28  来源:
我一连半个月不回家,丈夫多次来找我,我都拒绝了。我明确告诉他,他的吝啬让我受不了,我要和他离婚...... 吝啬的情郎 我和沙皮那是在2000年秋天认识的。那时,我终于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慕尼黑大学的学习生涯,获得了望眼欲穿的文科硕士证书,并且在克林教授的大力推荐下,得到了一份慕尼黑专科大学语言预备班亚洲学生学务管理员的职位。我是在克林教授家认识沙皮那的,沙皮那是克林教授惟一的儿子,从德累斯顿大学毕业后,在慕尼黑宝马公司总部工作。沙皮那从见到我的那天起就开始疯狂地追求我。 沙皮那长得不像一般德国小伙子那么高大英俊,他过于消瘦,身高只有1.78米。我决定和他往来的原因,是他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和对我那热烈的感情。 沙皮那每次见到我,照例是送我一支欧洲玫瑰,鲜红鲜红的,怪让人喜欢的。可他却很少提出来请我去吃顿饭,我感到多多少少是个缺憾。有一次在街上,我说饿了,问他是否可以请我吃顿饭,他愉快地答应了。 他领我走进一家土耳其快餐店,叫了两块拳头大的烤面包。我当时就不高兴了。这种东西是德国最便宜的食品,里面夹几片火鸡肉和一点儿沙拉菜,5马克一块,我念书时因生活费紧张,常常买来吃。我明明看见柜台里有巴州最有特色最负盛名的一种咸点:蝴蝶外形,烤得焦黄,上面粘有芝麻,有点咸,有点甜,香喷喷的。我曾帮一位中国同学租到一处住房,作为答谢,她专门请我吃了一块这样的咸点,30马克一块,好贵好贵啊。过去好几年了,我还没有忘记那种迷人的味道。 那是我第一次对沙皮那的不理解:若在中国,这么热烈地追求一个姑娘,怎么能不买贵的而买便宜的?更何况沙皮那是宝马公司发动机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每月工资1.5万多马克,蹦高儿花也花不完,何必还这么节约? 我尽量往好处理解这件事。也许,他不喜欢这种咸点?于是我试探地问:"你喜欢咸点的味道吗?"他哪里知道我的用意,说:"喜欢,全巴州的人大概都喜欢,要不,它怎么能成为巴州的特色食品呢?"我压抑着心里的不愉快,酸溜溜地说:"我不太吃得惯那种味道。" 走出土耳其店没多久,我又想吃东西了。本来嘛,那一小块烤面包根本不能叫吃饭,只能算做零食。我内心深处不想对他失望,走过一家中国餐馆前,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说:"我又饿了,你能再请我吃点东西吗?"他有点发窘,红着脸说:"刚才很对不起你,你等着,我买了就来。"说着,他走进旁边一家超市。我站在马路边,望着对面中国餐馆,闻到里面飘出的阵阵香气,暗暗地咽了几口唾沫,心存一丝侥幸地等待沙皮那从超市买来可口的食品。 可当他兴冲冲地从超市出来时,我看见他手里拿着的竟是一个大面包--是我念书时就已吃得倒了胃口的、99分尼十几片的黑面包!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空空的胃立刻被气填饱了。沙皮那又从衣兜里掏出一瓶水,递给我说:"我们边走边吃吧。"我看看那瓶水,既不是矿泉水,也不是饮料,而是26分尼一瓶的饮用水。我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对他说:"对不起,刚才我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要我马上去她那里。"于是,我把面包和水往他怀里一推,跳上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他。 我想,我不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姑娘,竟然舍不得多花一点钱,这样的男人值得爱吗?我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吃没吃到咸点,我已经参加工作了,每月有1万马克的工资,吃啥吃不到?关键是对一个谈恋爱的姑娘来说,男方是否愿意给她买最好的东西,那种感觉是非常重要的。没了感觉,这恋爱如何能够持续下去? 沙皮那再打电话约我,我就推脱。三五次以后,沙皮那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劲,每天下班后索性到我工作的地方等我,手里照样是拿着红红的一支玫瑰,一脸虔诚,一脸憨厚,一脸无辜,让人看了又好气又好笑。有时,我真想原谅他,但心里那个结怎么也打不开。为了使自己从矛盾中解脱出来,我直接地告诉他:"咱们两人不合适。"说完这话,我看到他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唉,长痛不如短痛,我一咬牙,扭头走掉了。 克林教授夫妇打来电话,询问是否在我和沙皮那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并且给我介绍了一大堆沙皮那的优点,表示非常希望我们两人能结成夫妻。 对于克林教授,我是怀着一种父亲的感觉的。我在德国念书八年,中间多少风风雨雨,如果没有这位善良的老人无私的帮助,我能这么顺利吗?但我想,感激和爱情是两回事,怎么能用爱情作代价来酬谢呢?那样做,对于克林教授夫妇,对于沙皮那,都是不公平的。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好,但我无论如何不能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那种原因怎么能说出口?我只说:"沙皮那真的很好,很优秀,但我们不适合。" 多么小气的生日礼物 然而,不久后我却嫁给了沙皮那。 我与沙皮那分手后,他万分痛苦,天天打电话、写信诉说他的痛苦和思念。我不理他,他继续穷追不舍,弄得我十分矛盾,不知该怎么办。焦虑之中,突然想起了父母,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是爸爸接的,听明白我的意思后,爸爸语重心长地说:"傻孩子,他一定是个好丈夫,这种人生活态度谨慎,十分可靠。你难道愿意找一个花天酒地的男人吗?只要他爱你,你爱他,就够了,即使他是个花钱小气的人,省下来的钱不也是你们俩的吗?" 对呀!我怎么这么不开窍呢?爸爸的话令我重新接受了沙皮那。 婚后,我发现爸爸说得不错,沙皮那是个很好的丈夫。他像大多数德国男人一样,诚实、谨慎、吃苦耐劳、家庭观念很重。我暗暗庆幸自己找对了人。 然而,他那种近于吝啬的节俭,我仍然看不惯,常常使我烦恼。 我的生日恰好在圣诞节。圣诞节那天早晨,他一起床就向我祝贺生日快乐,并提议去商店逛一逛,买一件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嫁个外国丈夫就是这样好,他们懂得浪漫,让你禁不住心花怒放。上午,我俩兴冲冲地开车去了商业中心。 在购物中心,我看中了一套休闲运动服。这里的冬天不太冷,夏天也不太热,运动服几乎四季都能穿。关键是这套产于法国的运动服质地很好,价格也便宜,只有85马克,比中国国内商场便宜得多(像所有留学生一样,我也习惯把国外的物价折成人民币,比国内便宜的,买起来才心安理得)。 可沙皮那看了价格以后,说:"每年圣诞节过后,这里都进行换季大降价。"他的话,一下子把我晴朗的心情给破坏了,我极力平静地说:"那就等它降价再买吧,反正我也不急于穿。"然后,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中国话骂道:"吝啬鬼。"他好奇地问我什么叫吝啬鬼,我搪塞道:"不是鬼,是贵,expensive." 过了半个月,有一天,他兴冲冲地从外面回家,手里拿着那套运动服,在我面前展开来得意地说:"你猜多少钱?4马克,仅仅4马克!"真是意想不到的价格,跟白捡的差不多,但我对它已经没有兴趣了。我懒懒地看了一眼,说:"放到柜子里吧,我现在不想穿。"不久以后,我把那套运动服送给了一位沈阳来的留学生,因为我不想看到它,一看到,心里就不对劲。 我掀翻了餐桌 2001年4月初,我和沙皮那一起回到我的家乡辽宁锦州看望我父母。 父母亲见到我们特别高兴。他们和我的亲戚、同学一起策划给我和沙皮那补办一个中国式婚礼,这正合我的心意。在德国举行的那个婚礼,十来个人在教堂站那么一会儿就散了,新娘还没风光啊,心里总觉得有点儿缺憾。于是,就在一家大饭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沙皮那在大场面上特别腼腆,说话不利索。好在他只会说几个汉语单词,其余的话都由我"翻译",经我的口加工后再说出来,自然大方又得体,所以在大家面前还算应付自如,没有出丑。 空着肚子敬了几圈酒,沙皮那的脸已红到耳朵根子,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有老同学议论:"不是从啤酒节那地儿来的吗?怎么就这点酒量"?那口气里有很多不明的意味。我当即反驳道:"人家像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喝喝!" 终于到吃饭的时候了,吃惯了面包、牛油和沙拉的沙皮那哪里见过这么多香气逼人的饭菜,他吃得万分开怀。有人嚷着叫他使筷子,他试了半天也没夹起那块回锅肉,索性用筷子叉起来,整个放到嘴里大嚼起来。我觉得这吃相有点问题,忙用德语对他说:"你的举止要文明点。"他警觉地停住咀嚼,打量打量自己,看看有哪里不对的地方。终于发现手指头和手背上有几点油星和肉渣儿,他忙用舌头舔得干干净净。 在德国,公共场合用舌头舔指头上剩余的食物,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即使是教授,做这事也很自然。可在中国,尤其在这样的场合下,一个新郎却用舌头舔掉手上的油星,可真寒碜死人了。这不,他的举动立刻在亲朋中引起了议论。我的侄女跑来告诉我,大家议论姑父,可难听了。有人说:"你看他那吃相,哪像教授家里的?"有人说:"好像没见过世面,八成是冒牌的工程师。"有人说:"也不奇怪嘛!我们邻居家有个丫头,在北科大毕业后,为了留京,嫁给北京一个摆地摊的坐地户。" 我当即气得手都凉了,可没处发泄,婚礼结束后回到家里,我蒙上被子大哭一场,弄得沙皮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德国,仅过了两天,又发生了一件事。我给不少留学生朋友捎来了东西,一一送去不方便,决定索性把大家全请来家里吃顿饭。因为4月15日是申请大学的最后期限,我急着替一位国内的大学在校生送一套学历公证件到远郊的慕尼黑工业大学,便打电话嘱咐沙皮那在家里准备,一定要丰盛。 定于傍晚大家到我家,我于7时30分才匆匆赶回家。一看,大家已经聚齐了,就等着我回来开始做饭炒菜。我问沙皮那买来的东西在哪里,他乐呵呵地打开厨房的柜子给我看,我差点没背过气:十几根牛肠子粗的大香肠,几大块切片面包,做沙拉用的青椒和黄瓜,还有一桶5公斤装的啤酒。 我气愤地问:"这就是全部?用这些东西来招待我和客人?"他双手一摊:"这还不够吗?我领你去同事家里,不是也就这些吗?"我说:"那是德国人招待德国人,今天是中国人招待中国人。今晚的客人有好几个是锦州的,我们在锦州时受到他们的家长什么样盛情的招待,你忘了吗?而今我们却用几根香肠几块面包来回报他们的孩子!" 那顿晚饭,我虽然笑着,但很不自然。这些来自国内的留学生,尤其是那些正念语言没资格打工的留学生,常年以土豆、通心粉为生,能到我家里来改善一顿,他们该是多么兴奋呀。但是,这顿简朴的晚餐,使他们多么失望呀,他们会怎样看我呢?他们一直以我为荣,把我作为奋斗成功的榜样,可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却是如此的吝啬,难道这就是奋斗成功后的结局吗?一位多年的老朋友悄悄地问我:"你是不是在经济上遇到了麻烦?如果有困难,千万不要自己挺着,大家会帮忙的。"我简直无言以对。 大家散去后,我坐在桌前,懒得收拾。沙皮那见我不高兴,温柔地挽住我,我憋在心里多天的积怨终于如火山爆发出来。我猛地推开他,大喝一声:"滚开!我讨厌你。"我奋力掀翻了桌子,跑出了家门。 我住到留学生宿舍,一连半个月都不回家。沙皮那多次来找我,我都拒绝了,我明确告诉他,我要和他离婚。 我理解了德国人的节俭 过了几天,克林教授夫妇来到我的宿舍,银发飘飘的老教授,很为我们担忧。事情到了这地步,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如实地把自己长期的不满倾诉出来。 克林听了,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慢悠悠地给我讲了一段他自己的经历--他父亲"二战"时死在非洲,母亲被飞机炸死,"二战"结束时他16岁,整个德国一片废墟,几乎没有粮食。恰在这时,几百万居住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德国人,也被迫回到德国,人们每天在废墟上工作十几个小时,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三五只土豆。他亲眼见到有些干活的人,干着干着就倒下死了。顽强的德意志人民,就是在那样的困难中,在战争的废墟上建设起世界一流的工农业体系,成为欧洲首富。德意志人民,是一个不愿忘记过去的民族,她不但没有忘记法西斯给人民带来的战争苦难,也没有忘记战争给人民带来的饥饿。那种饥饿,深深地印在人们的意识里,成为德国人生活节俭的历史根源。 瞬间仿佛如醍醐灌顶,我理解了八年来我在德国所不理解的一切! 原来,德国人的"吝啬",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吝啬"的本义--在这种"吝啬"的背后,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永远的危机感和这种危机感所带来的刻苦工作的动力。 一个不忘记过去的民族,才会永远向往未来;一个崇尚节俭的民族,才会努力创造财富! 明白了这一切,我回到了"吝啬"的沙皮那身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