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5-29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一对神仙眷侣般的日本老夫妇

发布日期:2019-12-28  来源:

我随着大家走下轿车的后门,我急走两步到轿车的前门搀扶一下我年老的日本丈夫,众人都齐声说让我也小心,而在我来说这只是习惯而已,而且他刚刚和我登录结婚,在我的感觉里无形中他让我觉得怪可怜的,是需要照顾的老人家,而且我和他已经是一家人了。

我一只手搀扶着我年老的日本丈夫向透出幽暗灯光的屋子走去,一边环顾四周,借着屋子里透出的幽暗的灯光仔细一看:啊,周围都是树,在这寂静的森林中,山林、微风自然的呼哨声和偶尔的鸟鸣声交织在一起,围绕着掩映着这密林中的小木屋,我紧张地屏住呼吸,放轻脚步,生怕我的脚步声惊搅大自然的这份宁静。

一进屋门,是日本式宽敞的玄关,大约20—30米,左边靠墙边有2尺高的木台阶,木台阶上的墙壁上挂满了不同大小的字画。木台阶上疏落有致的几件瓷器,有的插着画轴,有的插着花,这些都显露出屋主人不同凡响的艺术品位。屋子的右边地上则摆一台高大保鲜柜,旁边的地下随意地堆放着收藏的土豆、南瓜等蔬菜,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摆放,但充满着现实生活的气息。

走上正面的台阶,正厅屋里电灯明亮,屋中央摆放一长方形红木长桌,长桌的两边摆放的椅子上的椅垫是色彩雅致的织锦缎,左边墙的上方正中是日本人普遍供奉的神棚,神棚的左边是一幅手工绣制的身穿红色和服的美丽的日本仕女图,绣工精致(因为我懂刺绣工艺)。在我抬头细看时,中国的介绍人说,这全是日本老妈妈亲手绣制的,我不由得更认真地看了起来,绣的仕女的面容栩栩如生,显露出绣者深厚的艺术功底。仕女的衣服是大红色,侍女头上戴的饰品绣者采用金色为主色,夹杂点缀着粉和淡粉和浅绿衬托,绣的是活生生的美丽的身穿华贵漂亮红色和服的日本青春侍女图。我不由得联想到,今天一整天日本老妈妈的言谈举止流露出的是有知识有修养的女性,一种更钦佩的敬意占满了我的心,我回过身来向看着我微笑的日本老妈妈深深地鞠了一躬,由衷地说:“今から、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いろいろ私は勉強しますね……”

我随着大家围长桌坐了下来,我的眼睛仍兴犹未尽地观赏四周:屋子正面墙的左边摆放的是随着树木的曲线而制作的一人高红木工艺品柜,里面摆放的几件工艺品都是做工精细、作品寓意深远。其中一组陶器吸住了我的目光,是有半尺高的3尊猴的陶制品,3只不同地做出勿听、勿看、勿言佛的哲理。这时,日本老妈妈恭敬地陪着慈祥、俊朗、有儒雅倜傥学者风范的同样老年的丈夫走过来向大家一一介绍,然后夫妻俩热情地请大家共进晚餐。屋子里的气氛开始热闹起来。可是,我的心依然紧缩着,抽搐得很难受,我强忍着。

酒至半酣,日本的老妈妈介绍他丈夫的前妻有一位是中国的女性又是美女时,男主人高兴地引领我走进左边的屋子去看照片,推开拉门,我马上被这在乡间见到的佛堂和书房一体的屋子震撼了。

屋子的右边是一排落地长窗,挂着漏小花的白色纱帘,窗前留一走路的空间,空地的左边是并排摆放的两张写字的长桌,一张桌上面摆放着FAX和现代的书籍,大册子很多,笔筒里插满了剪子、胶带、标签等使用工具,而另一张长桌则摆放着挂毛笔的笔架,桌子上有墨盒、文房四宝和正在写的楷体毛笔字的纸。这真是各尽所能、各领风骚啊!我感叹着。

脚下是鲜红的地毯,通向各间屋的通道上则铺的是用新旧毛线合股手工编织的细长的地毯,色彩用金黄、宝蓝、桔红等织中间,最后是用黑色圈边,色彩斑斓,夺人眼目,点缀了雅致的书房的新鲜活力,带有着浓郁的西方油画色彩,是我平日里也非常喜欢的颜色。

我随从老人走进左边隔间的佛堂,我的第一感觉是金碧辉煌,奢华富贵。我随着老人的介绍往隔间的右边墙边上看,是一幅1米半多高、1米半宽的手绣众僧朝拜释迦牟尼佛主的巨幅绣图,色彩以佛教的杏黄、金黄、褐色为主基调,再配以宝蓝、宝绿、橘红等彩线修饰,把众僧侣朝拜佛主的虔诚、热烈场面表现得惟妙惟肖。我不由得双手合十地朝拜,心中祈祷着……

往里走进去看的第二幅,是同样高度但是宽约1米左右的观音佛绣图挂画,整个绣像以褐色为基调,底衬是浅褐色,用墨色来勾勒整个造型,这幅绣像的观音佛主面目表情凝重,配以褐色赤金的华贵,把佛主高深博大的胸襟,世人仰慕佛教之神圣之高远之神秘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双手合十地拜谒,心中真诚地祈祷着……

我随着老人转身,看到的是老夫妻二人各自供奉的佛主日本式的金碧辉煌的佛槛,佛主座位前面摆放供奉的器皿都是珍贵奢华的器具。

我又随着老人的介绍转身看隔间的左边墙壁,墙的上方挂两幅仙女飞天的约2尺宽、1尺多高的彩色绣画,看来是绣者的初期作品,但色彩搭配淡雅、俏丽,也同样让人赏心悦目,敬慕绣者的娴雅修养和制作绣品的耐力和恒心。

我也同样地双手合十参拜,真诚地祈祷着……

我随着老人的介绍,看到以进屋的位置看,现在的整个左面墙壁和身后的墙壁全是男主人公的作品,有水墨丹青的写意画,有形象逼真的精湛工笔画,花、鸟、鱼、虫、松、竹、雪、梅,老人把古往今人、文人墨客吟咏的大自然美好的有品位的物品都一一地用心血用笔描绘出来,展示给众人,而且都是得奖的作品。

更让我吃惊的是,当我随着老人走近老人写字的长桌,细看摆放着正在写的字帖时,我震惊了:这是我今生第一次见到的第一个能把印刷品字帖模仿写得一模一样的人!我不由自主地转向老人鞠躬,双手合十,由衷地说:“祝您健康长寿,祝您健康长寿……”

然后老主人又推开另一间屋门,墙上挂大幅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位漂亮的女性,老人说是他病故的妻子的照片。

参观完老夫妻二人的佛堂书房,我对老夫妻俩琴瑟相和、相濡以沫、避开嘈杂繁华的大都市、生活在这密林深处的高远志趣、老夫妻俩超出一般人的技艺,也有了更深的了解,也更佩服得无以言表了。

我随老人回到客厅,各归原位,我望着对面隔桌而座的我年老的日本丈夫,心中想:他善良吗?我们也能超凡脱俗吗?

在中国我已经退休了,一直想寻找个安静的环境写作,圆我少女时代的梦想。现在我离开了中国的亲人们、优越的生活环境,我又离开了繁华现代的东京生活,冒然地来到这语言不通、性格不了解的老年日本丈夫的家,今后等待我的是什么呢?

尽管今天的人生之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但现在我望着对面的日本年老丈夫的青黄色的脸,我的感觉是那么的不安和凄楚,我强忍着又要掉出来的眼泪,把眼睛转向右边的墙壁,墙上挂着两幅字画,是毛笔写的诗词:

羡君无外事,

日兴世情达,

地僻人难到,

溪深鸟自飞。

儒衣荷叶老,

野饭叶草肥。

若问湖边意,

而今忆共归。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