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2-1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厚黑的“神奇”

发布日期:2019-12-02  来源:
    世界上有很多种学问。随着科技的进步、智者的探索、专业的细化和人类对未知领域的不断征服,必将诞生更多、更新的人们从不曾听说过的学问。比如近几年有众多科学家联袂破译的人类、动物、植物的基因密码。但是,有一门学问却是我们同胞独创的,或是只有我们足下才有其肥沃的生存土壤和最适宜的生存环境、生存气候的——那就是臭名远扬的厚黑学。

    厚黑学尽管名声不好,但生命力却是十分旺盛的?熏就像乡下那些年轻风流的俏寡妇,尽管都知道她不是正经人,可她身边总有一些游手好闲、不三不四的二流子围着打转。

    在我国的西南地区四川、贵州两省,由于地理、气候、物产、水系等诸多因素的适宜,从古到今都有酿造美酒的传统。我们曾以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关着门自豪、骄傲了几十年,按说川、黔两省出产美酒并没有什么特别神奇的地方可夸耀,就跟新疆盛产葡萄、山西盛产煤炭、广东盛产甘蔗、海南盛产椰子、陕西盛产玉米棒子和我老家河南西部盛产红薯一样稀松平常。但是,某些无聊的文人先将川、黔两省的版图从中国地图中“剥”出,后将川、黔两省生产酒的厂家所在地用圆点标出,再将这些小圆点生拉硬扯地用线连起来,最后改变版图原有的左西右东、上北下南的方位,按照无聊文人自己的意志重新“定位”,结果呢——那些生产酒的企业成了一个标标准准的、端端正正的酒杯形状。此乃神奇之一。

    文人之所以能称之为文人,那肯定是有点心智的,决不是引车卖浆、拉车挑脚的“大老粗”。文人的前面若加上“无聊”二字,那必定是没有自尊、缺少骨气、肯为几斗米折腰的酸腐之辈。他们为什么要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将川、黔两省的产酒企业绘制成一尊精美绝伦的酒杯呢?他们要弄些碎银子花花,他们要替这只“酒杯”中的某家肯放“血”的酒厂,按照只帮忙不添乱的原则“正面宣传”一下。那这家酒厂在酒杯中的什么位置呢?傻小子做梦遇地震,世上只活下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他长期单相思的美人——巧啦,那家酒厂就在“酒杯”的正中间!此乃神奇之二。

    要搁前几年说李洪志,恐怕没几人知道他王二爷贵姓,可近两年呢,几乎人人都知道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何故?因为他传播封建迷信、创造歪理邪说,把好人往邪路上引,骗死人又不偿命。文人中出几个号称“能以精诚致魂魄”的“临邛道士鸿都客”也不足为怪,因为历朝历代,无聊文人都是一大“人文”景观。而我们的新闻媒介则不然。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人们都知道它是党和人民的喉舌,是以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传播科学文化知识为己任的。高级别的全国性新闻单位,人家自己还有句豪迈而牛气的自诩:“主流强势媒体”。然而,那个鬼斧神工的“酒杯”,“酒杯”中那家“天作地合”的酒厂,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某“主流强势媒体”的“中国著名企业故事”栏目中,以《神奇的酒杯》为题公开播放。此乃神奇之三。

    “厚黑”这个词虽然名气大,使用频率高,但我查遍案头所有的汉语工具书,均找不到出处,只好自己解释了:厚,这里主要是指人的脸皮厚,是不知羞耻的;黑,这里主要是指黑心、狠毒、反动的。如此看来,以上的三种“神奇”倒也真属“神奇”,但同时必须得在其前面冠以“厚黑”这个定语,才算贴切的。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5.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