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2-09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先有哈佛后有美国 哈佛:美国的后院

发布日期:2019-12-02  来源:
1997年冬,朱学勤教授去美国,在普利茅斯看到一块与哈佛历史有关的铜牌,牌上的文字大意为:

有一个叫“哈佛”的传教士,登陆不久就开始操心精神播种问题,他说我们接受了欧洲的文化,但是这里谋生太艰难,以至我们的子孙后代很有可能在开辟草莱中遗忘了欧洲的文化,一切又要从零开始。为了避免这一荒唐,我们从现在起,就应该节衣缩食,办一所大学,让我们的后代从欧洲教育的终点开始。这个叫作“哈佛”的人捐出了他的藏书、财产,这就是1636年哈佛大学的起源。

哈佛离普利茅斯多远从空间上说,60英里开外;从时间上说离美国独立建国还有140年。因此,“未有美国,先有哈佛”一说是成立的,不仅是物理时间的先后,而且哈佛也为美国的建立提供了思想资源。

哈佛是大气的,这种大气不仅因为它的文化财富,而且也表现在敢于拒绝权贵。1986年,哈佛350周年校庆,邀请当时的里根总统前去演讲,里根私下表示,希望哈佛能授于他名誉博士,然而,哈佛对于有好莱坞背景的里根是不屑的,他们拒绝了。里根也未去哈佛演讲。此事经媒体爆炒后被称为两个总统之争,总统与校长在英语里皆是“President”。

美国的后院

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历史研究员李天纲先生经常去美国,也在哈佛待过,对于哈佛的历史颇多了解。

李先生说“未有美国,先有哈佛”这个口号是说得通的。事实上,在哈佛建校一百多年后,美国才立国。不仅如此,哈佛还是美国的后院,犹如苏锡两地是上海的后院一般。美国的文化在纽约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那里有百老汇,有各类大公司,有形形色色的艺术家,等等,但这只是一个戏台,一张脸面,美国真正的决策性人物很多都出自于哈佛,哈佛大量产出政治家、律师等,他们这些精英分子影响着美国的社会政治和经济。

那么,哈佛的精神源于何处李天纲先生说,在剑桥可以找到哈佛的脉络,随着第一批英格兰移民乘坐“五月花号”来到新大陆,他们也带来了英格兰文化。

哈佛人是骄傲的,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也就是所谓哈佛腔,这种腔调很难学会,非得在哈佛经过本科几年的熏陶才能炼就。也就是说,没有在“校院”住过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哈佛人。美国第19任总统海斯是哈佛法学院的毕业生。因为他的本科教育来自于一所没甚名气的学院,有些哈佛人就根本不屑于认这门亲。六位拥有哈佛学历的总统中海斯是惟一没得到哈佛荣誉学位的人。

哈佛铜像

回想哈佛校园里,还有一尊哈佛坐姿铜像,老哈佛坐在那里,一坐就是260年。谁知道那尊铜像是1736年的一个普通学生真实的哈佛先生已经无踪影可寻,但又必须给这个最初的创办者立一个铜像,于是哈佛的后代们就在那时的学生中挑出一个,认定哈佛就是像他,而不是他像哈佛,于是又自说自话,按那个学生的五官长相及身材,浇铸了那尊铜像。美国人的天真与幽默在这里毕现无遗:既自我作古,拿不到300年的历史处处显摆,又有顽童般的嬉戏,经常消解自我历史中的神圣。但是,“假”哈佛并不妨碍“真”哈佛应该得到的敬意。260年过去了,那个“假”哈佛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领受着世界各地游客仰视的目光。一双铜靴被每年秋季开学的上万名各国新生摸来摸去,260年摸下来,那还了得自然是油光锃亮260多年过去了,那个校园里的人几乎年年要喊“未有美国,先有哈佛”、“未有美国,先有哈佛”,牛气冲天白宫和国会山只能自认晦气,总统俯首,美国低头,拿哈佛无可奈何。这就是哈佛,哈佛的精神财富。

青头哈佛

同是哈佛人,还要分成几等。最高等的,是世家哈佛Proto-Harvard,几代人都毕业于此;次一等的,叫青头哈佛Neo-Harvard,即第一代进入哈佛的人。据说,青头哈佛即使成了仙,有了大造化,与世家哈佛站在一起,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区别来。哈佛曾经将学生的名次按其家庭地位的显赫程度排列,以至于学生的家长经常向学校抱怨说,哈佛将他们的地位低估了。这个传统在1773年终止了,除了家世之外,尚有“单毕”与“通毕”之分。如果你在哈佛只得到一个学位,则你是“单毕”;如果你在哈佛读了本科,然后又读了研究生,你就是“通毕”。

燕京学社

应哈佛燕京学社李欧梵教授的邀请,华东师大的陈子善先生在哈佛呆了3个月,我们访问他的时候,他回来没有几个月,带着对哈佛的新鲜感觉。

陈先生非常赞赏哈佛燕京学社图书馆,藏书之多中文书籍仅次于美国国会图书馆,中国的大学,也只有北大图书馆可与之媲美。陈先生在那儿有了许多新的发现,看到了由朱德亲笔签名的《长征回忆录》,此乃陕北革命根据地出版的土纸本,类似于以后的《红旗飘飘》丛书,还有冯玉祥的自传,《我的回忆录》油印本,这在国内也没见到过。陈子善先生对张爱玲颇多研究,专门搜寻这方面的资料,他看到了《流言传奇》的英文修订本,是张爱玲亲笔在英文本上作的校正改订,只可惜这个本子并没出版,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仍是原来那个错误的本子。陈先生还发现了冒张爱玲之名的伪作《笑声泪痕》,还有《张爱玲短篇小说集》中亦有几篇是假的,看来大陆书商的伎俩在香港早有发端。陈先生对哈佛的艺术博览馆也大有兴趣,里面藏着诸多名画,从拉斐尔前期到印象派、现代派,教工学生入内是免费的游客则要收门票,它创造了一种艺术氛围,在长期的浸淫中,学生受到了潜移默化的熏陶。

哈佛燕京仅李欧梵一个是教授,其下是一群讲师,只有等李氏退休后,才可能有一位预补为教授。像白先勇、郑愁予这些中国闻名的作家诗人,在美国传授的并不是什么他们擅长的中国文学,而是中文而已,也即是教小学生读书写字。

陈先生在美国还去瞻仰了张爱玲的故居,这所公寓之旁有一个电影院,其建筑很类似上海的大光明电影院,张爱玲后期在上海即是住在大光明之旁的长江公寓,她在美国选择这么个寓所,是否也是因为有早年的情结所在?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