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2-1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雪落中原的声音

发布日期:2019-12-02  来源:

 

□胡天翔

和邵永刚同居汝南一千多个日子。“天中山,南海寺。月落日升,玄远疏阔/有雁过,留恋几声。苦难,迷信与兵/走过他每一寸肌肤/放烟花,举酒樽,多是另外的事情(《瓠城》)。”而日子里的体会又如“……极端封闭的生活/给了他无限敞开的心灵(《傍晚》)。”现在,每当夜晚捧读永刚兄的《雪落中原》,心中都会有几个字、词在跳跃。

雪。《雪落中原》是永刚兄第二本诗集的名字。永刚兄第一本诗集的名字是《山里还有雪》。雪,是永刚兄很多诗歌里面的意象。诗人张振立说:“永刚特别喜欢雪,在诗人眼里,雪是纯洁无瑕的代名词。”诗人田春雨说:“永刚君是一个与雪相拥的人,一个在雪的辉映里沉默远望的漂泊者。”

夜。夜晚的星空是少数人的,没有白昼的喧闹,这时的声音孤独、沉静,却显得更加高远。《子夜笔记》有对信仰的坚持,却又表达出无奈。如同“……无边的忧伤/铺满大地/无边的忧伤里,谁在踟蹰/远眺,用沉默歌唱。/天渐渐黑了,许多事情/再也回不到从前(《日之夕矣》)。”“我请求/无边的夜色,请埋葬我深深的不安。远方的大海在泪水里动荡不息!今夜,我说不动家国与疆土/一盏孤灯还没有把一个人的苦胆运走(《今夜》)。”今夜,又一次阅读这些诗句,再一次被阅读惊醒。

中原。 “中原”,是我们的 “天中”?“中原地理。瓠城是两粒汉字/漫漶的身影在黄纸里悄声走动/……在一个慢慢变暗的黄昏/片刻可能已是一个朝代(《瓠城》)。”是“豫”?  “在中原,谁可以代替大地说话 /而继续在苦难的第七页书写诗篇 /北风飕飕,围拢中原痛苦的真与美 /中原!谁来让雪融化,成为万物的泪水(《雪落中原》)。”还是诗人心中的祖国?“红尘不远,像一声叹息/中原,中原停在酒里(《你》)。”还是诗人痛苦或者赞颂的一种依托? “遥远的中原,任性的中原/哪一粒药片需要用清风送服/哪一只药瓶在爱的大道上愈滚愈远/呵,中原,是否愈痛的地方柔情愈深(《独坐》)?”

秋。冬。在这两个季节,虫子的声音微弱,直至消退,诗人的声音却直抵人心。《秋意深深》写理想总不能到达,我们只是在中间徘徊。《雪落中原》是对苦难的书写,也是对真与美的期待。下面的诗句,却能在我们的心底留下微微的暖意。“我热爱文字和它内心的祖国幅员辽阔/我静静地读,或者写下它蓝色的梦境/沉默获得了纯洁(《1月11日诗记》)。”“留在土地里的先人,睡得很深/……我管远处的秋天叫着根/我管她质朴的恩情叫着灯(《秋末》)。”

一些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在诗人永刚兄心中活着的逝者有:《孟姜女》还原了爱情的无价。《项羽》、《虞姬》写悲剧也能成就英雄、美人传说。“一个被乌江淬火的句式/英雄渡河/剑!是最短的捷径。”“用血点亮英雄!用血/把自己吹灭!让死也成为一种荣誉/让雪永远在时势中飘飞。”《铁匠嵇康》写“打铁的声音”能在黯淡的天空点亮永远的春天。《苏武牧羊》写坚持理想、操守的另一种方式。“为节义而死远比以默默的苦行去弘扬它/简单得多!那是比生命更多的东西……”

作者注:这只是摘抄,是第N次的阅读。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