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2-12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一 张 便 笺

发布日期:2019-12-02  来源:

父亲给我留有三十多张便笺,可我只保存了一张。这张凝聚着父亲无言关爱和无声鼓励的珍贵便笺,我会用心珍藏一生,让它时时激励和鞭策我不断前进。

□李新华

前些日子整理书房时,在一本书中发现了一张已经泛黄的便笺,上面写着:“女儿,我下乡了,中午不回来,照顾好自己。爸爸,即日。”便笺上的落款虽然没有注明日期,但我一眼便认出那是20年前父亲给我的留言。

抚摸着那张已经泛黄的便笺,我心潮澎湃,尘封的记忆犹如断了线的珠子,在一瞬间被无言的父爱给穿了起来。

那是1990年,担任领导职位的父亲被调到基层工作。母亲是一名医生,工作非常繁忙,家中还有85岁的外婆需要照顾,于是母亲便提议让父亲带一个孩子到乡镇学校上学。

由于当时姐姐正在上卫校,弟弟年幼正读小学,读初中的我便责无旁贷地被“发配”到了乡镇中学。

刚到乡镇中学的那段日子,我非常失落,不是不愿在乡镇中学读书,而是出于对严厉父亲的那种敬畏。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工作繁忙,经常早出晚归,很少在家。父亲当时留给我的记忆是模糊的,我总感觉父亲不疼爱我,加之父亲不善言谈,所以我内心充满了对父亲的尊敬与惧怕情愫。

与父亲接触得多了,渐渐地,我发现父亲其实并不是我印象中的那么威严,他很健谈。尤其令我欣喜的是,我发现其实父亲挺关心我的,只要一有空闲,他就会问我学习和生活的情况。

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我考试成绩不理想,父亲便抽空和我促膝长谈了一次。他不像其他父亲一样责怪我,而是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那是我第一次和自己敬畏的父亲长谈,奇怪的是,我的内心竟然没有一点惧怕。

也就是从那次谈话后,我猛然明白,其实父亲还是很疼爱我的,只是父亲对我的爱是那种沉默深沉的关爱。

父亲的工作依旧繁忙,经常下乡,有时还要回城开会。但无论下乡还是开会,他总会在我的书桌上留下一张字条,叮嘱我要好好学习。那时年少无知的我总感觉自己已经长大,认为父亲的担心有些多余,甚至还埋怨父亲多事。

父亲给我留有三十多张便笺,可我只保存了一张。这张凝聚着父亲无言关爱和无声鼓励的珍贵便笺,我会用心珍藏一生,让它时时激励和鞭策我不断前进。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05.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