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9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抗战烽火中的万县港

发布日期:2019-11-08  来源:
    抗战烽火中的万县港

    张兴安

    被史书称之为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战略转移始于1937年11月。当月国民政府公开发表《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并随即开始有计划地将东部的工厂、学校、机关西迁至重庆,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撤退,要将半个中国的工业、政府机构、上百万的难民迁移,承担这重任水上运输的是卢作孚担纲的“民生轮船公司”。八年抗战中,千里川江,万里长江到处都是民生公司的船只在冒着敌人的轰炸英勇前行。1938年10月25日,日军进一步向宜昌进犯,而此时的宜昌,还有3万以上的待运人员,9万吨以上待运的物资。从城区到码头,大街小巷都是人,所有的旅店、学校都挤满了人。而此时,日军的飞机已在宜昌城上空盘旋。




    更为严峻的是,自10月中旬起,长江已接近枯水季节,中水位的航运时间仅剩40余天。此时,较大轮船还能勉强航行,过后漫长的枯水期,大型设备根本无法入川。然而,按照当时的运输能力,仅仅是货物运送到重庆都需要整整一年。

    卢作孚临危不乱,他在抵达宜昌后,连夜开会制定出在40天内将堆积物资和滞留人员运出的详细计划及具体措施。

    卢作孚制定的计划中就有将货物、人员分流行驶并分别划定了几个中转点,其中川东门户万县港就是主要的中转站。据史书记载,当时民生公司大部分船只都在万县卸货,然后返回宜昌抢运货物人员。一时之间,万县杨家街口码头成为人声喧嚣,货物堆积如山的地方。大如屋、小如碗的各种机器在河滩堆积,参加中转装卸的万县民工有两万多人。当时,没有一台机动车,也没有任何起重设备,所有的大型机器都要靠人力一点一点地用滚木搬运。赤手空拳的工人们,在萧瑟秋风中,光着膀子,打着赤脚,齐声喊着统一高亢的劳动号子,何等壮观!从万县中转的货物人员除一部分继续用小火轮之类的船运送外,很大一部分就是靠的当时征用的木船参加运输。数百艘木船和数千名衣不遮体的船工纤夫齐集万县港,他们冒着敌机的轰炸,冒着船只被炸毁的危险,与民生轮船船员一道昼夜装卸托运。有书记载当时纤夫的艰难情景:“一二百名纤夫迎着锋利而寒冷的江风,在前头汗流浃背拼命拉纤,他们口嘘腾腾热气,同声嚷着不成调的短促而苦楚的歌声。往往拼命半小时,而船不得前进半尺。一行人众伛偻身躯,体向前倾,背高于顶,合力前拉。”“每逢夜间停船,船夫和乘客念及一路的艰难困苦,静听江水滔滔,各人心中都如同江涛怒吼,个中艰辛,非笔墨所能形容。充满着我民族的冤仇血恨。”





    正是民生公司职工,沿途民工、纤夫的拼死抢运,使宜昌被日本人占领时已成为一座空城,令日本人大为失望。中国的兵器工业大部已转抵重庆。机器的轰鸣声,接续着中国工业的命脉,也撑起了国家和民族救亡图存的工业脊梁。第二历史档案馆的统计表明,抗战期间,全国械弹有三分之二是重庆造的!“三次长沙会战,中国自己造的械弹立下大功。特别是第三次会战,中国军队更是展示出强大的火力。时至今日,从宜昌逆流而上的那些物资,播下的工业“火种”依然在燃烧。新中国第一根钢轨、第一辆民用摩托车、第一辆吉普车,长安集团(原金陵兵工厂) 、长江电工工业集团(原第20兵工厂) 、重钢集团(原第29兵工厂)都在这火苗中闪耀。这里都包含万县数万民工夜以继日工作付出的心血。




    万县港作为川东门户,是川军出川的重要集结地。抗战全面爆发后,以刘湘为首的川军各部,纷纷请缨出川抗战。1937年9月,民生公司将刘湘率领的川军4个师、2个独立旅从重庆和万县运往抗日前线,参加南京保卫战。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弃守南京,迁都重庆。国民政府开始准备武汉保卫战。从1938年5月开始,民生公司又投入到保卫大武汉的运输战斗中,派出数十艘船只,从重庆、万县分三路,抢运奉命出川的川军第29集团军和30集团军。无论是从重庆或川江其他港登船都要经过万县港中转,所以万县港是川军出川最后的集结地。抗战八年,川军共有6个集团军零1个师共270万人出川抗战,其中大部分都是民生公司轮船冒着炮火送到前线去的。今天反映川军抗战的影视剧都提到从万县港登船出川的情景。电视剧《壮丁也是兵》中,各地军人壮丁如果找不到兵站,就直接到万县去集结。万县成为抗日前线重要的兵员、后勤集结地,后勤保障中心地。

    七十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和平的阳光早已普照万县大地。昔日的杨家街口码头已随万县旧城沉入江底,万县的名称也已成历史,浩荡的三峡平湖水面平静得像从未发生过七十年前的烽火岁月一样。对这段渐行渐远的历史,我们是否还能铭记?中国的抗战史是最应抒写而国人写得最肤浅的。2014年,英国著名学者拉纳·米特的著作《中国:被遗忘的盟友——西方人眼中的抗日战争全史》出版后,成为一部国际畅销书。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评价说,这部著作描绘了成百上千万中国人民的英勇抗战史,“揭开了行将被人遗忘的历史记忆”。为什么要让外国人来提示警醒我们呢?

    在纪念抗战七十周年之际,我站在十七码头,似乎看到当年数万民工在江滩抢运货物的壮观场面和听到那高亢不屈的劳动号子声,感受到千军万马的川军兄弟正登上轮船奔赴抗日前线的雄姿,好像看到他们在离开的瞬间都在回望万县,听到他们在对我们这个城市诉说着什么。八年抗战,数十万川军血洒前线,万县成了他们出川告别家乡的最后一站,万县为此而感到荣幸和骄傲。我在想,万州是人才汇萃之地,能工巧匠们如能在十七码头创作两幅艺术作品,一副反映万县民工转运大撤退物资和人员的宏大场面,一副反映川军将士集结万州奔赴抗战前线的英雄气概,以及他们难舍巴山蜀水的眷恋之情。这将和国际主义战士库里申科一起成为万州永远的光荣,激励我们永远记住这座城市在那场反侵略战争中作出的伟大贡献,更加奋发图强地建设我们的新万州。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