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9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与三个男人的同居故事

发布日期:2019-11-07  来源: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自卑而离去
我于1996年初来深圳,经过这10年来的风风雨雨,我的皱纹和五官算是成熟了,但我对深圳的爱情却越来越陌生和琢磨不透。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保守和不解风情的女人,我的文化、外貌和经济状况也绝对算得上中等水平。但在深圳10年,我竟然到现在还找不到归宿。我先后跟3个男人有过同居的经历,但最后都友好而痛苦地分了手。我搞不懂,究竟我在哪里出了错?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小平——因为他常年理个很短的平头,同事和朋友都这样叫他。我们是1996年9月认识的,当时我在深南中路的新闻文化中心大厦里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公司经常接一些印刷单,然后转给印刷厂。公司很小,只有5个人,很多杂事都是由我操办。一般业务人员和老板接到单后,会转给我这个“常务值班代表”,我再通知印刷厂的业务主管来接单。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
办公室里经常只剩下我一人,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通常都会坐一会儿。我会给他倒杯茶,他总是憨憨地表现出很感谢的样子。多次接触后,我对他有了好感。
那时,他有一部摩托车,一下班就过来接我去吃饭,然后去兜风。10年前,有一部崭新的摩托车,算是有点“小康”了,我紧挨着他的后背,有一次不自觉地从后面抱紧他。之后,我们就这样开始同居了。
小平人不坏,但就是有点憨,印刷厂几个业务主管中,他做的业务最少。所以,工资仅仅够他基本生活费用。
我并不在乎他的经济状况,从一开始,就投入了全部的感情。
我出生于小康之家,从小没有做过家务活,但为了他,我开始做饭、做早餐、做家务。晚上他回来晚了,我没有心思吃饭,不管再晚,我都要等到他回来才一起吃饭。
大约半年后,我跳槽到康佳集团下属一家公司做设计师,工资比原来多了两倍。但他却在这时候失业了。其实,在深圳,失业是很正常的,我没有感觉这有什么难堪,但他找工作找了两三个月都找不到,却突然暴躁和自卑起来。我们俩在一起时,只要有一句话不中听,他就会摔门而出。
1996年8月12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那天,他一早出门,到第二天凌晨两点还没有回家,我打电话到他几个朋友家询问,他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3点钟左右,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再也不回来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到龙华镇一家工厂做行政工作,终于可以“独立自主” 了,他不想继续在我的树阴下过日子,从此可以松一口气了,希望以后各奔东西。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恋爱,我万万没想到是这样一种结局,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本来没有任何理由抛弃我,却竟然走得那么绝情。  第二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太优秀,我离开了他
第二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一个“小男孩”,他比我小4岁,但比我高4厘米,我们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经常拿来开玩笑,说是两项相加,“抵消”了,说两人是“最佳拍档”。
“小男孩”还很单纯,在一家企业做内刊编辑。恋爱的日子里,几乎是我教着他怎么关心我、照顾我的。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