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8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一个充当“婚姻搬运工”的女人

发布日期:2019-11-07  来源:

初见简的时候,是儿子刚开学一个星期后的傍晚,我们正在吃饭。简的儿子和我儿子是同学,虽然一个月后她儿子就转学到另一间学校去了,然而两家住得近,一来二去,竟渐渐熟捻起来。

都说世上是没有丑女人的,有的只是不会或不爱打扮的女人。所以简虽然长得黑,矮,胖,都不是问题,她的不修边副才是她外表不吸引人的根源,再加上其它不适合做妻子的理由,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已经好几年了。

作为一个少年时代就移民到美的越南华侨,简可以熟练运用广东话,普通话,英文,越南话四种语言。会计专业毕业后,她找到工作,很快受到越南老板的信任,后来被升做主管,事业上如鱼多水,然而感情上她却很不顺利。

她从小长在一个不和睦的家庭里,父亲没有主见,母亲十分彪悍跋扈,家无宁日的时候居多。几个孩子受不幸婚姻的影响,不是老大未嫁娶,就是嫁给比自己长几十岁的人。

简30多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她的前夫,一个来自南方在文革前便毕业的高中生,曾在日本打过十几年工,她把他办了过来。丈夫做得一手好菜,把家里收拾得整齐利落,学英语,学开车,一心想开个餐馆,从此在美国飞黄腾达。

简的家里是开餐馆的,经营几年,颇有经验,她的哥哥也有自己的店面,如今悉数把经验传授给他。可惜的是,自卑又自傲的丈夫,凭借在日本餐馆打工的经验,自以为已掌握所有窍门,并不听取,结果一败涂地,把多年积蓄全赔了进去,自此心情惨淡。

再看简,也开始被丈夫横挑鼻子竖挑眼了。脾气温和甚至有点懦弱的简一再忍让,他却变本加历,并开始大打出手。那时孩子才一岁多,简努力维持这份婚姻,他倒先提出了离婚,之后就似乎人间蒸发了。

在前夫消失的两年里,他并没有闯出什么名堂来,没专业,英语不好,年纪又不轻了,当他再回来找简的时候,除了带回一个同居女人外,还带回了一颗恳求的心。他想联络和儿子的感情,或许以后可以凭他养老,另外他的收入少得很难维持生活,所以请简看在儿子和夫妻一场的份上,每月接济他,条件是当简工作太忙的时候,住在附近的他可以照顾儿子。

简是个好人,这是她的优点,但是没有原则的好,除了被人利用,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好处。又或许从小没有得到什么温暖,后来婚姻不幸又被家人笑话,所以人家给她一点善意,她就全心以待了。

说起来简的工资并不低,然而被丈夫这么一拖,也本着再苦也不能让孩子少了必须的教育和娱乐的原则,她送孩子学习才艺,间或带他去旅行,所以钱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为了减轻负担,她把两室一厅分租出去一间,这租户,一个是长期打餐馆工的,另一个是没有身份,来历不明的建筑工。

自从分租后,简很少过来了,虽然两家孩子还在来往。简似乎更忙了,她经常要去圣地亚哥的妈妈那里。平常她儿子放学了就一个人待在家里,到了周末,他依旧是一个人。妈妈不在,爸爸也按他说的在外忙碌,总之从早到晚,每个周末他都在我这里。想问问简是怎么回事,又不好开口。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已经九点多了,简突然跑来找我。她似乎更胖了,然而脸色却苍白得很,人显得十分憔悴,欲语还休的样子。我给她倒上一杯茶,孩子已经睡了,先生也不在家,她喝了一口水,好象终于下了决心:我的男朋友提出要我和他结婚,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的男朋友就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建筑工,是他儿子告诉我儿子的。我不响,不愿意介入太多,只是静静地听她说,这一听,才发现事情竟然如此复杂。

那男朋友是怎么来美国的,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他不过是内陆某省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建筑工人,家在农村,有三名子女,大的已经22岁,按他的说法,他是以拳击教练的身份出的国,可是并没有正经见他教过学生,在美国一年半,倒是给人盖房子的时候多。他搬进来后,见简是一个人,就大力追求,并很快同居,对于他在国内的家眷,他毫不隐瞒,并说如果简同他结婚,他不日将返回中国离婚,将来他们若来美国,他依旧同简住在一处……

关于她要再婚的消息,就好象石头扔进了平静许久的水里,不仅激起喧然大波,且余波不肯消散,反倒震动得更厉害了。

首先是她的前夫,离婚的时候他就放下狠话:象你这样的女人,全世界恐怕除了我这个傻瓜,不会有第二个男人愿意娶你!如今她竟然要再婚,自己的经济来源是否要受到影响,儿子是否会和自己疏远,最后老无所依?种种担忧使他竭力阻挠,好话坏话说尽。

一晚简要去客户家里送材料,他得知后竟然报警,说她把孩子独自留在家中,如果不是那晚打餐馆工的租客在,只怕从此简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受到不幸家庭影响的不仅是她一人,她的哥哥老大未娶,每日一有时间就去赌钱玩女人,她的妹妹赌钱输了,就偷偷拿兄妹几人名下的房子去抵押了25万,结果又输掉了,银行寄来的信件被她偷偷拿走,到后来房子都差点被银行收走。

如今她若结婚,她名下的房产,家里怕被这个人分走,于是坚决反对,哪怕她写婚前财产协议也不行。她妈妈还诅咒她,说她如果结婚,一定会比第一次更惨,而且儿子会看不起她,那她老了连送终的人都没有云云。

她提出不要房子,家里也不同意,反正是无论如何不同意她和这个被称为负资产的男人结婚。一方面是没有家人的祝福,另一方面是男朋友的步步紧逼,再加上繁重的工作,每周往来送他那个没有身份的男友给自己的爸爸打工赚点钱,她的糖尿病也加重了。

也许是爱情冲昏了她的头脑,在我看来如此简单的一件事情,却让她困扰不已。照我说,这个婚根本就不该结,一个男人,家中尚有妻小,他却大胆追求另一个女人,这首先就是做男人的大忌。选丈夫,一个色字,就该把他拒之门外!这男人看来善于此道,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在国内时,他在外打工,就长期和一女人同居而不肯离婚,到简的哥哥那里帮忙时,更因了他要带他出去玩女人而鹊跃,这样一个男人,简竟然说他老实?!

至于他以后家人来美,他依旧和简一起住,更是让我好笑,请问他离了婚的一家人,女儿高中毕业,老婆小学只读了两年,倒是凭了什么可以来美国合法居住呢?这种种关系实在乱得可以,而简居然还考虑和他结婚,再做一次搬运工吗?搬运可以,可是从此背上另一重感情的麻烦,这伤害,岂是可以一受再受的?

当局者迷,这话不假,性格决定命运,也很有道理,那晚我同简触膝谈心到深夜,她似乎下了决心,可是下个周末她又消失了,一直到9点多才想起打个电话问她在我家的儿子。她从小受不幸婚姻影响,原本应该吸取经验教训,可是如今自己也做了母亲,怎么反倒再让自己的孩子受这般辛苦?

然而我自己也是很矛盾,明明他经常来会影响儿子学习,可是我看他那样孤单落寞,也不忍拒绝,可是眼看自己在这场搅不清的关系中越陷越深,也是让人头痛。

虽说加州离婚率高,女多男少,可是我也眼见不少同简不相上下的女人过着很简单幸福的生活。先生对于简的感慨是:并不丑,也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好女人,可为什么在感情上却如此不幸,一败再败呢?我不语,因为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