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2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我在加拿大做“候补老师”的苦与乐

发布日期:2019-11-07  来源:

休了一年多产假,又到了该回去上班的时候了。说实话,能从一天无休无止的奶瓶和尿片中暂时解脱出来,和外面的世界重新取得联系,也是我一直以来所盼望的,可是真正到了重回工作岗位的时候了,我反倒有些犹豫起来。原因是等待我的,并不是一间干净整洁的办公室、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而仅仅是一个个工作offer的电话,和一个个不同的学校,变幻的科目和不认识的学生。换句话说,我的工作没有稳定感,因为我是一个“候补老师”(supply teacher)。

说到“候补”,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在球场上坐冷板凳的替补队员,等队友被罚了、受伤了、或者挺不住了,才有一个上场的机会。“替补老师”,顾名思义,和替补队员差不多,不同的是,我们替补的是其他老师,我们的“战场”在学校。

又要“上战场”了,我不由得翻开了自己放产假前的“候补工作日志”。看着那上面一个个我去过的学校和班级,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我居然从那么多的学校、那么多“任务”当中“存活(survive)”了下来。

用Survive这个词形容我们这个工作的,是一次在一间高中做替补,午休在“教职员工休息室”吃饭,和同样作“候补”的一个男老师比邻而坐,我们聊了一会儿,其间他多次用“survive”这个词形容他的每一天,临走前,他又善意地对我说:May you survive the day。 我当时还觉得这个老师的态度太“消极”:教师职业是高尚的、受人尊敬的,教师本身为人表率,是班级的核心,应该时时做到热情高涨、充满活力,这样才能鼓舞和提高学生的“斗志”嘛,如果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安全打发每一天,那老师不就失去了为人师表这个意义?

想当初我刚从“教师学院”毕业,就被我们本地的“教委”聘为教师,虽说是“候补”,可几乎人人都从“候补”开始,校长也不例外;而且看当时的情形,整个school board 好像就我这么一个中国人,越发激发了我对新工作高涨的热情。我拉了一个单子,上面写满我预备自修的科目和项目,准备洋洋洒洒地走上我的教师之路。

可是不久,我的热情就受了挫:本以为我的数学还行,可第一次去教书,就遭遇了12年级的“统计学”这个大难题;本该教science吧,可这高中的science 分理化生和地球天文等,虽说教材不深,可谁都知道,这教学一向都是“要想拿出一碗水,自己先得有一桶水”才行,光凭我在仓促之中自学几本书就去挥洒自如实有些勉强。虽说遇到法语和音乐这样的offer, 我一律自知之明地回答“no”, 可遇到了体育或者“实用技术”这样的活,为了生计,有时候也接。遇到以上这些情况,结果就可想而知了:侃侃而谈自然是不成了,能从那一堂堂课上“存活”下来就不错了。这时候我才理解了那个男老师的语重心长的话。

开始我对“教委”这种做法很有情绪:试问哪一个老师不是只有一两个“专业”?又有谁能做到专业的“全能”?别说我们这些“半道出家”的移民,就算本地人,本地生本地长本地受的教育,也很难有几个文理全通的“通才”啊。可后来一想,这可不就是“候补”的意义吗——哪里需要哪里去。再说不管是“教委”还是代课老师,都很清楚“候补”老师的苦衷,对我们的要求也不能太高。

当然我这些专业不专业的讨论,是针对高中而言的,至于小学,没得商量,十八般武艺,还真得样样精通。起初我也发过怵,觉得我这没有北美教育背景的人,样样都得学样样都得补,就怕来不及。可代了一年多课后,我发现其实教学是要讲“方法学”的,一个多才多艺的天才未必就是一个好老师,而一个态度认真、精通“教学法”的普通人通过不断学习,总结经验,倒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教师。这其中的道理,非亲身体会是不能理解其中奥妙的。总之现在让我去教小学,不管什么年级什么科目,我按“教委”的要求,至少提前十五分钟到代课学校,仔细翻看代课老师留下的教案,十五分钟后就可以走上讲台挥洒自如了。

当然我这不是说,小学代课就没有一点儿困难了。其实不然,有些老师(比如我自己)就宁愿代高中不愿代小学,原因是高中代课,三堂课就算一个全天的工作量,三堂课加起来也就是两个半小时,就算加上其他巡视饭厅、图书馆或者走廊等这种额外的“执勤”任务,也就是三个多小时;而小学,从进校门到出校门,七个多小时都要和学生寸步不离,教学都是小菜,重要的是管理学生的吃喝拉撒和安全等等。有一次代的是幼儿园,只见这一班二十多个“洋娃娃”,个个如小天使,可也个个是顽皮之极的天使,对这一群小家伙,凶又凶不得,讲道理又不听,只好一个个地哄。刚刚安抚了杰克,小萨拉又哭了,刚刚哄好了小萨拉,安娜又在叫了……正忙着,小卢克过来说:“老师我要撒尿”还没等说完,我们俩人都已经站在一汪“水地“里了。

至于高中生,虽然没有这些吃喝拉撒的麻烦,可是高中生要“顽皮”起来,比小学生更难对付。印象尤深的是代一次12年级的数学课,课前我看了教案,原来他们正在学“二元二次方程”这样的东西,我一看这东西简单,就胸有成竹地走进了教室。等我往讲台上一站,这才发现,台下面对我的,是一群人高马大、百分之九十男生的12年级,一个个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其中有好几个校服不正、样子“流里流气”的家伙。我心说,这下好了,“兔子”掉进“狼窝”了。果然,这些家伙把我这个身材矮小的“候补”女老师根本没放在眼里,还没等我开后,就“先发制人”,教室里嘤嘤嗡嗡响成一片,让我根本就没法开口。

据我的经验,对付这种学生,讲道理根本就没用,再说只有一节课的时间,纵使我有万般本事,人家不配合,也施展不出来,这就到了用那个男老师的“survive”理论的时候了。于是我做了个深呼吸,逆着鼎沸的人声讲了我该讲的话,然后就给他们分发练习题。可这些学生的字典里大概没有“自觉”这个词,他们一看我没有发火,更加变本加厉起来,把练习题折成了纸飞机满教室地飞。我警告了好几次,想给他们留个面子,可他们安静了几分钟后,飞机又飞起来了,有一只居然撞到了我身上。这一下可真把我惹火了,也顾不了措辞了,厉声叫那两个铁塔般高壮的男生站起来,叫他们“滚出去”。当然了,按照章程,我还得给校办公室打电话,报告学生的姓名和“事迹”后才能把他们轰到那里去。尽管我一般很少“遣”学生去办公室,因为觉得这样对学生和自己都不好,但是这次真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两个人走后,班上虽然还有小动作小声音,但已经有所收敛。

有趣的是,过了一段时间,等我再次去这个学校代一个不同的班,又碰到了那俩人中的一个,在我还在努力回想在哪里见过他的时候,他已经提醒我在某某时候某某课我把他轰出了教室。时过境迁,我早已经消气了,看着他笑。最后撑不住,他也笑了,俩人击掌言和。

像这样的插曲,经常碰到,有苦有乐。用我一个同为候补老师“战友” 的话说:“做候补教师这行当的,很少有完美的时候”。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