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9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杨安泽艰难的竞选总统之路

发布日期:2019-11-01  来源:



    美国总统选举大黑马杨安泽崛起,为何华人支持率却很低

    美国总统选举中,美国历史上第二个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强势崛起,获得越来越多美国人,甚至大批黑左和白右的支持。具体参考上一篇文章《特朗普连任最强对手浮出水面:为什么华裔候选人成最大黑马》

    然而,杨安泽在美国华人中的支持率反而比较低,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美国华人,大都缺钙。

    从清末民初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受满清的毒害和西方文明中心论的误导,导致很多中国人以为,中国积贫积弱几千年,中国=腐朽落后,美国=先进发达。

    在美国的华人大都迷信美国的民主制度,他们来到美国小心翼翼的做良民,千方百计的要“融入”美国这个“先进”的体制,努力工作升学挤入中产阶级,普遍缺乏自信且没有改造美国的政治意愿,只知道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对他们来说,华人就像好莱坞电影中的定位,是一个边缘性的小角色,华人当总统?

    让他们想想都会觉得害怕:

    兰攸寒: 华人有这个能力吗?我举一些美国华人对杨安泽参加总统竞选的评论给大家看看:“事实是华人不可能当总统,更实际的是形成一个声音,让各派意识到华人的力量”“白左中混出个黄左”“感觉杨安泽之流的社会主义者是特【】朗】普【】连【】任的推动力”2019-7-1 09:44回复

    兰攸寒: “关键是你都要竞选总统了,请问你悔改信主了吗?你有从上帝而来新生命吗?如果有,感谢主,我为你祷告,如果没有信耶稣,那就快快回家信主吧,讲多了没用!”“竞选美国总统,你首先要代表美国利益。当然可以更关心美国华人的利益,但是根本上应该是美国的利益。2019-7-1 09:45回复

    兰攸寒: 你如果不能代表美国对中国的各种不当行为说不,你就不配成为美国总统”“对不起我不会选你!”

    对此,杨安泽在针对华人的演讲中直言不讳的指出:“我曾见过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奥巴马总统、克林顿总统和布什总统,就像你们也认识十几位参议员和州长一样。当你花时间与他们在一起时,你会发现他们并不比我们特别到哪里去。我向你保证。”

    华人并不比其他美国人差,为什么不能当总统呢?事实上,美国华人一共才500万人,即不团结,也不太关心政治,在美国大选中向来是无足轻重的角色。对于为什么要出来竞选总统,杨安泽解释得非常清楚:到2045年,美国现在的少数民族将逆转为多数。看看历史,在人类历史上极少有占主导地位的种族群体主动放弃其主导地位,越来越多丧失安全感的白人变得越来越敌对。而在接下来的10到20年里,谁将会成为美国社会眼中的最大竞争对手?中国。那些正在失去工作充满不安全感的白人大多数,将会越来越敌视华裔。我为我两个孩子的未来担忧

    距离2018年2月10日美国总统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占据《纽约时报》周末版封面第一次向群众宣布其要代表民主党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已经过去了八个多月。这位比奥巴马还要小三岁的少数族裔总统竞选者的出场并没有其他人惊艳,但他却想做第一个华裔美国总统。他在近期于纽约举办的白麓论坛上接受专访时说, “就算竞选失败了,我相信我也有其他方法可以一起将美国建设得更好,只是做总统可以做更多的事,有更大的影响力,我愿意为建设更好的美国付出努力。”“特朗普终结者”从特朗普一上台就想要竞选美国总统的杨安泽表示,当前美国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是最低工资标准。杨安泽说,特朗普上台以后,最低工资标准并没有得到增加,但生活成本、医疗成本、教育成本却增加了。“如果仔细分析上一次选举的选民数据会发现,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对于特朗普格外支持,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地区制造业的机器人和自动化集中程度越高,特朗普的支持率就越高,”杨安泽说。然而他认为,由于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的普及,美国中部制造业即将面临一次大地震,或将失去400万个工作机会,卡车司机可能成为第一个被影响到的群体,接下来零售业工人、呼叫中心的服务人员、快餐店店员等也可能被辐射。如果公民不能安居乐业,社会则难以稳定。于是杨安泽将“人性至上”设为自己的竞选口号。他提出“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即为所有18到64岁的美国人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金的基本生活费,以保障其基础生活。这笔费用将来源于企业。例如,企业在自动化的过程中因为解放人力和提高效率会获取大量利润,因此有理由来要求它们通过多缴纳增值税的方式来支付这笔费用。担心短期失业率增加的同时,杨安泽希望美国政府可以多关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给社会带来的变化,他表示,当前美国政府并没有对这两者对社会的影响有任何关注,也没有任何应对措施。“国家的资源应该尽可能的帮助每一个个体变得更强大,我们还需要提升公民的健康水平、高等教育受教育率、商业水平,以及让更多人得到重返学校的机会,”他说。他笑称听说过媒体给他贴的“特朗普终结者”的标签。“我觉得我就是那个人,我是来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与时俱进的美国梦”杨安泽出生于纽约北部一座安静的小城市, 成长于华人知识分子的移民家庭。他在布朗大学完成经济学学士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杨安泽毕业后顺利成章地成为了一名企业律师,负责并购和银行业务。但是这份工作他只做了六个月就离职了。“第一因为我不想一直做律师,第二我觉得一旦成了律师,就很难再从紧张的生活中脱离出来。于我而言,这是一个及时止损的过程。”25岁时,杨安泽投身于互联网创业大潮,但却被埋没于互联网泡沫。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不久,他加入曼哈顿培训公司,随后担任CEO,并将公司成功出售给教育机构开普兰,也因此体会到商业的魅力。公司卖出后,他创办了非盈利机构Venture for America,助力刚走上社会想创业的年轻人。项目主要招募名校毕业生,他们被安排到匹兹堡、底特律、新奥尔良等受到金融危机重创的中西部和南部城市,在当地的创业公司里经历两年在岗培训。项目第一年预算不超过20万美金,仅招募到了40个人,然而到2017年时,项目预算已经超过600万美金,共培养了500多名毕业生。他们先后创立了近30家公司,创造了上千个工作机会。他说,人们总是在讨论美国梦,40-50年代的美国梦是“要过得要比上一代好”,但是到了80年代和90年代 ,已经有50%左右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孩子不一定比他们过得好。他提出,美国必须将经济发展贯彻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里面的核心问题是,美国应该怎样让自己变得更发达。杨安泽提出给每一位赴美学习的国际学生发放绿卡。“我不觉得国际学生夺走了美国公民的工作机会,相反,大量国际学生涌向美国工作和学习可以给美国经济带来活力。更进一步地说,我觉得美国的优势就是可以吸引大量的国际人才。”“我要感谢你们来学习!不幸的是特朗普正在破坏这个优势,美国人应该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拥有更有前途的职业发展和更好的生活。”“Yang 2020”杨安泽从不认为他身上的华裔标签是他竞选的阻碍,他自信地认为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之一。他曾表示,“我觉得美国人希望看到一个非政治背景的领袖,一个年轻有力的领导人,一个认识到美国的问题,而后去解决的人,我就是这个人。而且,除了总统竞选,我希望自己打破种族的束缚,带领大家去关心美国。”杨安泽认为自己与特朗普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希望让更多美国公民切实感受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让美国公民更自信,同时也让来美国学习和工作的国际学生对美国有一定的归属感。“国际学生对美国的经济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他们有权利得到一份归属,” 他说。提及中国政策,杨安泽表示在全球化和国际化的浪潮中,势必会有赢家和输家,但目前很多美国人都不觉得美国是赢家。美国和中国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且中国在某些领域领先于美国,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发展一定对美国产生威胁。“中美两国应该是共赢合作的,两国应共同面对一些问题,比如气候变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竞选美国总统,杨安泽仍然面临很多困难。缺乏政治背景和从政经验,让他在扩大自身知名度和募集资金时受到了较大阻力。他表示,在竞选中他将充分利用社交媒体易传播的属性,让更多人通过社交媒体了解到他为竞选付出的努力和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大选前,杨安泽还需首先登记成为纽约州的总统候选人,然后合法地在该州全民投票中竞逐选票,从而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2018年10月10日,前纽约市市长、彭博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通过社交媒体中宣布,自己正注册成为美国民主党成员,并正式考虑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此前,布隆伯格曾大手笔向民主党捐款,以帮助该党夺回联邦众议院的掌控权。而这一次布隆伯格正式考虑加入总统之战,不仅会让杨安泽代表民主党竞选的道路面临更多挑战,也将为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增加一份有趣的谈资。

    在民主党2020年大选首次电视辩论中,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登上这个舞台的华裔,杨安泽交出了一份尴尬的答卷——在所有20名竞选人中,他的说话时间最少,仅有2分50秒,尚不及发言时间最长的前副总统拜登的“零头”。

    首场辩论结束后,杨安泽的支持者们和媒体专家一致认为与其他咄咄逼人的竞选人相比,他显得“过于安静”,除了脖子上没有打领带,他几乎没让人留下什么印象。

    倒是支持者们在辩论结束后在社交媒体上披露的一个意外消息使他成为了第二天媒体报道的热门:在杨安泽想要发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麦克风遭到了“静音”!

    主办方MSNBC电视台迅速否认了这一说法。但这并没有平息杨安泽支持者们的愤怒,而是将其视作是美国主流社会对华裔的又一次“公然歧视”。

    作为一个从一开始就不被人看好,“缺钱、缺人、缺经验”的政治菜鸟来说,杨安泽已然创造了一个华人在美国参政的里程碑——他每往前走一步,都是一个此前从未有华人涉足过的领域。

    7月31日,当杨安泽再次登上全美辩论舞台的时候,他的目标既简单又艰巨——只有获得更多的支持,更高的知名度,他的总统竞选之路才有可能在秋季继续向前。

    他能做到吗?

    

    杨安泽在第二场辩论

    初战失利

    杨安泽竞选团队的第一个目标,是登上民主党第一次全国电视辩论会的舞台,让从来不知道他的美国人在Google上搜索“谁是站在前副总统拜登身边的那个华裔男子?”

    这个目标在6月28日实现了——虽然他当晚的表现让大多数支持者感到失望。

    住在美国中部密苏里州的张冰那天早上四点多就起床去赶飞机,回忆起那天的经历,他仍感到兴奋莫名。

    “我浑身都是‘杨帮’(YangGang,杨安泽支持者的称呼)味儿!头戴MATH帽(杨安泽竞选口号之一的首字母缩写: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让美国更认真地思考,也有用数字说话的意思),西装外套上别有MATH徽章,背包上有两个Yang- 2020的徽章。我相信他会是美国下一位总统,他是我的偶像,华人的骄傲。”他说道。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竞选人史无前例的达到了23人,竞争空前激烈。

    当晚的辩论会,每个竞选人的团队只被分到20张入场券。作为早期的“杨帮”领袖,张冰有幸获得了一张入场券,得以到现场观摩。

    当晚每逢杨安泽讲话的时候,已年过半百的张冰都会兴奋地扯着嗓子高喊他的名字,直到喉咙沙哑。

    纵观整场辩论,首次在这样一个全国性的政治舞台亮相的杨安泽在大多数时间里像一个“乖学生”一般,站在一群急于表现自我的资深政客当中不知所措,既不知如何插话,也没有主动表达。他事后也承认,自己并不习惯于这种“直接粗暴”的辩论形式,看着身边两个竞选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感觉好像在看两个人“打乒乓球”一般。

    第一场辩论后即宣布退选的竞选人加州联邦众议员艾瑞克·史沃威尔(Eric Swalwel)就表示,站在那个辩论舞台上让人感觉“既孤单又压力巨大”,“仿佛所有人都在针对你攻击。”与其他久经沙场的政坛老手相比,缺少经验的新手杨安泽显然吃了亏。

    而没有什么知名度的他也难以引发主持人的提问热情,在辩论进行到第14分钟的时候,他才被问到第一个问题:“听说你要给每个美国成年人每月发1000美金,这是真的吗?”

    在现场的张冰注意到,整场辩论中除了杨安泽,没有人遵守发言时间的规则。而在当晚仅有的几次“指定发言”时,杨安泽显得有些拘谨,而且每次都在限时内用较快的语速答完问题,甚至有一次没有用完时间,主持人还感谢了他。

    直到最后的结束陈词,杨安泽才简洁明了地将他的竞选主题和理念介绍给观众,强调自己“不要左,也不要右,要前进”的口号,引起了现场一些掌声与欢呼。

    当晚辩论结束后,在和支持者的见面会上,杨安泽解释了没有戴领带的原因是为了表现更真实的自己,也是在这里,他透露自己几次想发言,结果麦克风却不回应的“技术故障”。这一言论随后被他的支持者发布在社交媒体上,“LetYangSpeak”(让杨说话)第二天成为了推特上的热门标签,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风波”。粉丝们随后进一步指出,此前MSNBC甚至不把杨安泽的照片放在介绍辩论的官网上,有故意歧视之嫌。

    尽管MSNBC第一时间否认他们关了杨安泽的麦克风。然而当晚另一位发言时间较少的竞选人随后也表示遭遇到了相似的“封麦”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当晚在直播中的确出现了好几次明显的麦克风事故,甚至一度导致辩论被迫中断。

    美国亚裔民主党俱乐部主席罗玲是希拉里2016总统竞选的亚裔骨干。她也是当晚辩论会现场上千名观众中为数不多的几位华人观众之一。

    罗玲感叹,“我们华人的力量太弱小了!杨安泽的出现已经创造了华人的历史,将会大大提高华人的政治地位和鼓励更多的华裔参政。但他的道路注定是曲折的,会有更多的险阻和挑战。此时此刻,他最需要我们华人团结起来和其他美国人一起来支持他。”

    为了安抚受伤和愤怒的支持者们,杨安泽在次日发推表示,“对于那些特意观看辩论支持我的人来说,我感觉很糟糕,因为我没有争取到更长的荧幕时间。我会做得更好,并很期待在7月(以及之后)的辩论!”

    对于杨安泽的表现,美国大选关键摇摆州爱荷华州华人协会主席、资深华裔政治活动家燕晓哲认为,“他身上有亚洲人的谦逊,却少了些欧美人的犀利。”

    “中国有句俗话说:好酒不怕巷子深。但是在美国,如果你不去主动兜售自己的观点,没有人会知道你。华人传统上往往比较谦逊和内向,不喜与人争论,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在杨安泽身上可以看出来。”他说道,“但是在辩论中,适当的‘攻击性’并不是负面的,比如说对其他竞选人的政策进行一定程度的建设性批评,可以为观众们提供对华裔不同角度的观察。”

    尽管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燕晓哲认为,杨安泽的参选对于美国500万华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成就和胜利。

    燕晓哲认为,即便是在美国华人当中,目前支持杨安泽的人仍是少数,大部分华人还在观望或是不支持他。

    “美国华人有一大特点,就是喜欢封闭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愿意走出去。很多华人觉得政治和自己无关;其实华人不明白,政治首先是利益,也关乎权力,而权力产生利益。华人总说自己受到歧视,其实是我们先歧视美国社会。”燕晓哲说。

    1990年代初来到美国的燕晓哲,总爱说自己耽误了12年才开始了解美国政治。当时在爱荷华州立大学读社会学的他,因着受到同学的影响阴差阳错地走上了关注美国大选政治的“歧路”。

    2003年,燕晓哲创立了美国总统青年领袖计划,立志让更多华人青年对美国政治和社会有第一手的了解。从那年起,他开始参与到历届美国大选的爱荷华州初选中。因为爱荷华州在美国大选中独一无二的位置,他几乎面对面接触过自2003年以来所有的美国总统竞选人,成为了当地华人中的“总统竞选专家”。

    “在参与政治和公共事务上面,我们华人中的‘热血少年、中年、老年’,太少太少了!”燕晓哲叹道。

    “杨安泽肯定不是华人中最优秀的,但是他愿意走出来,他是我们可以找出来的人当中最优秀的!”他说。

    

    CNN辩论会现场

    49街办公室

    孙晓光是今年元旦正式加入杨安泽竞选团队的。

    2019年1月1日,60岁的孙晓光暂别西海岸的家人们,独自一人从加州飞到纽约。在曼哈顿中城第49街的一间小公寓内,成为了杨安泽总统竞选团队的第七位成员——也是迄今为止团队中唯一的华裔。

    “这里原先是杨安泽母亲的住所,后来成为了我们的竞选总部,也是我的临时住所。”他回忆道。

    这个已经年逾耳顺的男人说,自己每天在纽约睁开眼睛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后悔应该更早来这里“打仗”。此前,在加州政治圈里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他竞选过市议员、做过别人的筹款经理,是少数积极参政议政的华人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几乎为所有目前美国政坛的华裔政客募过款。”

    1月的纽约仍是寒意逼人。穿过熙熙攘攘的时代广场,迎着清晨的寒风,孙晓光每天都会在39街拐角的小咖啡店买一杯咖啡后再上楼。办公室的自动咖啡机是1月底才有钱买的。

    那时候的办公室空空荡荡,只有五个折叠办公桌——每张桌子不过两个飞机靠背上小桌子那么大——分别坐着竞选经理、负责社交媒体、总务、日程、政策和筹款的他。在他加入之前,团队的平均年龄刚30出头。

    办公室的墙上贴着几张针式打印机印出的竞选标语,最引人瞩目的是那张——“A longer shot than long shot— Quoted from New York Times”(一个机会极其渺茫的竞选人——摘自《纽约时报》对杨的专访),不知是用来自嘲还是自勉。一面签字墙上稀稀拉拉分布着一些谁都无法辨认的到访者签名。

    每天,杨安泽骑着自行车,送孩子到学校后就会来到49街的办公室,和大家一起绞尽脑汁讨论如何才能吸引起更多人对他的关注。那个时候,尽管他已经宣布竞选一年多了,许多人仍从未听说过他。甚至在竞选总部的大楼里,经常会发生如下尴尬的对话。

    “你好,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杨安泽,我在竞选美国总统。

    “哦,真的吗?呃,祝你好运。”

    “谢谢。”

    在那段日子里,只要有人要见他,他们就马上出发,毕恭毕敬在只有一个人的“电视台”接受采访,在雪地里来回找门牌号,希望不要迟到,到街边咖啡店见陌生人。许多拜访都是毫无意义的。“我和杨安泽总是开玩笑说,总有一天人们会认出你的。”孙晓光说。

    转折点出现在1月下旬。杨安泽经朋友介绍上了著名脱口秀主持人Joe Rogen的聊天节目,长达两小时的访谈被上传到youtube上后被观看了上百万次,至今,支持者们仍推荐这是一个“必看”的采访,许多人因为这个采访改变了对杨安泽的看法。

    仿佛是一夜之间,互联网上开始涌现出一大批杨安泽的支持者,这些人以中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他们当中的死忠粉丝,成为他的支持团体“杨帮”的早期领袖。自此,杨安泽的竞选开始逐渐进入到美国主流媒体的视线。

    4月,CNN为几位竞选人举办了市政厅选民见面会,这是杨安泽竞选的第二个里程碑。当天节目录制完后,杨安泽和他的团队们还在喝庆功酒的时候,网上捐款已经掀起了一阵狂潮。“小额捐款每天都在创纪录,平均每人17美元,这股热潮将杨安泽的竞选带出了濒临破产的‘黑暗时刻’。”孙晓光回忆道。

    截止到目前,杨安泽已经收到了超过两百万美元的捐款,绝大部分来自普通民众的小额捐款。尽管和其它明星总统竞选人相比还有很大距离,但是作为非建制派竞选人的代表,并有热情如火的“杨帮”粉丝支持,杨安泽的竞选在一点一点积聚着能量。

    

    杨安泽(右)与孙晓光在打篮球

    骗子还是华人的骄傲?

    一年前,几乎没有人知道杨安泽是谁。

    一年后,知道他的人分化成了两大阵营。少部分成为了他的忠实支持者,而更多人则会礼貌地对他“付之一笑”后走开,更为激进的,会称他是一个疯子,或者是一个骗子。大部分人都认为,他走不了多远。

    确实,就连杨安泽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能走这么远。

    在2018年3月第一次采访他的时候,杨安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竞选美国总统从来不是他的梦想。而在今年4月,澎湃新闻在纽约再次采访他的时候,他看上去显得信心满满。

    在他2018年出版的《对普通人的战争》一书中,杨安泽描述自己曾是一个在纽约上州长大的“瘦小”的亚裔男孩,经常被人嘲笑和戏弄的童年使他后来产生出一种自发关注“受排挤边缘人士”的同情心,这无形中也引导了他日后一生的追求。

    从许多方面来说,杨安泽是美国主流社会心目中对“模范族裔”华人认知的一个典型代表。1975年他出生于一个华人知识分子移民家庭,父母在加州伯克利大学读博士时相识,曾在通用电气和IBM做工程师的父亲有过65项发明专利——这成为他后来在辩论会上用于证明移民对这个国家贡献的时候常提到的例子。

    从一所全美顶级的私立高中毕业后,杨安泽拒绝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去了美东的常春藤大学之一布朗大学读经济和数学,后来又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顺利进入顶级律师事务所工作。在哥伦比亚大学他认识了自己日后的妻子,两人在2011年结婚,育有两个男孩。

    选择去竞选总统绝非是一个像杨安泽这样背景的美国华人会做出的“正常”选择。在他的书中,他解释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曼哈顿的工作经历让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种“精英人士”的工作方式,于是他选择了辞职,开始了创业之路。

    在华尔街的互联网公司里创业失败多次后,他终于赚到了第一桶金。2011年,杨安泽卖掉了自己经营的教育培训公司,再次创办一家非营利机构,而这次一次创业的经历,直接导致了他日后产生竞选总统的想法。

    在他的书中,杨安泽详细描述了自己在过去7年中因工作原因,广泛而深入地同时接触了美国东西海岸高科技发达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后受到的巨大冲击,并因而生发出的思考。书中用大量的事实和数据描绘了他所看到的“另一个美国”。

    尽管顶着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的盛名。过去几十年,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许多美国人不再拥有父辈那样的发展机会和生活质量。在全球化浪潮和自动化技术迅猛发展的双重夹击下,中低层人群的状况正在快速恶化。

    与许多人认为的不同,全球化并非美国蓝领工作机会的头号杀手,自动化对工作机会的吞噬速度,是全球化的四倍。这两大因素加在一起,带来了美国劳动参与率的下降。仅从2000年到现在,美国就失去了950万个工作机会,其中包括超过3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

    而这些蓝领失业人口中成功通过再就业培训找到工作的比例只有不到15%,大部分人靠领救济过日子。杨安泽认为,特朗普在2016的当选正是美国社会所面临严重问题的表现。特朗普利用了这一机会,却没有能够给出正确的“解药”。

    基于这样的认识,杨安泽提出了“人口自由红利(Freedom pidend,又称为“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的解决方案。他主张给所有美国成年人每月无条件发1000美元,而经费的主要来源将通过向在新的工业革命中获利最多的互联网大企业征税而来。

    而对他的大多数批评和质疑,都集中在这一旗舰政策上。在他的书中,杨安泽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政策理论基础和形成的过程。

    他解释,不同于福利,UBI实质是一个因为贫富差距让底层失去希望的情况下,推动经济改革的资本主义2.0改良版本。

    他还指出,从十八世纪的美国国父托马斯·潘恩、到1960年代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再到今日硅谷巨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脸书总裁扎克伯格、特斯拉电车创始人马斯克,都在不同场合表示过支持UBI。在尼克松政府期间,国会差点通过UBI法案。奥巴马总统离任前也提到过自动化和全球化对社会的冲击,并指出美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进入对UBI的全面讨论和实践。

    这些解释显然并不能打消大部分人对这一理念的“深度怀疑”。让懒人不劳而获,会打消人们工作积极性,造成通货膨胀…等等诸多疑问经常被他的反对者们所提起。

    杨安泽的支持者则认为,UBI是在机器淘汰人工的大时代来临之际,建构的一个高科技技术通达人性关怀的桥梁,避免享受科技暴利的公司和资本过度过快地消费美国普通民众的基本生活,制造社会结构性崩溃的危机。这一理念能否被大多数人所接受,目前看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安泽在俄亥俄州向当地居民演讲

    第二场辩论:“已然脱颖而出”

    就在第二场辩论开始24小时前,杨安泽又收到一个坏消息。

    在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被告知可能失去参加下一次辩论的机会。根据新的规则,9月开始的秋季辩论门槛将大幅提高:如果在8月底前不能同时满足拥有13万名捐款人和4项被认可的支持率超过2%的民调两个条件,那么竞选人将无缘参加第三次电视辩论。

    原本,杨安泽的团队已经顺利达到了晋级9月下一轮辩论的条件。在7月30日发给他支持者的一封邮件中,竞选团队兴奋地宣布杨安泽已经提前满足了晋级9月辩论的条件——然而仅仅不到24小时后,DNC总部的一份邮件称其中一项民调不符合要求——给杨安泽团队和支持者们的热情泼上了一盆冷水。

    

    杨安泽在西雅图的竞选活动

    7月31日,在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第二场辩论开始前,他在发给友人的一封邮件中说道:

    “我觉得很遗憾的是,这些辩论的动机并不是为了表达并捍卫他们伟大的思想,将自己与其他所有人区分开来。也许我明天会就此说点什么。”

    第二天晚上,他在辩论中向全美国的观众们这样说道:

    “你们知道在上一次辩论之后媒体不停地谈论我的是什么吗?不是我在全国民意调查中是同台人中排名第四这个事实,而是我没有系领带这件事。

    “我们没有谈论未来的自动化,包括密歇根州将失去数百万制造业工作这个事实。我们在这里化好妆,准备好了攻击用语,扮演着电视真人秀中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出了一位真人秀明星总统的原因之一。

    “我们需要极其专注地面对当今真正的挑战,比如美国最常见的工作岗位可能在十年内不再存在,或大多数美国人无法支付日常账单这样的问题。

    “这不是向左,不是向右,而是向前。这就是我们将如何在2020年击败唐纳德·特朗普的办法。”

    在第二场辩论中,杨安泽依然是发言时间最少的竞选人——尽管从不到3分钟提升到了8分多钟,他依然是少数几个没有主动攻击别人的竞选人——然而外界对他的认可却有了大幅提升。

    在移民、全民医保、气候变化、种族鸿沟、外交和男女平等等多个话题上,杨安泽均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而每一次发言,都巧妙地将之和自己的主要政策联系在了一起。

    《纽约时报》评论员查尔斯·M·布劳恩(Charles M。 Blow)认为,杨安泽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问题的思考角度。他似乎总是从不同的角度,从更高的知识和逻辑层面来回答问题和阐述他的方案。简短,简洁,却异常清晰。

    尽管并不同意发1000美元的主张,布劳恩并不掩饰他对杨安泽的赞赏,“当我看到这个人——诚实而不张扬——被身边的‘政客和投票观察者们’围绕着时,在那些总是想掩盖真相并不断变换说辞的人,那些被太多个人野心所消耗的人当中,他已然脱颖而出。”

    

    杨安泽在募款会上和华人支持者合影

    杨安泽目前尚未出局。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去争取到最后一个符合要求的民调。如果他能做到,就能和人数更少但是更强大的竞选人一起留下参加秋季的辩论。但即便他的竞选到此为止,他已为美国华人的从政之路立下了一座里程碑。

    杨安泽的支持者张冰喜欢引用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的一句话来总结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心路历程。

    “从来都不要怀疑一小股有思想和意志的公民能够改变世界;事实上,世界就是他们改变的。”

    胜川普,创奇迹!杨安泽,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总统?

    当我们知道有华裔要去参选美国总统,第一反应居然是:……搞笑吧?

    因为看过太多的华裔人士在西方主流圈打酱油的身影,所以下意识地认为,这个姓杨的并不会为自己杀出一条真正的活路。但是当我看了杨安泽与Ben Shapiro几个月前的一次访谈节目,我便瞬间路转粉,对这个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华裔总统竞选人刮目相看了一百二十分。

    不光是我以及一大批因为种族亲近而天然关注Yang的华人粉丝,就连一大批美国白人,甚至是川普的部分支持者都开始蠢蠢欲动,要掉转矛头,支持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亚裔候选人。

    

    杨安泽是实打实的美国精英,本人学经济与法律出身,父亲在IBM和GE工作,拥有69个美国专利;母亲读完统计学硕士后,成为了一名画家;还有一个心理学教授的哥哥。

    与其他美国政客不一样,杨安泽的言谈风格非常务实,不打种族亲情牌,也不关注个人形象的宣传,更没有什么国家主义。事实、数字、逻辑,让杨安泽的每一次发言都掷地有声,充满魅力。

    每人每月一千美金

    政府无条件给全国所有人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金现金!这么一个看上去简单、粗暴、甚至显得很没有脑子的竞选观点便来自于杨安泽。

    乍一听,就觉得是一个想要上台作秀表演的网红,没想到这个政策却大有来头,甚至在欧洲一些国家还推行过。它的学名叫无条件基本收入 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即政府给每位年满18岁的公民,无条件每月发放固定数量的现金。

    

    在这里,杨安泽把自己的政策叫做“自由分红”。杨安泽向大众如此解释自己的政策理由:

    “无人驾驶的发展必定会取代美国数百万货车司机的工作,因为无人驾驶可以做到降低车祸风险,一天可以工作24小时。现在货车司机一天开十几小时,其实十分危险,经常需要用药提神。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无人驾驶对提高美国社会生产力有正面作用,但这数百万货车司机的生计,也会成为巨大问题。”

    “除了货车司机,将来很多重复性的劳动力工作将会被机器、数据和自动化等等新科技取代,例如,沃尔玛的收银员、餐厅的服务员、实体购物中心的售货员等等。”

    

    “按照经济学理论来说,这些失业的工人会学习新的技能,重新找到工作,但如果你到那些社区去看,就会发现,差不多一半失业人口都再也找不到工作了,你会发现酗酒、吸毒和暴力事件上升,这导致了很多的痛苦和绝望,而国家却没有能够去对应这个问题。”

    “而且这个自动化趋势还在加速进行,所以我们才叫它第四次工业革命。不出十年二十年,大部分的工作岗位都会被自动化和AI代替。这将是一次社会危机,而我的政策,就是为了尽早部署解决这个危机的方案。”

    自由分红如何解决问题?

    关于“自由分红”凭什么可以解决问题,杨安泽继续解释道:“我们现在的社会为什么贫富差距这么大,为什么很多人生活质量在下降,并不是因为人们变懒了,而是因为市场的竞争并不公平。”

    “富有的人可以不用担心基本生活所需,可以不用担心生病,可以有更多的创业初始资金,可以更容易获得优质的教育,这些竞争优势,都让自由市场经济无法充分发挥作用。”

    “而有了‘自由分红’,可以让更多的人不输在起跑线上,可以让他们在追求新的工作岗位的时候,更多一份保障,可以增强社会经济活力。如果有基本的财务支持,人们就能腾出时间来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照顾孩子、照顾病弱、参加社区服务等等。”

    

    “美国有40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而贫困是一个无底的深渊,绝大多数人无法靠自己摆脱。有了自由分红,大部分人可以立马摆脱贫困,进入正常的生活。”

    “自由分红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就是,越缺钱的人,拿到钱之后越倾向于用来消费。而且同样1000美元,对穷苦的人来说,很可能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对于政府而言,这些钱立马就会进入消费市场,并通过税收回到政府手中,以维持未来的花费。而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帮助很多挣扎在贫困线的人,获得更多的机会,获得更多的自由。而且随着消费的增多,市场也会更加活跃,就业机会也会增加,形成良性循环。而自由分红搭配上增值税,这个良性循环的的架构就完整了。”

    讨论健保、移民、经济等问题时,杨安泽都给出了清晰的答案,而且不断提及他的标志性政策——向每个成年人每月发放1000元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指出此举能解决一系列问题,如女性和少数族裔同工同酬问题、刑事司法不公平问题,甚至气候变化问题。

    

    钱从哪来?

    关于这个问题,杨安泽的回答也没有丝毫含糊:

    “根据计算,大概需要1.8万亿美元。实际上现在美国在社会保障上每年的预算已经有1.5万亿美元。而我会把这个‘自由分红’设计成一个可选项,即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是要社保福利,还是要‘自由分红’。这样,有很多已经领社保或其他福利的人,就不需要‘自由分红’了。因此,只需要1.8万亿。”

    “而这笔钱的来源,我的政策是在美国收取增值税。大家都知道像亚马逊这样的大技术公司,在美国一分钱税都没有交。但实际上,他们只在美国能一分钱都不交。因为在其他国家都有增值税。欧洲有增值税,东亚有增值税,只有美国没有。”

    “这就导致他们可以钻税收漏洞,做到实际上不交一分钱,却能够不断扩大资产。这才是美国贫富差距的根源,也是高科技企业近年资产暴增的原因。而我设计的增值税,能够让亚马逊每卖出一本书,让谷歌每进行一次搜索(和广告),都交上他们应该为社会所交的税。这样即使他们转变为自动化生产,完全不用工人了,我们也能从那里获得税收。而且你不用担心他们跑路,因为我设计的增值税,税率只有欧洲的一半。”

    

    出色的现场辩论

    7月31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第二轮的辩论在底特律的Fox剧场举行。杨安泽在辩论中幽默风趣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不时赢得全场观众喝彩欢呼,被许多媒体评为当晚辩论的胜利者之一。

    杨安泽在开场发言中说:“特朗普的反面是一个喜欢数学的亚裔。”这句话让全场掌声笑声一片。除此之外,当杨安泽谈及移民问题时,他也表现得非常有吸引力与一针见血指出问题的根本。

    “移民正在成为替罪羊……经济问题却和他们无关。……我自己就是移民的儿子,我父亲作为研究生移民到这里,为G.E.和IBM申请了超过65个美国专利。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是笔合适的交易。这是我们需要讲述的移民故事。我们不能总是去关注一些让人郁闷的故事。”

    “如果你在密歇根访问一家工厂,你看到的不是满厂房的移民,你会看到满厂房的机器人和机器。移民被当成替罪羊,但那些经济问题却与他们无关。”

    “真正的问题是几乎所有美国人都看到这样的事实:身边的商场在关闭,因为亚马逊和自动化技术正在威胁着美国人最普遍的工作机会,而这些问题才是让川普在2016年获得愤怒的失业白人选民支持而当选的原因。”

    

    杨安泽的结束发言也赢得全场喝彩。他抨击了美国媒体和政治,指出,美国“真人秀式”的选举模式铸就了特朗普2016年当选。首轮辩论中,杨安泽是全场唯一未系领带的参选人,被媒体广泛批评“不修边幅”。

    他表示,媒体中的一些人在第一轮辩论中更关注他的穿着,而不是他的政策建议,并呼吁选民“像激光般聚焦”在国家面临的紧迫问题上。他讽刺道:

    “我们在这里,脸上扑着化妆品,背诵着记好的台词,在这个真人秀节目中扮演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选出一位真人秀明星作为我们总统的原因之一。……我们需要像激光般聚焦在当今的真正挑战上。”

    一战成名

    谷歌搜索数据显示,周三夜的辩论,所有昨晚候选人里面,杨安泽多次在分时段跟踪里排名第一,最后结束阶段排第二,在他前面的是前副总统拜登。

    “Andrew Yang”成为推特热搜榜排名第三的关键词。但是前两名不与具体候选人有关,一个是现场出现抗议者的意外事件,另一个是整个民主党辩论做关键词。因此,杨安泽实际上是民主党登台的十个候选人面被搜索的第一热门;

    Dailykos的及时民调“谁是周三夜辩论赢家",杨安泽排名第一;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USA Today、大媒体"商业内幕"的文章都认为,杨安泽是发挥最佳的候选人;在媒体彭博社公布的政治金融预测股票中,杨安泽的股价排名第六,交易量已经飞跃致第二,仅次于首位的前副总统拜登。传说中的“潜力股”莫过于此了。

    

    杨安泽的推特粉丝也在辩论时段里以每分钟涨上百人的速度增加,一夜之间,就多了上万人。这个成绩排名民主党20个候选人之最。

    杨安泽顶住压力展现自己的能力,也体现了他能在全国性的舞台上快速适应并掌握辩论技巧的才干。而他的竞选之路完美诠释了一匹黑马的故事。

    胜川普,创奇迹?

    目前为止,Andrew Yang在各种采访和演讲中的表现可以说是所有亚裔政治明星中最闪亮的那一颗。口才好,逻辑性强,完全可以与川普一决雌雄。无论是气场,还是辩论,在所有的候选人中,Andrew Yang都是那个最有可能击败川普的哪一个。

    照目前的表现来看,Andrew Yang应该会没有悬念地出现在第三第四次辩论中,还会通过电视直播向全美阐述他的政策,他会走得很远很远很远很远很远……

    曾几何时,主流媒体各种不待见他,甚至各种以八卦式的新闻歪曲Andrew Yang的个人形象,但是Andrew Yang硬是凭借互联网的春风,一步一步熬到了现在。形势已今非昔比,之前是不起眼,现在是竖在各大候选人中的头号眼中钉。

    要知道2015年这个时候,川普的民调只有1%。Yang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了2008年奥巴马和2016年川普两次革命性选举胜利的影子。甚至,他比奥巴马与川普更加有晋级优势。

    

    只有Yang,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社会问题的重要症——自动化与人工智能带来的社会重构问题。不讲身份政治,只讲事实,数字和逻辑,然后给解决方案,把个人与社区切身利益的发展议题放在更重要位置,气候改变,堕胎,枪支,移民等传统宏大问题统统往后放。

    一个政策,团结了所有需要团结的人,发动了所有潜在投票的人。好吧,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总统,就在眼前,立此存照。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8.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