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22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为什么过去四十年中美关系稳定,而现在不稳定了

发布日期:2019-09-25  来源:
    作为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剑桥大学教授马丁·雅克深谙中国历史与现实。2019年9月6日,马丁.雅克出席“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午餐会现场,就中美关系发表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马丁·雅克在午餐演讲上发言

    (文/马丁·雅克)

    自从特朗普政府一年多前首次对中国加征关税以来,人们就一直在猜测两国是否能够达成某种和解的协议。

    我认为,认为两国关系能够很快回归原状的想法,是因为没能深刻理解美国态度转变背后的深层力量——这种转变不是因为特朗普,而是美国国内两党共同作用的结果。它的发生并非偶然,更不是因为某些个人激进的偏好。

    1972年到2016年间,中美关系的稳定实际上是基于两个基本的假定:

    其一,中美两国的关系是非常不平等的,美国能力远远超过中国,并且能继续保持这种优势。第二是假定中国注定能成为一个西方模式的国家。

    这两种假定都被证明是错误的。中国经济目前已经和美国经济规模相当,但是其模式依然和美国有很大区别。

    事实证明,这是惊人的错判,它源于美国的自大,是霸权盛气凌人的象征,认为自己的影响力全能且永恒。直到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的观念才开始与现实接轨。

    美国新的立场的基础是,中国对美国的全球霸权构成了威胁。这背后有两个因素:

    首先是中国经济引人注目的持续的崛起,其次是美国的相对衰落——前者即使现在没有被普遍承认,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相比之下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无法接受自己的衰落。

    事实上特朗普是第一个承认这一点的美国总统,比方说他提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号,但他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却是拒绝1945年后的多边主义,转而拥抱美国的民族主义。

    人们常认为这(即美国无法容忍自己的衰落)是一种反常现象,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反,1945年以前,这一直都是美国的常态。在历史长河中,美国在1945-2016年间的做法才被认为是一种错位。

    推动这一转变的还有另一个强大的因素。特朗普总统辨别出了那些在1980到2016年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浪潮中生活水平几乎没有提高、甚至下降的美国人,并向他们发声。正是他们的声音和不满破坏了之前的共识。

    同样的错位在整个欧洲——尤其是英国都可以发现,它们正瓦解着西方政治。

    从更广泛的背景来看,这种范式的转变很少是短暂的。比方说西方战后的社会民主福利共识从1945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末;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在1980年到2016年期间占据主导地位。

    很难相信美国的民族主义倾向只会持续几年,甚至只是两个总统任期。与此同时,美国也很难接受它的相对衰落和世界地位不断下降的事实。美国将继续让中国对自身的问题负责,因为这比解决国内那些棘手甚至无法解决的问题要容易得多。

    历史的车轮已经转动。英国在这方面提供了非常有益的教训可供借鉴。英国的相对衰落可以追溯到1945年,不过更确切地说是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

    从1945年以来,英国一直在努力重新定义自己,正如脱欧所证明的,英国一直没有找到答案。现在它面临着两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这个国家完全分裂,而且常常会因为怀旧的情绪而畏首畏尾,不能放弃过往,这也就是为什么英国的未来目前看起来如此黯淡。

    

    8月13日,英国利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前往利兹监狱参观。@视觉中国

    中国和美国之间未来的和解需要什么条件?

    美国必须承认,中国在各个方面都是美国的平等合作伙伴。这将为两国间一种新的合作形式铺路。这是基于美国承认中国和美国是不同的,而且将一直不同。

    这样的认识才能为全球发展开辟新的可能性,但是现实道阻且长。我举一个例子,美国的一个核心要求就是要中国政府停止补贴关键行业,比方说《中国制造2025》计划当中支持的产业,但是这却是1978年以来中国政策的核心。

    通过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实现了显著的经济转型,实现了国家与市场的结合,这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也是被证明迄今为止现代最成功的经济战略,使得7亿多人摆脱了贫困。因此,中国人正当的、也是合乎情理的认为美国的这一要求毫无根据,是对其主权的侵犯,否认了中国人决定自己经济政策的权利。但是两国平等关系的基础就要求美国尊重中国是不同的。

    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历史和文化的问题。

    在中国,国家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位置一直和西方传统观点截然不同。想象一下,若中国政府坚持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发挥类似自己的作用呢?

    上述观点是荒谬的,而美国政府能够反驳这一要求的唯一理由,是认为美国和西方的做事方式一直、并且将继续是普遍的规范和行为准则。

    但是中国的崛起从两个方面破坏了这种长期存在的西方假设:首先,中国现在极其强大,不会因压力妥协;其次,它的文明根源也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中国和美国之间任何平等关系的基础都必须要尊重和承认这些不同。

    这么说吧,显然我们距离能够实现这种理解和尊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所领导的美国正在忙着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不管是精英阶层还是普通大众阶层。我们可以称之为“大倒退”。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接受一个更加悲观的可能性,即美国政治一方面是占主导地位的多边主义共识的影响,另外一方面则是“特朗普主义”。

    虽然我不想用这个词,但在我看来特朗普之后可能还会有更加激进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他们远谈不上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反而会让这些问题更加严重,更加分化美国,使美国的全球影响力降低。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能会变得更加怨恨、更加愤怒、更加激进,更加右倾——同时,美国想要与中国维持一个更好的关系也将更难。

    诚然,这些也有可能造成一个好的结果,特朗普这些不一致的贸易政策会对美国的经济带来负面的影响,并且让这个国家在全世界的地位也岌岌可危,到那时他的政策不再受到公众的支持,大家对于与中国合作的态度也就会发生改变。

    美国在贸易战当中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如说保尔森曾经在《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所说——就是关税,还有与中国经济动力的脱钩,而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具竞争力也是最大的市场。

    美国的经济将逐渐失去竞争力,因此贸易战以及贸易保护主义会最终使美国经济衰退。当然,贸易战会让两个经济体都受到损害,同时也会让全球的经济受到损失,但从长期来讲,美国的经济可能会成为更大的一个输家。

    我们是可以看到的这个趋势的。2018年7月到2019年6月,特朗普实行关增加税的第一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增加了1%,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大概21%。

    从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我们谈到治理,尤其是经济治理这个领域时,中国其实比美国要成功得多,而特朗普在这方面其实有很多的劣势。

    此前,美苏之间的“冷战”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两个经济体基本上都是互不相连的,最主要的冲突在于两国之间的军力竞争。而这一次我觉得是非常不一样的,美国一直以来以军事实力作为最重要的力量体现,然而中国却不是这样:中国最重要的两种权力表现形式——在历史上和当代——都是是经济和文化。

    

    中国的子孙认为我们应该去避免战争,而不鼓励战争,这并不是意味着中国的军事力量并不强大,而是中国不会像美国(或者苏联)那样行动。

    中国看重长期,他们相信在长期,中国的经济和文化实力将会最终成为决定性的力量。这种思想使中国人非常有耐心,这和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国有前瞻的思维,明白现状不会持续到永远,中国在未来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新的大国。中国的崛起其实一直都是以一种非常和平的方式,同样的崛起在美国、欧洲的法国、德国,还有日本,其实是非常不一样的。

    从1978年以来,中国的崛起都是非常和平的。中国有一种非常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这源于截然不同的历史。

    中国会找到办法抵抗美国对中国的削弱和孤立,它的崛起会继续,但它也需要与美国保持一个持续沟通的状态,尽可能避免美国找到更多的理由或者借口使关系继续恶化。

    中国的耐心已经有所表现,中国在反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和对华为的行动,但同时也非常小心,不激化关系,或者给美国升级的理由。这非常重要,不为短期好处牺牲长期利益。

    当然,中国也必须建立更多的桥梁,来增强与更多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包括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够抵挡住美国对中国的孤立,才能对世界展现中国多边主义的目标和价值观。

    (文章转载自微信号“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原稿略有删节。)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