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22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李嘉诚没有原罪

发布日期:2019-09-19  来源:

    【摘要  有经济学常识的人知道,房屋售价表面是由商人给出,实则由市场供需状况决定。香港经济繁荣,居民购买力强劲,这无需多说;香港房价居高不下,问题出在供给之上——政府垄断了土地供应。港英时代,香港土地供应就是源出一孔;时至今日,制度没有改变,供地还在不断减少,房价焉有不涨之理?】

  

    作者:陈兴杰,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来源:人文学会

    很难想象,过去几十年一直被奉为华人骄傲、商业巨子的李超人,最近短短几天时间,就成了为富不仁的代名词。许多人称他为寄生虫、吸血鬼——这些话语多么熟悉啊。六十多年前,伴随着这样的话语,无数商人被打倒,资本家成了肮脏的词语。

    看到微博上漫天飞舞的大帽子,真有恍如隔世之感。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投机倒把、囤积积奇居然还是天大的罪名,可见经济学普及和市场化教育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对李嘉诚最严重的指控是:以李嘉诚为代表的一班地产商,垄断了湘岗地产业,造成房价畸高,人民困苦。许多人喊出话来,湘岗经济想得救,必须打倒李嘉诚。自今年湘岗事件以来,这样的观点几成媒体共识,仿佛不骂几句李嘉诚,就不够深刻。

    李嘉诚真是湘岗高房价的祸首吗?当然不是。

    有经济学常识的人知道,房屋售价表面是由商人给出,实则由市场供需状况决定。湘岗经济繁荣,居民购买力强劲,这无需多说;湘岗房价居高不下,问题出在供给之上——政府垄断了土地供应。港英时代,湘岗土地供应就是源出一孔;时至今日,制度没有改变,供地还在不断减少,房价焉有不涨之理?李嘉诚之成功,固然是个人奋斗的结果,也不要忘了大环境。

    1960年代湘岗经济起飞,当时贸易、制造、纺织、玩具等百业行业,地产业也很兴旺,却不像今天这样举足轻重。当时湘岗地产业有上百家公司,李兆基、郑裕彤、吴多泰等众多日后大佬都在其中,他们看好湘岗经济,无论商业地产还是居民住宅,都将迎来井喷。

    早期湘岗房价节节上升,却不算离谱,一个重要原因是:供地较为充分,填海也颇自由。相比需求的火爆,土地供应也在增加。中产阶级想买房,大体还买得起,房价问题不突出。为了让中产阶级买得起房,地产商建出大量小面积住房,并发明“楼花”。今时今日被批为邪恶的许多房地产现象,一开始都是在满足购房者需求。

    湘岗地产业发展早期,李嘉诚不算嗅觉最灵敏——他的第一桶金是在塑胶花上挖到。进军房地产,则反映出他独到的投资眼光。湘岗土地制度最大的特点不是稀缺,而是垄断。土地稀缺,可以开山填海,源源创造;一旦被垄断,哪怕有数百平方公里旷野,也是徒唤奈何。湘岗房价此后发展,继续证明这一点。

    据中英谈判签署联合声明,回归之前的港英政府,每年批租土地不超过50公顷,政府公屋用地不在此限。当时李嘉诚判断,既然政府减少供地,并且要兴建公屋,商品房供地必然减少,房价只会大涨。当时很多人对前途缺乏信心,湘岗房价持续低迷,竞争对手举棋不定,李嘉诚则大举进入,成功抄底,一举奠定他在湘岗商界的地位。

    李嘉诚长期看好湘岗经济发展。他认为,中国政府做出“一国两制”承诺,土地制度也将萧规曹随。港英遗政不变,房价长期上涨。他没有看错,湘岗房价在经历短暂的挫折之后,1990年代不断上涨。有人心思定,经济繁荣的因素,更主要还是对未来的预期。地产行业在湘岗异军突起,直至占领富豪榜前几位,正是在这几年。

    

    因此,说李嘉诚造成湘岗高房价,还不如说,湘岗土地制度推高房价,进而成就李嘉诚。没有李嘉诚,也有郑裕彤、李兆基等人。没有这些地产商人,也有其他人获利。试问,如果说李嘉诚要为湘岗高房价负责,那其他城市的高房价,谁来负责呢?

    一种流行却似是而非的说法是,1998年金融危机之时,湘岗政府正有意发展互联网新兴产业,以抒时困。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提出“数码港”计划,获得政府批地支持。该地块有60多亩,目的是建设8栋低层写字楼,配备先进网络设备,吸引全球互联公司入驻。孰料这家名为盈科数码的公司,在经历短暂高光后,就遇上互联网泡沫。“数码港”沦为普通的商业地产——成就了李泽楷的地产投机生意。

    这样对李嘉诚父子的谴责,显然带有事后诸葛亮的自作聪明。盈科数码失败,只是当时互联网公司破产浪潮的一例。湘岗真能凭借那几栋写字楼成为“数码港”,进而实现产业升级?这也是很多人的迷妄。湘岗经济空心化,确实与房价逐年攀高大有关系。造成房价上涨的终极因素,并不是李嘉诚们;他们从政府手里拿地盖房子,不正是抑制房价的因素吗?

    2013年之后,长实集团就停止在湘岗购地,这期间湘岗房价还是继续涨。不知道那些将“购地建房”等同于“推高房价”上涨的人,如何解释这一点?

    另外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李嘉诚囤地居奇,待价而沽,推高房价。持此观点的人,总能找出一堆数据说,李嘉诚囤了多少地,一拖就是多少年,赚到多少钱。他们找对数据,可惜没搞清楚逻辑。不只李嘉诚这样做,国内地产商也普遍这样做。

    2017年长实中报披露显示,该公司在中国内地的土地储备为1059.1万平米(11400万平方呎)。这数据放在内地房企排名,前40名都挤不进去。仅仅恒大一家公司,当年土地储备就超过3.1亿平米。

    很显然,所谓“李嘉诚囤地”不过是这个行业的常规操作。囤地有成本,有政策风险,为什么开发商敢于大手拿地,连年囤地?他们显然是预判房价上涨的趋势。他们通过拿地来构筑资产实力,壮大公司规模,进而继续拿地,建设更多房子——地产公司固然是为自身利益而行动,客观上来说,他们增加了市场上房子的供给,为降低房价做贡献。

    想要遏制地产商囤地,方法很简单:增加土地供给,形成房价下跌预期。土地供应掐得越紧,囤地动机就会越强烈,因为地产商会看到囤地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可悲的是,现实生活中政府总是以减少供地为条件,逼迫开发商吐地建房。经济生活里的缘木求鱼,莫此为甚。

    李嘉诚的企业在大陆囤地,并非什么罪恶,对内地房价的影响也微乎其微。一些人不光怪罪李嘉诚祸害湘岗,还称他在内地兴风作浪,这些全是缺乏经济常识的指控。

    湘岗经济的可悲在于,土地供应被掐得太死。这股力量不只来自传统土地制度,也包括环保主义者,海洋保护者,甚至已拥有房屋、目光短浅的中产阶级。2003年董建华推出“八万五”计划,提出十年内每年要兴建公私房屋不少于八万五千套,遭市民游行抗议。许多人把这些抗议视为“地产集团绑架民意”,这也是想当然,缺乏证据的指控。

    湘岗的房地产争论,房地产商和有房阶级其实并不在一个立场。有房市民和中产阶级不过是想保住房屋现有价值。地产商则希望扩大市场规模,做大蛋糕。多年以来,他们一直是湘岗填海和野地开发的主推者。

    2018年林郑月娥政府力推“明日大屿”计划,准备开发湘岗最大的岛屿大屿山岛。力推者正是地产商集团,反对者主要是环保主义者、大学教师和学生、衣冠体面的白领阶层。他们早就斗得你死我活,反对者常把地产商抹黑成见小利而忘大义的奸商(典型的正是电影《美人鱼》),而在内地一些媒体人那里,却出现“地产商反对填海”的说法,简直莫名其妙。

    痛骂李嘉诚的声浪中,各路反资本主义者形成合流。湘岗抗议者们咒骂李嘉诚是吸血的资本家,内地媒体也把他斥为湘岗的祸害。一代商业巨子,成就伟大的商业版图,捐款行善无数,却被人人痛骂。没有比这个更荒唐的奇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超人无罪,多金是罪。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