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22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自由、权利与良知:三个值得深思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9-19  来源:
    自由是人的天性,但总有人愿意把自己关在笼子里;财产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但却常常被践踏;良知能够对抗暴力,但总是缺位。

    自由:笼中鸟惧怕飞翔著名学者曾说:“自由来自于人性,来自于造物主。人性是不变的。从我们的祖先到现在,人性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们现在爱自由,我们的祖先也一定是爱自由的。”

    然而,这种爱自由的天性,常常被制度禁锢,被谎言遮蔽,以致“保卫剥夺他们自由的制度”竟然成了不自觉的习惯。

    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清朝皇帝说:“清朝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

    然而,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政务?”

    故事的真实性待考,讲述的道理却耐人寻味。

    笼中鸟认为飞翔是一种病。他们宁愿折断自己的羽翼,也不愿跟随自己的本能,逃离方寸,去追寻自由。

    权利:财产权是第一权利十八世纪时,德国皇帝威廉一世曾在波茨坦建了一座行宫。

    一次,他在行宫里登高远眺波茨坦市的全景,却被一座磨坊挡住了视线。皇帝大为扫兴,认为这座磨坊“有碍观瞻”。他派人与磨坊主去协商,打算买下这座磨坊,以便拆除。

    不想,磨坊主坚决不卖。皇帝大怒,派出卫队,强行拆除磨房。

    倔犟的磨坊主向法院提起诉讼。让人惊讶的是,法院居然判皇帝败诉。并判决皇帝在原地按原貌重建磨坊,并赔偿磨坊主的经济损失。皇帝服从地执行了法院的判决,重建了这座磨坊。

    数十年后,威廉一世与磨坊主都相继去世。磨坊主的儿子因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他写信给当时的皇帝威廉二世,自愿出卖磨坊。

    威廉二世接到这封信后,感慨万千。他认为这座磨坊是德国司法独立和审判公正的象征,应当永远保留。

    于是,威廉二世便亲笔回信给小磨坊主,劝其保留这座磨坊,以传子孙。并赠给了他6000马克,供其偿还所欠债务。小磨坊主收到回信后,十分感动。决定不再出售这座磨坊,以铭记这段往事。

    十八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皮特曾说:“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风能进,雨能进,但是国王不能进。

    私有财产是其它一切权利的基础和保障,也是人类自由和尊严的根基。奥地利学派领军人物霍普,将财产权的重要性上升到伦理的高度。他说:

    对私有财产权利的承认,是认知与探寻真理所依赖的规范性基础。在这里财产权超越了经济的范畴,作为伦理规范,成为绝不可以违背的公理。正如他的书名《私有财产的经济学与伦理学》——财产权不仅是文明与野蛮的分水岭,保护财产权,就是文明的基本伦理。

    

    良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个故事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

    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四个30岁都不到的年轻人,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他的好朋友高定,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入西德。几声枪响后,克里斯当场毙命,成为了柏林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

    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士兵,叫英格•亨里奇。九个月之后,他因犯杀人罪,站上了法庭。

    柏林法庭最终认定英格•亨里奇故意杀人,判处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他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

    法官当庭指出:“你明明知道这个逃亡的人是无辜的,却杀了他,就是有罪。作为士兵,不服从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正如自由主义先驱阿克顿勋爵所说:“良知的至高无上性否认那种固定僵化的标准。每一个人都必须按照他自己的标准去判断事物。”

    这正是文明社会中自然法和社会法的区别。洛克认为:“自然法乃是上帝意志的宣示。它是人心中的‘上帝之声’,是至高无上的法。”

    自由、权利与良知的价值,犹如空气和水一样须臾不可或缺,理应人人都懂,但现实却不尽然。

    “笼中鸟”常常不知道自由的存在。这是一种最可怕的“理性无知”,正如学者刘瑜所说:当“无知”合乎“理性”,人们可能会努力保持无知,刻意逃避会干扰这种无知的信息。

    威廉一世的行为,在很多人看来理所应当,因为他们的思维是皇权之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非基于私产伦理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英格•亨里奇相信自己的行为是出于军人的忠诚。但是他只是盲目服从上级命令,并不思考是非对错,这被学者阿伦特称为“平庸之恶”。

    那么,怎样才能告别“理性无知”与“平庸之恶”?王建勋 在《驯化利维坦》(绝版)序言中写道:“皇帝和国王也喜欢自由,但是他们不想让他人同样享有自由。如何驯服他们,让每个人都获得自由,是一个千古难题。”

    这句话告诉我们“理性无知”与“平庸之恶”的根源——不受制约的权力。而《驯化利维坦》这本书,正是关于如何破解这一千古难题的基本原理和成功范例。王建勋老师在书中他答国人所问,思国人所想。也因此,本书被誉为“国人理解现代政治文明的首选读物”。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1.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