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22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香蕉人在中国的喜怒哀乐

发布日期:2019-09-18  来源:

一些华裔在来到中国后碰到了独特的问题。其中一些人自称“香蕉人”--外黄内白,外中内西,不过,融入当地社会的能力决定了他们在中国生活的喜怒哀乐。

“如果去那种旅游热点地方,我通常会让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是外国人的朋友走在前面,让他们去受街边小贩的骚 ,”马来西亚华裔Yew-Liang这样对我说。“但是我认为,从很多方面来看,你有一张明显的外国人面孔……而且又是白人,真是件幸运的事情。你会因此受到很多特殊待遇--其中大多数都是好的。”

Yew-Liang现在在北京为一家欧洲公司工作,他觉得,公司里外籍员工的待遇要比本地员工好得多,因此每次和其他员工开会的时候,他一定会用英语来和他们交流。他对此这样解释道,一上来就说英语就如同告诉大家:我是外国人,而且职位还不低,至少这会引起别人的关注。不过,他也需要克服一些语言障碍。Yew-Liang在一个粤语和英语的环境中长大,只是在幼儿园的时候学习过两年的中文。他的中文水平依然很差,因此经常让当地人摸不着头脑。

“由于我看上去和周围的中国人没什么差别,人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我懂中文,”Yew-Liang说。“有时候他们就是不理解。”

不过,他说他很少因为中文水平差而惹来麻烦,这与我的另一位朋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位朋友是一位美籍华人,她讲一口流利的粤语,现在正在学习普通话。她告诉我,她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由于不知道她的母语是英语,很多出租车司 或其他人和她大讲中文,她得反复向他们解释她是美国人,不太懂中文。但是她得到的回应往往是“不,你是中国人。”在这种努力多次受挫之后,再碰到这样的情况,她就说自己是韩国人。

事实上,她的中文比我好多了。但是,在我蹦出几个简单的中文词组之后,往往表扬之声不绝于耳。尽管中国人很愿意听外国人结结巴巴的中文,但是他们似乎总是认为一个看上去和他们一样的人肯定能流利地说中文。

Yew-Liang说,他和妻子还经常遇到中国父母向他们大谈特谈,在公园内一些大妈和保姆对他们更是如此。

“中国人养孩子的方式非常不同--他们往往会过于保护孩子,”Yew-Liang说。“当孩子去玩滑梯,或者玩其他游戏设施时,他们会紧紧抓住孩子的手或者站在孩子的旁边。因此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会让女儿自由地跑来跑去。冬天的时候就更恐怖了。他们给孩子穿很多衣服来保暖,好像他们要去北 似的,因此也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没给孩子穿那么多衣服。”

在工作上,Yew-Liang经常与几个有类似成长背景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华裔或是香港人聚在一起。“我们几个更加容易相处,”他说。“在我们和其他中国人之间有共同的语言及文化障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男士似乎不会像我们那样随意彼此开玩笑或调侃女孩子。”

他还说,他与欧洲及美国同事的相处似乎比与中国大陆同事的相处更加轻松。“我认为我们在文化上有70%是相同的,”他这样对我来说。“除了你对食品过于挑剔外,我们还是非常相像的。”

我的朋友Nancy Choy是美国第二、三代移民,从小在旧金山长大的她有着强烈的民族情结。她会去唐人街看望祖母、外祖母,每周日用中式点心当午餐,并定期到祖父、外祖父的墓地烧香扫墓,每到一年的中秋节还会吃月饼。有时候她会去看中医,而祖母家里一般都说的是粤语。

不过,当我问她第一次来中国是否有回到故乡的感觉时,她差点儿笑出来。

“一点儿都没有,”她说,“我从来没想到中国那么大,发展那么好。我心目中家乡的样子就像祖母在中国南方的老家,我见过照片,那是一个小村庄,于是我一直想像中国就是一幢孤零零的建筑、周围都是田地。但北京是那么地不一样,简直就像是两个地方。”

她也说,当地人对于她不会说普通话常常十分惊讶,但这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麻烦。

Nancy说,她学会的第一句中国话就是“我不会说中文”,虽然这让当地人十分疑惑,但他们也总能接受。“他们常常很快就和我攀谈起来,不过一旦我说了那句话后,他们也就不再多说了。”

Nancy的丈夫也是华裔美国人,因此他们的三个女儿虽说是纯正的华裔,但却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这有时很让外人迷惑。

Nancy告诉我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有三个女儿、或者三个女儿都说英语的缘故,反正走到哪许多人似乎都盯着我们看。”

至少在她陪一位德国朋友参观博物馆前她是这么认为的。当时,她亲眼目睹了我们一家经常会遇到的情况--许多人都想摸摸这位德国朋友那三个金发碧眼的孩子,想和他们聊天、照相。

“这让我暗自庆幸我们没有那么惹眼,”Nancy说。

有趣的是,许多长期生活在中国的外籍华人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遇上任何问题,反倒是要向美国和其他地方的人做些解释说明。我上周在北京一家星巴克(Starbucks)遇到四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在打牌。他们都曾在北京顺义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 Beijing)上过学,他们的家庭在这里呆的时间从8年到15年不等。

作为在中国生活的外籍华裔,他们都说并没感到有任何的摩擦或者不适应。“只有我们用英语交谈时人们才会注意到我们的不同,”Emily Yin说,“他们会问我们从哪里来,为什么不说汉语,仅此而已。”Emily现在就读于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

不过,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他们各自的大学校园里,他们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同学们总是搞不懂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说他们来自北京,但一口纯正美式英语却把同学们吓一大跳。

“别人总是问我英语为什么讲得那么好,”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大二学生Alex Cheng说,“他们就是不明白我是来自北京的华裔美国人。”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华裔学生Huiling Koh也说,“别人总问我为什么带有美国口音。”

四人都说他们的同学常常问他们关于中国的问题,同学都认为中国还是一个未开化的国家。Emily笑着说,“他们还以为我是在稻田里的一个茅屋里长大的。许多人都不知道外派人员是做什么的,我给他们解释时,他们还会问‘中国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呢?’”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2毫秒